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狐编社:博卡青年和河床 南美足坛的阴影与荣光

原标题:狐编社:博卡青年和河床 南美足坛的阴影与荣光

(Leo)在国家队比赛日之前的那个周末,世界各国联赛上演了多场德比大战。英超的曼市德比,意甲的神圣同盟之战,德甲拜仁和多特的国家德比,远在南美的解放者杯,也在那个周末迎来了最终决战的第一回合。

今年解放者杯杀入决赛的球队时阿根廷足坛死敌博卡青年和河床,这也是创办超半个世纪的南美解放者杯,首次在决赛中出现这一对死敌PK。而在比赛之前,双方的较量就已经从球场蔓延到了场外的球迷之间。11月初的一天,一位博卡球迷在与朋友和前姐夫讨论博卡和河床谁更强,双方在争执一番之后,并没有讨论出结果。愤怒的博卡球迷随即离家去球场踢球,而当他回家之后,发现自己的房子惨遭纵火,已经是硝烟滚滚。英超曼市德比、北伦敦德比、双红会、西甲国家德比、意甲米兰德比等等,欧洲那些死敌的对决与博卡河床相比,只能算是争斗,毕竟所谓世界第一德比,史上最火爆德比,其中贯穿的是真正的仇恨。

说起这份仇恨,有不少故事甚至是丑闻可以作为佐证。在2016年1月,不长眼的赞助商邀请博卡和河床参加了一场友谊赛。此役由于不用考虑停赛等影响,因此双方球员也彻底放开了。90分钟比赛,河床依靠一粒点球1-0取胜,但是两队却奉上了40次犯规,吃到了9张黄牌和5张红牌。在比赛结束前,博卡球员特维斯还引起了一场多达40人的大群殴。这样的友尽赛,你见过么?

臭名昭著的12号看台

1968年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惨案,也发生在河床主场纪念碑球场,由于博卡球迷在看台上焚烧河床旗帜,导致退场时在12号出口发生了大规模踩踏,导致了71名球迷丧生。47年后的南美解放者杯淘汰赛上,河床与博卡再次相遇,这一次在糖果盒球场,博卡球迷在看台上冲河床球员喷洒胡椒水。幸好裁判及时中止了比赛,没有造成伤亡。但是博卡却因此被直接判负出局。在这年解放者杯上,河床最终捧杯,博卡球迷可谓得不偿失。

球场之外,双方冲突更多。1994年德比前夕,两名河床球迷被博卡极端球迷组织伏击致死,尽管在德比战中,河床2-0击败博卡,但是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街头,却出现了博卡2-2河床的涂鸦。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自然也没有无中生有的恨。博卡与河床的战争,始于上个世纪之初。河床成立于1901年,在创立之初,河床也坐落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博卡区。由于布宜诺斯艾利斯是南美重要海上枢纽,因此这里也是水手的聚集地。河床的创始人由于看到河中船只上有水手踢球,因此也选择了以river来命名球队。

最早的河床球场

博卡则成立于1905年,同样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贫民聚集地博卡区。最初博卡的球衣并非如今的蓝黄相间,而是粉色。但是在一场比赛失利之后,博卡输掉了自己的球衣,球员们决定用那天第一艘驶入布宜诺斯艾利斯港船只旗帜的颜色来装饰新球衣。恰好此时,一艘瑞典船驶入港口,自从博卡穿上了蓝黄球衣,111年未变。

如同那个时代的黑帮战斗一样,20世纪之初的博卡区,各支球队也需要为自己的地盘进行战斗。在20世纪30年代,由于河床与博卡的球场相距不远,两家球会决定用比赛的方式决定归属。结果河床不幸落败,被迫搬家。多次辗转之后,河床最终搬到了同一城市北部富裕的努涅斯区。尽管博卡也在当时被迫进行球场改造,但是这支出自贫民窟的球队还是选择了留在博卡区。反观河床,同是贫民家的孩子,却主动奉迎富人,这一举动也彻底激怒了博卡球迷。近百年来,阿根廷尽管中产阶级众多基尼系数不高,但是长期的阶层分化导致了不少社会矛盾。河床与博卡的仇恨,表面上来自球场,本质却是社会阶层之间的战争。这也是两队球迷之间最根本的恩怨所在。

