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天河工程论证不足就上马?公共投入要对纳税人负责

原标题:天河工程论证不足就上马?公共投入要对纳税人负责

我国启动“天河工程”星箭研制 计划2020年完成“天河一号”首批发射

文丨张田勘

近日,“天河工程”启动星箭研制的消息引起不少气象学家们的质疑。

天河工程的通俗说法是空中调水或空中运水,即通过空中搬运水汽到干旱地区降雨。工程采用的是人工影响天气技术,把一部分天然落入长江流域的降水截留在或诱导到黄河流域,实现空中调水,供给和满足西宁乃至青海(三江源的发源地)人们的生活和生产需求。

在专家的质疑中,中国大气动力学和气候动力学家吴国雄的意见具有代表性:科学争论是正常的。当一个理论还不成熟的时候,科学家有责任去完善理论以便更好地为决策服务。天河工程应组织多学科的专家充分讨论后再启动工程项目。国家的投入要为纳税人负责,要研究这些钱是不是值得花。

其实,把东南的水转移到西北干旱地区在20世纪80年代就有人提出来了,到今天,天河工程成为这种设想的具象化。不可否认,这是一个伟大的设想,甚至是改造自然的巨大创意,但是否可行,需要科学论证。只有在论证之后,有了比较明确和可行的依据,包括回顾性和前瞻性的证据,才能决策,并且在决策之后采取行动,才有可能成功。

事实上,天河工程也进行了“论证”。2016年9月,青海省西宁市举行了天河工程论证启动会暨第一次专家组会议,由清华大学与青海大学联合团队主持。论证的主要依据是2016年5月天河工程团队在《中国科学:技术科学》上发表的论文《天空河流:发现、概念及其科学问题》。

论证的要点首先是工程的巨大益处。天河工程实施的结果是,有望每年在青藏高原的三江源、祁连山、柴达木地区分别增加降水25亿、2亿和1.2亿立方米,中远期有望实现每年跨区域调水50亿立方米,大约相当于350个西湖的蓄水量。

(资料图:气象武器想象图。)

其次是天河工程实施的科学原理和科技手段。大气中通量强度很高的条带构成的网络结构是水汽汇聚、输送最为集中、强度最大的网络,与地表河流具有类似的分级属性,可将这种水汽输送的网络结构上称为天空河流,或简称天河,并通过人工作业来影响这种水汽输送。也就是通过发射含有碘化银的火箭弹来改变水汽输送。

2017年8月18日,天河工程又在上海举行了第二次专家组会议。2018年11月5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正式启动“天河工程”卫星和火箭工程研制(星箭研制)。

然而,在2016年的天河工程论证中,即便缺少气象学家,由17位专家投票,天河工程也没有获得通过。同时一些科学家和研究人员提出的质疑主要针对的是,天河工程的论证是否科学。其中最为关键的是,在论证的内行和专家中,缺少了气象学家,并且是气象学界集体缺席。这样的论证自然不充分不完整,并且不专业。这就好像种田不向老农咨询和学习,而要向没有种田经验的孔子学习一样。

另一方面,天河工程的论证缺少科学家向公众和决策部门进行科普。让公众参与决策是现代决策的一部分,公众参与决策的可行性和必要性早就是现代民主社会的一个特征,并且是文明高级阶段的体现。公众参与决策是一种实体权利与程序性权利,是在公开的基础上,自由向政府表达意见的一种民主方式。

尽管公众对于学科和专业可能知之较少,但是,可以由多学科的科学家通过通俗的解释向公众阐明天河工程的原理,并让公众进行表决。其中,最重要的理由是,无论是天河工程还是其他大的工程,都是花纳税人的钱,因此,公众应当弄清和明白自己的钱花在了什么地方,怎么花和能得到什么样的回报,工程和项目有无可行性。

显然,目前的天河工程是在科学论证明显不充分不完全,甚至有很大漏洞的基础上上马的。因此,天河工程至少需要气象学家和其他方面的专家,如物理学家(因为人工降雨技术本质上建立在暖云降水、混合云降水等两种物理机制上)、环境生态方面的专家,以及公众代表再次参与论证,让天河工程的决策更为合理,如此才能在未来对得起纳税人的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