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UFC在中国加大投入的背后 是正在加速洗牌的搏击赛事市场

原标题:UFC在中国加大投入的背后 是正在加速洗牌的搏击赛事市场

这就是主场吧。

11月24日,UFC中国赛“北京之夜”。环形的看台自发形成两波力量,一边喊“闫晓楠”,另一边自然地接一句“加油”。在北京格斗迷一波波声浪中,27岁的中国女拳手闫晓楠击败日本选手近腾朱里(Syuri Kondo),实现了她在UFC的3连胜,成为UFC战绩最佳的中国女子选手。

“在北京打比赛什么感受?”

“力量无穷,有着使不完的劲儿!”胜利者闫晓楠中气十足。

这是UFC第二年来到中国大陆。对于这项全球顶级职业搏击赛事来说,中国正在成为他们越来越熟悉的一个市场。UFC运动员发展副总裁格里芬甚至在发布会上公开表示,他们认为在中国有超过2亿的粉丝。要知道在去年,UFC口中的“粉丝”还只有2800万。

这番结论之下,UFC把今年的比赛场地放到了北京凯迪拉克中心,这是一座能容纳20000名观众的体育馆。另一方面,他们加大了在中国的投入。在本次比赛的前4天,UFC宣布,将投资1300万美元在上海建设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综合格斗(MMA)训练和发展中心,面积将超过9000平方米。

“目前中国是UFC在全球位列前五的市场。”UFC首席运营官艾柯·劳伦斯·爱泼斯坦(Ike Lawrence Epstein)毫不掩饰对中国市场的野心,“未来,也不排除这里会发展成为我们最大市场的可能。”

经历了过去两年赛事百花齐放的盛景之后,今年市场上的大型搏击赛事缺少了很多,一场洗牌正悄无声息地来临。UFC的强势,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当下格斗市场的加速分级和洗牌。

首次到北京

去年11月,UFC首度来到中国大陆,提前两个月门票就被销售一空。最终,共有15128位观众出现在现场,刷新了中国最大规模综合搏击赛事票房纪录。

“去年曾经有人和我们说,我们的比赛在上海卖票会很困难。但最终事实是我们把票卖光了,这点我们也没想到。”UFC首席财务官安德鲁·斯莱默(Andrew Schleimer)说。据他透露,得益于良好的售票情况和合作伙伴的支持,去年UFC在上海站就实现了盈利。这在国内的搏击赛事市场上颇为不易。

这无疑增强了UFC对中国市场的信心。

今年的UFC中国赛共有9名中国拳手出战,比去年多了1人,包括在中国搏击圈颇有人气的李景亮和宋亚东。参加头条赛的是柯蒂斯·布莱兹和佛朗西斯·纳干诺,这两人分列UFC官方重量级榜单的第3位和第4位。

目前,UFC旗下有11名中国拳手,分别来自不同重量级,其中3名为女拳手。

从现场来看,整体气氛还不错,观众们的加油声和实时评论证明,他们对这项赛事有着基本了解。

场馆内还布置了UFC Store,出售帽子、T恤和腰带等纪念品,其中,腰带售价4500元;帽子和T恤的售价一般在200元。这次,UFC特意为北京站发售了一款纪念T恤,正面是“UFC BEIJING”字样,背面是头条赛对决的两位拳手影像,售价为250元,比普通T恤要贵一点。

相较于上海站,UFC此番还略微降低了整体票价,最低票价是280元。这项赛事的主承办方WME | IMG 巍美的亚太区副总裁贺云波表示,此举是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来到赛场,从而培育他们成为新的粉丝。

不过,比赛的制作成本并没有下降。贺云波告诉懒熊体育,赛事所需的屏幕、八角笼等均是从伦敦空运,转播设备也是来自世界各地,同时还需配备300余人的制作团队。斯莱默透露,UFC在北京站上的投入和去年上海站基本持平。

UFC北京站的首席赞助商是将军轮胎,一家来自美国、拥有百年历史的轮胎品牌,这和去年一样。此外还有锐步、亚洲航空、魔爪饮料在内的5家赞助商。转播方面,PPTV依旧是独家视频合作伙伴——他们买下了UFC于2016年3月至2021年2月在中国大陆地区新媒体独家版权,包括青海卫视等7家电视台则拥有播放赛事集锦的权益。

加速本土化

去年造访中国时,UFC亚太地区副总裁张卓麟曾如此描述UFC进入中国市场的“三步走”策略:“第一通过媒体建立粉丝和关注,包括与电视和数字平台的合作伙伴配合,将直播和免费内容呈现给观众;第二将更多赛事带到中国,让大家感受什么是真正的UFC赛事,跟其他赛事的区别在那里;第三是拳手的培养,大家都很关心中国拳手能否登上UFC的赛场。”