搬进了富人区的河床立刻获得了不少富人的支持,并迅速展开了豪购,为了求购塞珀尔和费雷拉两位阿根廷名将,河床竟然选择了用黄金来支付他们的薪水。这样的举动,也为他们赢得了百万富翁的称号。但是在对方球迷口中,河床却没那么风光。由于河床在1966年解放者杯决赛中过于保守被乌拉圭的佩纳罗尔逆转击败,因此博卡青年球迷一直辱骂河床是小鸡,来讽刺他们的懦弱。而河床球迷也不甘示弱,由于多数博卡拥趸家境并不富裕,因此他们用猪或者掏粪工,来称呼死敌。这也是为什么在2012年的德比战中,纪念碑球场会升起一只穿着博卡球衣的充气小猪。魔幻而又恶毒,南美足球从来都不缺乏想象力和野性。

纪念碑球场升起的充气猪

如同大多数南美宿敌一样,河床与博卡的百年仇恨之间,不乏一些迷信但又奇幻的诅咒故事。乌拉圭知名作家爱德华多-加莱亚诺在他的足球随笔录《足坛往事》一书中,曾经纪录了这样的故事。在上个世纪50年代,河床的门将阿玛迪奥-卡里索在一场比赛中多次奉献扑救,实现零封。在比赛中,卡里索一直戴着一顶帽子遮阳,他认为是这顶球帽驱散了球场上的恶魔。在之后的7场比赛中,卡里索一直戴着这样一顶球帽,并神奇的实现了全部零封,一球未丢。而在这后的比赛,正是和博卡青年的德比大战。比赛之前,博卡球员安吉尔-罗哈斯偷走了这顶球帽。一顶球帽带来的诅咒真的这么重要?至少在南美这片土地上,答案是肯定的。比赛中失去了球帽庇佑的卡里索丢了两球,河床也输掉了这场比赛。

博卡与河床的仇恨成为球场上的经典,不仅仅是因为两队之间的恩怨,更是源于荣誉上的争夺。在历史上,博卡青年共29次捧起阿根廷联赛冠军奖杯,3次夺得阿根廷杯赛冠军。河床则拥有33座国内联赛冠军,和2个杯赛冠军。但是在洲际赛场上,河床却不及博卡。河床仅仅3次夺得南美解放者杯冠军,而博卡则是他的两倍,6次称霸,仅次于阿根廷国内另一支劲旅独立队。

至于两队涌现了超级球星,更是不胜枚举。20岁的马拉多纳在人生第一次国家德比之中,为博卡打进了第三粒进球,帮助球队击败河床并最终夺冠。一年之后,球王远走巴萨,却忠爱博卡一生。此外,里克尔梅、特维斯、加戈、帕勒莫、萨穆埃尔等阿根廷名将全部出自蓝黄军团。至于河床,同样群星璀璨。迪斯蒂法诺、肯佩斯、帕萨雷拉、奥特佳、坎比亚索、艾马尔、伊瓜因、马斯切拉诺等人,皆是来自河床。

那么有没有人为两支球队都效力过?自然有,而且为数不少。这其中最大牌的球员,竟是日后因忠义而闻名天下的巴蒂斯图塔。1990年夏天,由于与主帅帕萨雷拉关系不和,年仅21岁的战神从河床自由转会加盟博卡。在死敌阵营之中巴蒂拿下了联赛金靴,一年之后战神远赴佛罗伦萨,开启了自己职业生涯最辉煌篇章。

今年的南美解放者杯,对于博卡和河床而言,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此前曾经六夺解放者杯的博卡,如果能够再次称霸,将会并肩独立队,成为夺冠次数最多的球队。至于河床,在2011年夏天意外降入阿根廷乙级联赛之后,饱受博卡球迷嘲讽,甚至被更名为Riber(原有的River中的v被改成b),或是Club Atlético Primera B(原名Club Atlético River Plate)。尽管在2015年河床曾经登顶解放者杯彻底完成复苏,但是如果能够在死敌身上再次捧杯,无疑才算是真正复仇。北京时间11月25日凌晨4点,解放者杯决赛第二回合最终决战将在河床主场解放碑球场上演,是河床携客场2-2逼平对手的余威夺魁,还是博卡在特维斯率领下反客为主,让我们一同拭目以待这场世界第一德比。

(搜狐体育独家出品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