2018年IFHA年会 - 赛事规则

原标题:2018年IFHA年会 - 赛事规则

版权声明

如需转载请在转载文章开头显著位置,注明原文作者名、原文出处和原文链接,谢谢合作。未这样做视为侵权,请自重。】

简讯

108日,在凯旋门大赛的第二天,国际赛马组织联盟的年会在巴黎召开。

下面是国际赛马组织联盟(IFHA)的第52届年会的日程表,本次大会共有7大议题,每个议题下有多位讲者:

【注】本文图片如无特别注明,则来自IFHA

【注】点击这里查看2018年IFHA年会全部报道。

七. 国际赛事规则协调专题

国际赛事规则协调专题(International Rule Harmonisation Session)5位讲者。

视频3

1. 祁礼谦主持发言

Kim Kelly

Address

【演讲片段:视频379:12– 101:06

/HKJC,祁礼谦

祁礼谦(Kim Kelly)是香港赛马会的首席受薪董事(Chief Stipendiary Steward),他在演讲中首先提到2007年成立的国际比赛日规则协调委员会(International Harmonisation of Raceday Rules Committee)

1 比赛日趋国际化,跨国竞猜唾手可得

2 各国/各地区之间不同、相冲突的规则

3 这种情况影响马主、练马师、骑师、马迷

4 这种情况影响赛马的声誉和公信力

举例:

赛驹「红色礼物」(Red Cadeaux)曾在澳大利亚、爱尔兰、法国、英国、香港、日本、阿联酋和新加坡出赛,不同规则有很大影响

国际比赛日规则协调委员会的工作重点:

1 重中之重:干扰比赛的规则

2 分类1和分类2

分类1

如果干扰马匹的最终名次在被干扰马匹(sufferer)之前,但是无论干扰发生与否,被干扰马匹都不会先于干扰马匹过终点,则裁判判定名次不变

举例:

2016131日,香港沙田马场,「幸福指数」(Peniaphobia) vs「友莹格」(Aerovelocity)

分类2

如果干扰马匹(interferer)的干扰行为影响了比赛结果,则即使没有发生干扰+被干扰马匹(sufferer)无论是否先于干扰马匹过终点,干扰马匹的名次被在紧随被干扰马匹之后。

举例:

2018916日,加拿大活拜赛场

日本中央竞马会(JRA)2013年起采用了分类1年的统计:

研训(红色)

降名次(绿色)

取消资格(紫色)

禁赛(蓝色)

因为实践效果很好,所以在2017IFHA年会中把下面这条(分类1+分类2+危险策骑取消资格)加入32条款

除了日本在2013年采用分类1以外,法国和德国也在2018年开始采用

此外,IFHA也采用了国际比赛日规则协调委员会的退赛条款”(Non-Runner Model Rule)

A 比赛开始时,若马匹没有得到其他马匹享有的公平起跑条件(闸箱故障等),马匹将被宣布退赛【此时相关投注返还马迷】

B 比赛开始时,若马匹有优于其他马匹的起跑条件,马匹将被宣布退赛

举例:

201111日,香港沙田马场,草山让赛

马匹被宣布退赛后,需要返还马迷的投注额高到5380万港币

2. 多米尼克•贝尔尼《规则协调在FACE中的重要作用》

Dominic Beirne

Harmonization plays important role in maintaining FACE

【演讲片段:视频3101:12– 118:20

/IFHA,多米尼克•贝尔尼

多米尼克贝尔尼(Dominic Beirne)是马匹成绩分析师(FormAnalyst)和赛马顾问(Racing Consultant),他在演讲中提到在全球范围内协调、统一规则的重要性:

1 赛马是全球产品

2 赛马的第一顾客就是马迷

3 在各地合并彩池的背景下,这是赛马最大的发展机会

全球马迷的需求- FACE

1 熟悉

2 了解

3 连续性

4 体验

当然也需要优秀的受薪董事

需要协调的规则:

