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文史篇】淮阴侯韩信评述 ┃ 逸庐品韩信之一:韩信家世略考。

原标题:【文史篇】淮阴侯韩信评述 ┃ 逸庐品韩信之一:韩信家世略考。

作文/诵读:逸庐(本音频来自喜马FM“逸庐夜画”主播台。http://m.ximalaya.com/sound/141234500)

淮阴人氏周逸庐评述淮阴侯韩信。谨以此文向战神韩信、向淮阴先民和向韦姓何姓两支韩信后人致敬。全文9章12万字,将在《逸庐夜画》公众号中陆续连载。今天推出第一章:韩信家世略考。

楚汉风云大时代

但凡略爱琢磨大历史的人,用心一想就会发觉:中国古代历史有过一次匪夷所思的大转折:

在楚汉战争之前。中国的国家格局正在由原始氏族到部落联盟、由宗族封地到城邦国家、由群雄争霸到强秦灭国……这个节奏,和西方世界从迈锡尼文明、到希腊城邦、到罗马帝国的发展态势差不多。

秦灭六国,确实是中国进入大一统的开端。但这只是一次政治形式上的始创,对历史的开创则并未如想象中的那么巨大。直至秦亡,社会认知、人心向背、经济生活,各方面其实都还是徘徊在战国的时代里。

所以始皇祖龙死,第二年就天下大乱、一拍两散,历史车轮迅速回到原有的战国时代:诸侯复国,西楚称霸,煌煌大秦帝国转眼成了过眼云烟。

中国历史真正一骑绝尘走向大一统时代,应该是在楚汉战争之后,汉朝的横空出世。

原本正常状态下,楚汉战争不太可能汉家完胜。从《史记》开始,众多史学家的刘项比较,大抵是些想当然的理由:什么刘邦亲和、项羽傲慢;刘邦大方、项羽小气;刘邦能用人,项羽没朋友……战争是残酷的,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鸡毛蒜皮的所谓优势不堪一击。

项羽背后的楚国,在战国时代曾经也是有统一中国潜质的超级大国。楚国也曾担任合纵长硬抗秦国数十年。王翦灭楚,要求秦国出兵60万。“楚虽三户亡秦必楚”那是天下共识。六国势力也大多站位项羽身后。

项羽的部队,先后整合了三支楚军,是职业军人中真正的百战精锐,其中战力最弱的“江东子弟兵”也是洗过脑的的死粉党卫军,不说战力如何,至少士气冲天;项羽的性格与其说是傲慢和妇人之仁,不如说是项羽具备先秦贵族的王者气度和仁者风度。其实刘邦才是真正的无赖之徒,既不亲和也不大方,史家溢美的那些虚拟优势,现实中一样也没给刘邦加过分。

如果项羽成为胜者,历史大概会顺势回归战国时代:群雄并立,互相制衡;周礼恢复,百家争鸣。

大秦帝国十分悲催:为了仅仅15年一统天下的烟花璀璨,连原先的诸侯国秦国也给搭进去给整没了。项羽自个儿最致命的失误,就是分封诸侯不彻底:既然复兴了六国,为何不重建个秦国。就算有仇秦心理不愿继绝国,也不能居然抛下关中帝王之乡不加控制。这个真空地带让刘邦捡了漏。

刘邦的团伙并不在六国势力的范围内,整一个草台班子。刘邦的创业之路异常艰辛,主要就是当时上层社会的主流是六国势力。六国势力和刘邦没有认同感,联合伐秦的时代尚能与刘邦携手合兵;项羽封国之后,刘邦立刻被主流社会排挤到中原之外鸟不拉屎的巴蜀。

分封制显然更被社会认同。秦始皇废尽诸侯而立郡县,秦朝短夭,国无拱卫外援是主要原因。刘邦从汉初之实际出发,实行了分封诸侯与郡县并行的制度,甚至在二十级爵位之上,比秦国还多了一级:王位。这是形式所然,无法抗拒。

刘邦分封王侯的规模之大前所未有,他一口气封了145个列侯或彻侯,绝大多数是封给功臣,其中只有6人为刘邦的亲属。汉初的分封诸侯,可不是仅仅作为荣誉称号,而是兼有食封制的食邑:大的封以万户食邑,小的也有五六百户食邑。

很有趣,刘邦还封了一个女侯爵,此女名字叫“底”,封为鲁侯,排位在列侯中的第7位。底女士是名将奚涓的母亲。在战争中,奚涓之功绩可与舞阳侯樊哙相当,但分封时奚涓已然去世,刘邦追思奚涓而封其母,这是中国历史上史无前例的第一次给女人封侯。

汉初的分封主要就是王、侯的分封。但是当年打天下时惨遭诸侯唾弃,刘老四的心理阴影面积很大,想必这也是刘邦日后咬牙切齿宣布“非刘氏不王”的思想根源——老子也照样分封诸侯,但诸侯国主都必须是认老子当爹的人!

