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卡拉斯科殴打队友被限制出境 经纪团队搅乱事态

原标题:卡拉斯科殴打队友被限制出境 经纪团队搅乱事态

2018 赛季中超联赛已经结束快两个礼拜了,球员们要不是投身到国家队的训练比赛中,要不就是抓紧机会休假。在中超众多球员之中,大连一方的外援卡拉斯科是个例外,虽然入选了比利时国家队的大名单,但卡拉斯科并没有向国家队报到,据比利时国家队主教练马丁内斯的介绍,卡拉斯科是因 “护照问题” 而无法离开中国!卡拉斯科将晋鹏翔打伤一事就此浮出水面……

这不是卡拉斯科的错,他也无能为力,我们试过帮助他,但当我们意识到他不可能来踢比赛了,于是我们补招了奥里吉。

—— 比利时男足国家队主教练 马丁内斯

比利时媒体则直接点出,卡拉斯科之所以不能为国家队出战,是因为他打坏了队友的鼻子。

卡拉斯科迟迟无法离开中国,也牵出了他与晋鹏翔那次发生在今年八月的 “小冲突”……

事件还原

在接受《大连晚报》采访时,大连一方足球俱乐部总经理周军还原了事件发生的过程:

事情发生在主场与上港比赛后(编者注:8 月 5 日中超第 16 轮大连一方 1 比 0 上海上港)的一次训练中,当时我们积分还是很少,保级依然很危险,所以气氛相对还是紧张。训练场上卡拉斯科和晋鹏翔发生小冲突,导致晋鹏翔受伤。

作为事件当事人,卡拉斯科也从他的角度还原了事件的起因:

这件事情过去的时间确实比较长,当时是在一堂训练课中,一次冲撞导致了小冲突,晋鹏翔的鼻子有些受伤。从我这个角度来看,晋鹏翔是一个很好的球员,也是一个很好的人,训练场上经常会有一些运气不好的时候,对于他的受伤我也很遗憾,在此我向晋鹏翔郑重道歉,希望他尽快恢复,明年继续和我们在一起。

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晋鹏翔是二次转会期从国安租借而来的,刚到队时,对队里的情况不够了解。当时,由于卡拉斯科和盖坦能力显然比大部分国内球员要强,训练和比赛的节奏也由他们掌控,进攻一般也由他们拿球发起。一次分组对抗训练中,晋鹏翔与卡拉斯科分在一组,晋鹏翔拿球时,卡拉斯科要球,晋鹏翔没给,如果换做维尔通亨,那卡拉斯科只能规规矩矩去跑位,可晋鹏翔不是维尔通亨,一来二去,俩人就有了身体接触。

调解过程

事件发生后,还没有完全脱离保级泥潭的大连一方,从俱乐部层面首先是做晋鹏翔的工作,希望把事情压下来,以免影响球队保级,但根据周军的回忆,调解的过程并不顺利。

晋鹏翔从下午开始做检查,我第一时间去的医院,我们的管理层和部分球员也去了,相对遗憾的是,也许是中西文化的差异,按照我的理解,晋鹏翔更想看到教练组成员和卡拉斯科本人。卡拉斯科我理解,世界杯回来心气高,发生冲突后心里没底。所以,队里的外国面孔一个没有出现,晋鹏翔难免会有些失落……当天,我跟晋鹏翔沟通,我感觉得到,他比较失落,家属当天晚上情绪也比较激动,因此此后几天也一直没有等来道歉。晋鹏翔在北京治疗时,我们也和他母亲沟通,强调球队保级任务重,需要团结,这件事是球场上的冲突,不是有意为之,在考虑保级和大连足球利益的前提下,暂时牺牲一些个人的东西。当然,我们也一直和卡拉斯科还有他的经纪人沟通,但他的经纪人在欧洲,调解过程势必漫长。

卡拉斯科本人也解释了为何会产生误会。

起初,我本愿意给他一万欧元作为医疗补偿,但我的团队没有处理好这件事情,他最终没有收到这笔钱。另外,有传言说他跟我要巨额赔款,我和晋鹏翔有过直接交流,他没有跟我要过。他是一个很好的球员,有些事情我希望尽快以完美的方式来结束,明年还和他一起在一个队踢球。