1 不同规则下的抗议

2 用药

3 定注分彩法下的deductions(下注后如有马匹退赛,庄家抽的钱)

4 过度打鞭

5 骑师使用马刺

6 马匹装备

7 其他问题

需要协调的信息:

1 场地情况(很多地方用词不同)

2 比赛级别描述(有些国家描述的相反,如Class 6有的是低级别,而有的规定是高级别)

3 整体评分(如赛前和赛后的评分)

4 表现评分

赛事信息:

1 应该免费

2 应该充足

3 香港赛马会HKJC在这方面是表率

4 每场比赛的马匹体重,试闸信息

5 马匹身长、身高、胸围

6 冲刺后画面(至少跟拍冲刺后12秒)

7 马匹步法长短数据

需要提高的地方:

1 美国赛事中助跑(run-up)的标准化

2 欧洲赛事途程要更精确

专家问答环节:

亨利普雷()

【片段:视频3119:18– 124:46

祁礼谦(Kim Kelly)亨利普雷(Henri Pouret),后者是法国赛马会(France Galop)的赛事规范部副执行总监(Deputy Chief Executive in charge of Racing & Regulatory Department)

问题1 :法国对分类1(Category 1)的使用情况如何,马主、练马师、骑师、马迷们的反应如何?

答:自201710月法国赛马会宣布使用分类1规则以来,很意外当时评价(comment)不多,他记得有2家媒体给了正面的反馈。在实践中,赛后的研训数量也有减少。

问题2 :法国的受薪董事是如何看待分类1的使用的?

答:大部分受薪董事是支持的,但还是有一位因此辞职。

问题3 :在采用分类1后,危险策骑的案例有没有显著增加?

答:没有(话很多,结论就是没有)

奥斯卡贝尔托莱蒂()

【片段:视频3124:48– 131:02

祁礼谦问奥斯卡贝尔托莱蒂(Oscar Bertoletti),后者是拉丁美洲纯血马推广组织(Organizacion Sudamericana de Fomento del Sangre Pura De Carrera, OSAF)CEO。在介绍过程中,祁礼谦提到目前拉丁美洲纯血马推广组织(OSAF)的所有国家都采用了分类1

问题1 :在说服OSAF各国采用分类1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

答:主要是对各国赛事机构的说服教育工作,再由他们去说服马主、练马师和骑师。

问题2OSAF最近是如何协调各国用药的问题的?

答:201610月在乌拉圭的会议上我们宣布对用药零容忍。今年OSAF已经完全禁止在两岁马的比赛中使用利尿剂(lasix),而几年前就已经禁止在所有黑体字比赛(black type race)中使用利尿剂。

问题3OSAF在跨国转播中是如何协调统一比赛信息的?

答:(举了几个例子,表示仍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布兰特邓西()

【片段:视频3131:04– 137:07

祁礼谦问布兰特邓西(Brant Dunshea),后者是英国赛马协会(British Horseracing Authority, BHA)的首席监管官(Chief Regulatory Officer)

问题1:在看了「寻人侦探」(Harry Angel5号闸)的视频后,我们想问一下BHA在这种情况下退赛的态度。

答:如祁礼谦在演讲中提到,受薪董事在「寻人侦探」出闸不利时的决断是符合BHA规则的。而英国目前还没有采用(上文提到的)退赛条款是因为历史和习惯的原因,而且赛后我们已经决定逐渐采用退赛条款

问题2:你认为应该如何向马迷们普及退赛条款

答:首先BHA自己要明确退赛条款的实施会如何影响马迷,尤其在跨国直播逐渐普及的背景下,也要考虑别国马迷的情况。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实施了。

问题3BHA在协调规则方面有什么进展?