若有意购书买画,请扫描上图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不胜荣幸。

韩信一力扭乾坤

但凡略爱琢磨大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古代历史有过一次匪夷所思的大转折:六王毕,四海一。不是说秦,而是在汉!

刘氏团伙的核心团队是一批德行有亏的秦朝下级污吏,一堆出身屠户走贩车夫菜农之辈的将校军官,一支主要靠逃犯起家、靠拉壮丁、抓俘虏和收编杂牌军壮大起来的部队,所以刘邦之军几乎没有像样的战斗力,所以遇见楚军,基本上一触即溃。楚汉之争,毫无悬念。

后来,韩信出现了。

韩信几乎是以一人之力,扭转了历史车轮

韩信拜将之时,刘邦窝在巴蜀,是韩信暗度陈仓打下了关中根据地;从此刘邦终于有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根据地。以关中为本,是韩信献给刘邦的第一策。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几乎每次都是韩信练好新兵、百战百胜;刘邦一把夺过兵权、部队打光拉倒;韩信再重练新兵,继续百战百胜。古今战神,都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只有韩信作战几乎全是靠新兵,手头也没什么真正能打的大将,却平生从未一败,这就叫不明觉厉,太了不起。

刘邦自己是对抗不了项羽的,他的任务是率领主力军吸引项羽的注意力。韩信只带了一支偏师,孤军东征,一边招兵练兵,一边不断分兵支援刘邦。就这样韩信一步步歼灭了所有对手,最后回师垓下,一步棋便将死了项羽。项羽平生仅此一败,一败即团灭;韩信平生与项羽仅此交手一次,一战定乾坤。刘邦因此百战百败而得天下。

所谓“定汉三杰”的说法,只不过是为了抑制韩信的功绩和威望,故意抬高了别人而已。一定要论能勉强和韩信去比肩论贡献的,文的和后妈私通的陈平算一个、武的监狱长出身的曹参算一个。

萧何管后勤,坐拥关中聚宝盆,此时郑国渠早已发挥作用,关中粮仓连续15年丰收,施政者只要正常管理便是,不成功都难;所以萧何未必有什么真本事。至于张良,多说他是帝师、国士良谋。逸庐硬是看不出张良“良”在哪里?“谋”过什么?不过是刘邦身边一个脑子灵光的帮闲分子而已。

战后论功行赏,刘邦搞了一个145人大名单的功臣功劳排行榜:第一名萧何、第二名曹参、第三名张敖、第四名周勃、第五名樊哙……韩信居然被排在21名!这就是刘邦有点故意了。

韩信几乎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整个楚汉大历史。接下来逸庐将追随史传,分九章,逐步评述韩信的一生。

逸庐涂鸦之作:狂草书法(纸本,138cm×35cm)

韩信年纪可不小

逸庐治史,有个众所周知的怪毛病:特别喜欢考证年龄。比如研究一番韩信的年龄,就很有意思。

中文含义鲜活,往往在人的名字中便带有很强烈的既视感,像“慕容复”这个名字听起来就要比“萧峰”更加青春洋溢、诗意曼妙,但实际上慕容复比萧峰要大12岁,人也相当的猥琐。韩信这个名字也是如此自带颜值,光从字面上是感觉不出他多大年纪的。

《史记》最大的毛病,就是故意虚化人物的年龄。韩信这个名字取得有点小鲜肉,和韩寒的味道差不多,乍一听像个俊朗酷毙的少年郎——其实韩寒今年也三十七八岁了,基本上是个类中年油腻男。

韩信同学的简历如下:

公元前260年。生于楚地淮阴,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其父从未出场。

公元前260年—245年。这15年间行踪诡异去向不明。

公元前245年。丧母失诂流落街头,就此混混生涯15年。

公元前230年。祖国韩国亡国。受胯下之辱。

公元前230年—209年。这21年间,行踪诡异去向不明。

公元前209年。投奔项梁。

公元前208年。项梁阵亡归附项羽。任郎中将。

公元前207年。转投刘邦。

公元前206年。犯罪当斩,后经夏侯婴荐为西楚治粟都尉

公元前206年。韩信拜将,暗度陈仓。

公元前204年。井径之战。

公元前203年。灭魏、徇赵、胁燕、定齐,平定四国

公元前202年。垓下之战。受封楚王。

公元前201年。高祖巡云梦。改封淮阴侯。

公元前197年。被吕后诛杀于未央宫。

韩信生于公元前260年!

韩信出生在长平之战的那年。这场战役是统一与护国的大决战,此战秦国赵国均以倾国之力对决,战后秦国真正奠定胜局,山东六国再无还手之力,此后秦国完成统一大业顺理成章。

光报个出生年份也感觉不出韩信到底有几年陈。所以还得对照韩信生平各个重要时间节点,在各时间节点上找到一些参照的人和事,比较之下,方见时空。

其实韩信是个极为资深的老混混。项羽公元前232年生,足足比韩信要小28岁。项羽是真年轻,23岁起兵,24岁任全军主将,25岁成了天下霸主西楚霸王,项羽公元前202年自杀时也才30岁,韩信那年已经58岁了,项羽是活活被比他大了一倍的韩信给欺负逼死了!

