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清华教授黄德宽:理想的语文教育不能用考试作为指挥棒

原标题:清华教授黄德宽:理想的语文教育不能用考试作为指挥棒

看点: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时不时就有网络热词和火星文字火了,像“囧”、“酱紫”、“吐槽”等等,尤其是在青少年群体中更为普遍。与之相对应的是,在学生群体中汉字书写的规范性一届不如一届,缺笔少画的现象屡见不鲜,在这样的背景下,语文教育该何去何从?

近日,文字学家、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黄德宽接受搜狐教育专访,介绍了他对于汉字发展、语文教育等方面的看法。他认为网络热词和火星文的出现是新的社会现象,只是在一定范围或者某一群体内流行,没有必要大惊小怪。语言本身有自我调节和过滤的能力,所以也没有必要强行禁止。

此外,黄德宽认为,在语文教学中不能用考试作为指挥棒指挥教学,理想的语文教育一定不是应试教育,一定要从应试教育中抽离出来。

智见:过去都是一年级刚上学就学拼音,然后再用拼音去认字。近几年的新教材把拼音学习推后,先认一些汉字,再学拼音,而且边学拼音边认字,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黄德宽:作为儿童来说,汉字的形象性比较强,早期认字的过程中如果先教一些简单的汉字,从字入手,然后再来教汉语拼音可能效果会好一些。因为汉语拼音是比较抽象的,汉字是比较形象的,从少年儿童学习来说,先教汉字可能比先教拼音效果好。

智见: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时不时就有网络热词和火星文字火了,像“囧”、“酱紫”、“吐槽”等等,尤其是在青少年群体中更为普遍,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汉字会受到冲击吗?

黄德宽:现在互联网上出现的这些新词、新造的所谓“火星文”,包括一些字新的用法,应该说是新的社会现象。在我看来在这些新词在一定范围内流行没有必要大惊小怪,年轻人喜欢,存在就是合理的。

但是从汉字系统来说,这种网络上流行的新词、火星文真正进入到规范的汉语、汉字系统也不是很容易,因为语言本身有自我调节和过滤的能力。其实,每个时代都会在不同层面出现一些新的要素,但是语言文字有内在规范,不合乎规范的新语言、新文字就进入不了这个系统,比如火星文或者造出一个字母词,这种字不可能轻易进入汉字规范性的系统,所以不会真正长久的存在,只是在某一种场合、某一种环境下,或者是某一个群体内存在使用。

针对这个现象,也有人提出来规范使用网络语言,但是这些是新的社会现象,年轻人也愿意使用,所以也没有必要强行禁止。

智见:电子产品的使用让汉字的书写越来越弱化,在学生群体中汉字书写的规范性一届不如一届,缺笔少画的现象屡见不鲜,书写能谈得上优美隽秀的更少了,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面对这种现象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黄德宽:这个现象好像是不可避免的一种趋势,文字在过去几千年来一般主要是手写,现在是敲打键盘,时间长了书写能力就下降了,不仅写不好,甚至是写不出来,这个现象普遍存在,我自己都有这样的感受。

虽然这个现象难以避免,但是作为个人来说,应该有意识地、尽可能地做一些弥补,比如我会在手机里使用手写输入,目的就是防止书写能力下降。另外,我们平时还可以多写一些东西,比如书法艺术,既陶冶心情,也能够提升自己写字的能力,这也是一种弥补。

另外,我希望中小学教育还是要加强汉字教育,夯实基础。现在教育部已经在中小学恢复了书法课,书法课既是一种艺术审美的训练、艺术教育,同时通过学书法也练了字,可以把字写得更好看,更好的了解传统文化,我觉得这些都可以和中小学语文教育结合起来。

在我教学的过程中,我甚至对博士生的报告都要求手写,而不要打印的。首先,我可以逼迫他把字写好,第二也能看出基本功。当然现在有时候要求也宽松了一些。

在清华,学校还为学生开通了写作与沟通课,写作能力、沟通能力对一个人的成长太重要了,我觉得这个课程很有特色,希望能够给同学带来更多的收获。

智见:如今一个现象却越来越普遍,就是我们身边说方言的人越来越少了,会说地道方言的人就更少了,特别是青少年。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在当下社会方言应该扮演一种什么样的角色?

黄德宽:一方面,现在年轻人越来越不会讲地道的方言,也反映出推广普通话取得的成果,因为学校教育要求是用普通话。此外,与整个社会传媒的影响也有很大关系,比如电视台、广播都是普通话。普通话是一个人的能力,从这个角度来讲推广普通话是好事情,应该提倡。

另一方面,方言属于一个人的生存环境、语言环境,是一种文化,一种历史,是一种历史传承,不同方言体现的是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历史背景,所以有人说方言是语言的活化石。从这个角度来看要保护方言,保护方言就保护了语言资源、保护了地方文化。

一个人会说方言热爱生于斯长于斯的文化,这和说好普通话是不矛盾的,一个人需要讲普通话就讲普通话,需要讲方言就讲方言,这是最理想的。所以方言在家庭等特殊的场合确实也有存在的必要,不能简单一刀切。

智见:近一些中小学阶段的语文教育被很多人吐槽,包括语文教材收入的文章不够经典,语文课堂对文章的解读好似“肢解”等等……在您看来语文教育出现了什么问题?在中小学阶段什么才是好的语文教育?

黄德宽:语文教育是比较复杂的问题,中小学语文教育近年来有很多老师,包括很多教育工作者、文化工作者都在反思,提出的批评意见比较多。我认为中小学语文教育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弘扬,对学生价值观的形成,对学生文化素养的提高,都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要加强中小学的语文教育,语文教育从本质上来讲是母语教育,学好了自己祖国的语言文字,就能比较好的继承文化传统,这点要加强。

我们现在中小学教材语文教育怎么做?文学类的课文怎么选?文字知识讲多少,教多少汉字是恰当的?这方面我们要在过去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研究,特别是汉字教育,现在一年级不从拼音教起就是改进,但是教小学生多少汉字,怎么教?这些问题还值得再做一番研究。

我拍想语言文字教育首先是在中小学形成一种语言文字的规范意识,先认字,讲话,再作文,在这个过程中培养学生的规范意识,把字写好、写正确,词语用好、用正确。

第二,在语文教育中增加内涵教育,当然我们不能用语文教育限制学生的思维空间、想象力的发挥,一定要摆脱应试的语文教育,拓展语文教育的空间,给学生更多的空间,让学生在接受教育的同时发挥自学的作用,能够更好的掌握汉语汉字的规律,了解汉语汉字的历史,这样有利于他自己拓展学习空间,未来发展前景也会更好。

这些说到容易做到难,至少有一条,不能用考试作为指挥棒指挥教学,理想的语文教育一定不是应试教育,一定要从应试教育中抽离出来。增加阅读量是学好语文很重要的方面,当然写作也很重要,多读多写是基本的途径。我相信很多老师走出应试教育环境之后一定会很有创造性的,相信通过老师们的智慧能找到很多不同的办法。

搜狐教育·智见独家稿件,未经允许,谢绝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