答:很多方面都很有挑战性,如打鞭次数。

【片段:视频3137:09– 141:31

祁礼谦问多米尼克贝尔尼

问题1:澳大利亚是如何看待一匹马在出闸前很短时间内受伤不适用退赛条款,但是类似「寻人侦探」的情况适用退赛条款

答:澳大利亚的受薪董事都有很多年的经验,见习受薪董事(cadet)也是这样学习过来的。在入闸时,发生情况的大多数原因是马匹本身,此外就要看司闸长和工作人员当时的情况。

比如2周前的一场比赛,得第4名的骑师赛后表示起跑不利是因为司闸员。回看录像发现,马匹在闸箱内试图咬司闸员的手,所以司闸员把马头推远。在闸门打开的一刻,这匹马又试图咬司闸员。看完录像后,骑师和练马师都没有异议了。

问题2:澳大利亚的马迷是如何看待退赛条款下,同注分彩法(pari-mutuel)和定注分彩法(fixed odds)退回的金额不同的情况?

答:在使用算法后,慢慢接受了。

公共问答环节:

爱德华罗思柴尔德()

【片段:视频3141:32– 144:06

1)爱德华罗思柴尔德(Édouard de Rothschild,法国赛马会主席)问祁礼谦:如果「寻人侦探」赢了那场比赛会怎样?

答:如果「寻人侦探」赢了,那它就是冠军,所有人都开心。

2)爱德华罗思柴尔德问祁礼谦:但是根据退赛条款,「寻人侦探」应该就会被退赛了,退赛决定不应该受比赛结果影响。

答:如果一匹马在出闸不利的情况下赢了所有马,那它在同一场比赛出闸顺利时也应该赢,其他人不应该有异议。

3)布莱恩卡瓦纳问祁礼谦:如果「寻人侦探」没有夺冠,但它是亚军、季军或殿军呢?

答:这要看具体赛事机构的比赛规则。香港是不会把第1至第4退赛的,这在澳大利亚和南非也同样适用。

4)布莱恩卡瓦纳问祁礼谦:香港是只有高级别比赛适用这个条款吗?

答:不,所有的比赛都适用,无论是一级赛还是五班赛。

【片段:视频3144:08– 145:53

5)路易罗曼尼问亨利普雷:自从分类1使用以来,法国的研训因此减少了多少?

答:自331日以来,研训减少了超过1/3。而降低名次(demotion)与以前相比减少了超过1/2

6)祁礼谦问亨利普雷:自从分类1使用以来,有没有取消为了胜利不惜一切骑师/马匹的比赛成绩?

答:在法国,危险策骑(dangerous riding)被认为是一种结果,而不是骑师的一种行为。在新规使用的一开始,有一些马的成绩被挪后了,但现在这种情况比当时减少了很多。

斯蒂芬沃利斯()

【片段:视频3145:55– 148:54

7)斯蒂芬沃利斯(Stephen Wallis,英国赛马会赛场部国际赛事和关系总监)问多米尼克贝尔尼:您对各国的打鞭规则如何看、有全面禁止打鞭的可能吗?

答:各国对过度打鞭的规定是不同的。一些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的国家是禁止打鞭。英国速度赛打鞭是7鞭,越障赛是8鞭。

澳大利亚规定在最后100米前只允许打5鞭,而在最后100米没有打鞭限制。但是100米前不允许连续打鞭(The whip shall not be used in consecutive strides),比如在100米前连打3鞭,骑师会受到严厉惩罚(巨额罚单+禁赛)。

各国的赛马机构需要明确打鞭不是违反了马匹福利,打鞭没有伤害马匹。

亚洲很多国家和地区的马迷都是否重视骑师打鞭,但是受薪董事非常不喜欢骑师过度打鞭。而民众对打鞭的容忍度是会不断降低的。多米尼克贝尔尼说他个人喜欢欧洲的做法,除了限制打鞭次数,还会考虑打鞭的轻重。

【片段:视频3146:57– 150:08

8)祁礼谦补充多米尼克贝尔尼的回答:

在香港一个赛季有800场比赛,澳大利亚一个赛季有1.8万场比赛。

在香港,每一匹马(无一例外)在赛后都要接受兽医检查。香港对打鞭的次数和力度也有严格的规定。

【注】

以上。

花和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