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王祖龙教授基于“正虚生积”理论治疗BPH验案1则

原标题:王祖龙教授基于“正虚生积”理论治疗BPH验案1则

病例摘要

付某某,男性,59岁,已婚,因“尿频,小便后余沥不尽,伴下腹部疼痛1年,加重7天”,于2018年2月5日来我院检查治疗。

现症见:患者于1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小便频数,小便后余沥不尽,伴下腹部疼痛,未正规治疗。一周前因劳作后自觉病情加重,影响生活和工作,遂来我院就诊。现症见尿频,日行20余次,小便后淋漓不尽,伴下腹部膀胱区疼痛不适,夜尿4-5次/晚。舌暗苔薄白,脉沉涩。

既往史:高血压病史10余年,脑梗塞病史8年,服药控制可;无肝炎、结核病史及密切接触史,无尿道外伤,无手术使。

个人史:生于原籍,无长期外地居留史,无特殊嗜好,不抽烟,偶尔饮酒,不爱运动。

生育史:育有一子,健康。

家族史:父母体健;否认高血压等遗传病史。

体格检查

一般状态良好,体态匀称,营养发育中等,甲状腺不大。心肺听诊未闻及异常。腹部平软,肝脾未触及。四肢活动自如,关节无红肿。

专科检查:阴茎常大,包皮不长。双侧附睾及输精管均为触及异常,双侧阴囊内未触及精索静脉曲张。肛诊前列腺:增大,约3.5cm×4.5cm×3.5cm大小,质地较硬,中央沟变浅,表面欠光滑,无结节,轻触痛。

实验室检查

EPS:PH:6.4;corp:++/HP;WBC:3-5个/HP。

尿常规:未见明显异常。

彩超(泌尿系):前列腺增生约35×48×37mm。

残余尿量:169ml。

血清PSA检查:2.5ng/ml(-)

初步诊断

中医诊断:精癃(气虚血瘀型)

西医诊断:良性前列腺增生症

初步治疗方案

①自拟方:

黄芪30g,丹参15g,赤芍15g,炒桃仁15g,

红花12g,泽兰15g,白芷15g,败酱草30g,

乳香 6g,没药 6g,元胡30g,炙甘草10g,

王不留行30g,川牛膝15g。

(日1剂,水煎服)

②哈乐胶囊,10mg,QN,PO。

诊疗经过

(向上滑动,查看诊疗经过)

诊疗经过

二诊

2018年2月26日

患者诉服药期间无不适,尿频症状较前好转,一日15次左右,尿后仍有尿不尽感觉,下腹部疼痛基本消失,夜尿2-3次每晚。患者症状减轻,查舌淡苔薄白,脉沉细。

处方:上方中药+覆盆子20克,五味子15克,沙苑子15克。余治疗方法同前。

三诊

2018年3月12日

患者诉服药期间无不适,尿频症状较前好转,一日10余次,时有淋漓不尽,下腹部疼痛消失,夜尿1-2次。今日复查膀胱残余尿量约85ml;患者面色晦暗,精神疲乏,舌淡苔薄白,脉沉弱。

处方:上方中药+党参20克,炒白术20克。

四诊

2018年3月26日

患者诉服药期间无不适,精神较前好转,尿频症状较前好转,一日10余次,尿后淋漓不尽较前减轻,夜尿1-2次,余无不适,今来复诊。

处方:上方中药继续服用。

五诊

2018年4月4日

患者诉服药期间无不适,症状明显好转,夜尿1-2次,今复查膀胱残余尿量16ml(上次85ml)。舌淡苔薄白,脉沉弱无力。

处方:上方中药+煅龙骨30克,韭菜子15克继续服用

6个月后随访,患者期间未出现不适症状。

病例分析

本病临床特点

①患者为59岁男性;

②尿频,尿后余沥,伴膀胱区疼痛1年;

③患者常有劳累感,查其脉象也多无力;

④前列腺常规未见明显异常;

⑤前列腺增生,残余尿量169ml;

⑥血清PSA检查:2.5ng/ml(-)。

诊断思考线索

本病以尿频,小便后淋漓不尽,夜尿多为主,需要与临床中的急、慢性前列腺炎,前列腺结石,前列腺癌相鉴别。

急性前列腺炎:可见全身性症状,如恶寒发热,全身疼痛、乏力、虚弱等,另可出现尿道流出黄白色分泌物,大便时尿道“滴白”等。

慢性前列腺炎:EPS镜检时可见白细胞增多,或不增多,卵磷脂小体减少;

前列腺结石:在直肠指检前列腺时可摸到质地坚韧的结节,有结石摩擦感,B超或泌尿系平片可、CT可进一步确诊;

前列腺癌:直肠指检时可发现前列腺不对称,有高低不平的硬性结节,血清PSA、B超、CT、MRI可鉴别。

结合患者的前列腺液分析和B超检查不难确诊为前列腺增生症。

病例启示

良性前列腺增生属于中医中“精癃”“癃闭”的范畴,主要病因病机为“肾虚瘀结,膀胱气化失司”,良性前列腺增生有虚实的不同,因湿热蕴结、瘀阻精室、肝郁气滞、肺热气雍所致者多数实证;因脾气不升,肾气不足,命门火衰,气化不及所致者多属虚证。但在临床中病机往往错综复杂,难以收到良好的疗效。

王师医此病则去繁从简,“癃闭”无非“虚、实”二字矣,虚则补之,实则泄之,虚实夹杂则攻补兼施。

王师认为良性前列腺增生症大多是“正虚生积”导致,因此在治疗上采用“扶正化积”的治法和治则。

结合患者所述及四诊情况不难发现,患者病情不离一“虚”字,但由于“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的原则,在期初治疗上以消积化瘀为主,并佐以止痛的乳香、没药,以缓解病人痛苦,后期患者症状减轻,则应标本同治,扶正化积。在原方的基础上辩证施治添加党参、白术。后期邪已除,增加煅牡蛎,韭菜子以温补肾气,以治其本。

在临床中,往往会出现病证复杂的情况,此时更因该把握中医的治疗思路,去繁从简,见微知著,把握疾病的根本,辨证施治,灵活用药才能药到病除。

END

文/王晨 图片/源于网络

作 者:王晨

年 级:2018级硕士研究生

版权声明

研究生随诊笔记原创

转发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