且不提东西文化间的差异,卡拉斯科当初提出给晋鹏翔一万欧元补偿确有其事,但问题出在卡拉斯科的公关团队上,他们并没有按照卡拉斯科的要求行事,一边告诉卡拉斯科专心保持竞技状态即可,一边背着卡拉斯科对晋鹏翔这边采取观望姿态。一方俱乐部方面,为了球队保级大业,自然是想从中调解,而晋鹏翔则出于大局考虑,暂时咽下了这口气。没想到,中方的隐忍让卡拉斯科的公关团队产生了误判,以为风波已经过去,而由于晋鹏翔先是在医院治疗,之后又没有得到舒斯特尔教练组的归队许可,一直没能与卡拉斯科面对面交流,结果导致误会越闹越大,大连一方俱乐部也压不住了。

疑问仍存

根据周军的描述,两人的冲突是发生在一方与上港的比赛后的训练中,而这其实已经是三个月之前的事了。按理说,身处保级漩涡之中的球队爆出球队内部冲突,这一类的题材很容易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但三个月的时间,媒体上愣是不见任何有关此次事件的报道。可以说,大连一方俱乐部总经理周军在事件处理上得了高分。

我承认,调停的过程对晋鹏翔不公平。当时他受伤了,不能比赛,球队处在保级的关键时刻,卡拉斯科又是非常关键的球员,我们跟晋鹏翔做了分析和沟通,希望尽量不影响卡拉斯科的情绪,可能正是这个原因,让卡拉斯科对于如何处理好这件事情,如何把高于足球的对民族的尊重放在更高的高度上不是很明确,但是我们告诉了他的经济团队和代理律师,希望他们做好工作。这个过程中,有些对俱乐部不利的东西被传递给了他们,以至于他们认为中方要敲竹杠,因此我们虽然曾经非常接近成功,但还是事与愿违。这种背景下,中方受了委屈,有积怨也可以理解。我跟晋鹏翔谈过,晋鹏翔说自己很委屈,所有人都在骂他,受了点小伤就不能踢了之类的,其实他已经两次要求归队,并放弃了手术,但教练组不让,他又不能对外说,为了球队保级,他只能选择忍耐,他和他的家人都承受了很多委屈。我们保级的关键时刻,有其他球队找他,让他把这事公开,他没有接受,也没有在任何媒体上说过,我代表俱乐部向他道歉,他很不容易,做人有高度。

大连一方俱乐部对此事的处理,可以被定义为成功,因为球队的保级工作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现在赛季结束了,那该了的还得了,以卡拉斯科至今还不能离开中国的情况而论,此事还没有得到完全解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外国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准出境: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第二十八条

(一)被判处刑罚尚未执行完毕或者属于刑事案件被告人、犯罪嫌疑人的,但是按照中国与外国签订的有关协议,移管被判刑人的除外;

(二)有未了结的民事案件,人民法院决定不准出境的;

(三)拖欠劳动者的劳动报酬,经国务院有关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决定不准出境的;

(四)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不准出境的其他情形。

从卡拉斯科在事件发生后仍可以代表大连一方出战,没有遭到足协停赛的事实来看,他所涉及的不是刑事案件,卡拉斯科大概率是因有未了结的民事案件,才不被允许出境。要知道,民事赔偿事小,要是事情闹大了,影响卡拉斯科未来办理来华工作签证,大连一方的损失更大。不知道此时,卡拉斯科的团队是否已经醒悟?或许,又或许未必!

以上为 ESPN、GOAL.com 以及《马卡报》关于卡拉斯科事件的报道,文中虽提及卡拉斯科道歉,但标题所呈现且仅呈现的重点是 “卡拉斯科要给(并未提及赔偿)被打伤鼻子的那位队友 10000 欧元”。需要指出的是,ESPN 和 GOAL.com 是阅读面极广的英文体育网站,《马卡报》在西班牙影响力巨大,这三家媒体的报道很容易被其他媒体当作信源来引用,那么是什么导致他们的标题如出一辙?

英国媒体的表述则相对客观,标题先提道歉,但还是在标题中提到了 10000 欧元(9000 英镑)。

法国媒体《队报》对这件事的报道比较准确、客观,标题为:卡拉斯科为在冲突中导致队友被送进医院而道歉。

不同语种、不同阅读受众范围的媒体对卡拉斯科事件的有区别的报道,不知道背后有没有公关操作的影子,如果有,那倒要奉劝卡拉斯科公关团队了解一下最近两天极速发酵的 “D&G 设计师辱华事件”。据媒体报道,卡拉斯科使用的公关团队其实是他的名模妻子的团队,但是从目前事件的进展来看,艺人团队负责足球明星的事物还是很吃力,结果是坑了想息事宁人的卡拉斯科。说到这,卡拉斯科其实应该向帕建国的公关负责人取取经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