今年,张卓麟又提出了一个新的工作重点:品牌本土化。这包含了两个方面,一是将UFC国际上的内容本土化,努力使中国观众与之产生共鸣;二是在中国本土生产更多与UFC相关的内容。

这其中,计划于明年年中开业的上海UFC精英训练中心将会扮演重要的角色。根据官方提供的资料,这是UFC在全球设立的第二家训练中心,面积将会是位于拉斯维加斯的训练中心的3倍。除了1300万美元的初期建设费用外,UFC官方预计今后每年还将投入数百万美元的运营费用。

张卓麟告诉懒熊体育,该训练中心内不仅有可以举办赛事的拳击台,还配备了制作视频内容的设施设备以及观众席位。这意味着今后在该训练中心内,UFC将能高频次地举办小型综合格斗赛事,从而与“格斗之夜”等大型赛事形成赛事矩阵。

张卓麟还寄希望于该训练中心能帮助他们培养中国拳手。他在发布会上表示,UFC将在中国招募30位尚未达到UFC赛事竞技水平但具备潜力的拳手,在训练中心内帮助他们提高训练水平,甚至参与小型比赛。

此外,UFC也计划增加在中国办大型赛事的频次。斯莱默透露,他们会在明后两年各举办两场大型的赛事。UFC还在中国上海成立了子公司,目前已经有了5名员工。

虽然去年在上海站实现了盈利,但就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今年该赛事能否盈利还是未知数。不过,张卓麟表示,UFC并没有把商业回报放在第一位,他们在中国有长远的目标,首要目的依旧是扩大赛事的品牌影响力。重金建造训练中心、略微降低票价都证明了这一点。

市场洗牌

与去年相比,搏击赛事在今年的声量总体上小了很多。经历了去年搏击赛事百家争鸣之后,诸多中小型搏击赛事并没有在今年迎来进一步增长,相反却陷入了困境。

这部分原因在于缺乏社会热点事件的助力。

去年,先是“徐晓冬打假”事件揭开了中国武术界的不为人知的一面,之后又有四川凉山的“格斗孤儿”事件吸引了不少外界目光,还有奥运冠军邹市明意外不敌日本拳手木村翔痛失拳王金腰带的“话题”.

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市场内部。一位格斗领域的资深记者告诉懒熊体育,从去年下半年起,国内诸多搏击赛事在资金上就开始捉襟见肘,被迫进入了停摆状态。

举办一场格斗赛事花费高昂,即使是一场规模和影响力远远不及UFC的搏击赛事,耗资千万元人民币也是常有的事。张卓麟曾向懒熊体育透露,UFC单场比赛的成本约为350万至500万美元。

中国虽有历史悠久的武术文化,国人对格斗观赛的需求和意识却还有待培养。这就决定了当下大多数的搏击赛事不具备资本市场所认可的商业价值,也缺乏持续稳定的商业回报。

这时候,考验的就是财力了。目前进入中国市场的顶级搏击赛事,基本都不差钱。今年10月,被称为“东方UFC”的ONE冠军赛完成了1.66亿美元的D轮融资,由红杉资本领投;而世界站立格斗赛事Glory的中国子公司,在2016年就获得了曜为资本的投资。至于UFC,WME/IMG在2016年以40亿美元的价格完成了对其的收购,是截止当时公开的对于格斗赛事的最高估值。

能在北京举办搏击赛事,这某种程度上就证明了UFC的强势。上述记者告诉懒熊体育,在北京获得搏击赛事的政府批文是非常困难的,不仅要面对严苛的审批条款,同时还需协调各个部门。张卓麟称,他们花了5个月的时间才拿到了这一批文。而这过程中,赛事承办方IMG巍美扮演了重要角色。

ONE冠军赛也没有停下发展的脚步,今年他们已在澳门、广州和上海举办了3站比赛,并签约了90余名拳手。中国区主席郑华峰在9月接受懒熊体育专访时表示,接下来ONE冠军赛将在中国更多地尝试下沉至二三线城市。

GLORY荣耀格斗表现也很强势,他们今年在深圳举办了在中国的第二场赛事。GLORY联合创始人斯科特·拉德曼(Scott Rudmann)此前对懒熊体育透露,目前旗下已经签约了8名中国拳手,并计划在明年举办4-6场赛事。

由此可见,对于正在洗牌的搏击赛事市场,未来头部效应会愈加明显。包括UFC、Glory、ONE冠军赛在内的赛事将会持续重金投入,并且在中国市场上掠夺强势资源。而中小型的搏击赛事的生存空间则会受到进一步挤压,恐怕日子会越来越不好过了。

(来源:懒熊体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