项羽的叔父项梁比项羽要大26岁,应该是生于公元前258年的,如此看来,连项梁也比韩信小两岁呢!

别被各种戏曲故事蒙圈,以为刘邦和韩信之间是江湖老泡儿与青年才俊的关系。刘邦公元前256年生,刘邦的年纪其实要比韩信小4岁,韩信才是道上混的前辈。而且韩信在公元前197年63岁被处死,刘邦公元前195年逝。所以刘邦的寿命也比韩信短1年,62岁就驾崩啦。

再说萧何。萧何给人的感觉就是个姜太公似的老古董。真相是,萧何公元前257年生,比刘邦大一岁,公元前193年64岁那年憋屈去世。所以萧何也是比韩信小了3岁。萧何月下追韩信,不是厚道长者爱才提携晚辈,而是实诚后生膜拜江湖老大哥。

刘邦的几个核心小弟年纪都差不多:卢绾和刘邦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真正发小死党;曹参原为萧何同事,大概是比萧何小一两岁;刘邦首席幕僚郦食其和安汉第一功臣周勃都生年不详,两人大约都是刘邦同龄人;因此,韩信不折不扣就是刘邦集团中年纪最大的一个。

张良是公元前250年生的,比韩信小了足足10岁;灌婴和张良同年;樊哙是公元前242年生的,吕后生于公元前241年,这几个算是下一轮的小字辈。当然张良最后也没成仙,寿数一般,公元前186年64岁时着了凉,一病不起。

韩信家世是王孙

说了韩信的年龄之后,再说几句韩信的家世:

初初一看,韩信似乎是个很典型的低端人士:史书上说韩信姓韩,韩国人,客居淮阴,无字。韩信出场时由其母携养,未名其父。

据《史记》记载,到秦吞并韩国时韩的疆域范围:“九年,秦虏王安,尽入其地,为颖州郡。”韩的领土范围大致应是黄河以南,颖水之滨,故在河南界内,郑州、洛阳之间,西北与山西接壤,南不过淮河。战国时期的韩国都城是新郑。

淮阴历史上从未属于韩国,所以韩信母子,其实是有点像寄居他国的难民。可韩国是公元前230年亡国的,韩信却是公元前245年出生就在淮阴。可见他家不是因亡国出逃,而是早就去国背井离乡了。事出反常,必有原由。

一般来说,在淮阴的韩国人,差不多就是一个劳务移民的民工家族。这也罢了,关键是韩信居然没有字。在先秦时代,有字没字是区别一个人是贵族还是黔首的先决条件。陈胜、吴广、项羽、张良,这个时代有点头脸的人可都是有字的。没字的就是低端流民。这和现代看人混得好不好一样,别提工资高低,要问有房没房。

但是细看韩信的相关信息,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首先,韩信没字,但他有个强大的姓!先秦人以国为姓的是两种情况:亡国之后,一国之人皆可指国为姓;而祖国尚在,能用国姓,一般须得是公子王孙或拿过母国薪水的士族。韩信出生时,韩国还是活蹦乱跳的正常国家。韩信能以韩为姓,照理说他家至少也是王室的远亲或近臣之后。

其次,韩信没字,但他还有个更为强大的名字:信!历史上同一时期还有一个韩信:韩襄王的孙子韩信,后来秦亡之后,诸侯复国,刘邦也立了个韩襄王之孙为韩国之君,这位韩王也叫韩信。史书上为了区分两个韩信,就把他称为“韩王信”。

汉朝建立后,刘邦封头号战神韩信为楚王,又封这个韩襄王之孙韩信为韩王。同一时代,两个韩信,都是大汉王爷,实乃奇观。战争中韩王信反楚凶猛,打了鸡血似的,韩信更是一鼓灭了西楚霸王;战后两位韩信同殿为臣,关系很好,守望相助。最后两个韩信都横死:一个被疑谋反伏诛宫中,一个叛逃匈奴死于乱军.

韩国是法家开创之地,从申不害改革开始,在战国之中算是最讲究规矩位分和尊卑避讳的。韩信在韩国尚健在、王孙名叫韩信的情况下,敢于冒讳不避公然也取名叫韩信,这算是狠狠打脸韩王室了,正常情况下韩国早就千里追杀了。但是韩信就叫韩信,韩国也不计较。可见韩信家自有不同寻常的底气。

还有个细节,说明韩信不是普通的低端人士。因为韩信是随身佩剑的!胯下之辱就是别人看韩信寒碜成这样还带着剑,实在是看不顺眼才弄他的。要知道,先秦时不是谁都有资格随身拎上一把剑的,最早是君子才许佩剑,后来条件放宽,凡士皆可佩剑,总归,佩剑是真正的“士”以上高级贵族的标配。

所以韩信应该是韩国王室之后,而且位分定然不低。他家客居淮阴,自然是有难言之隐。随身带剑而又偏偏无字,矛盾的现象背后,也许是特别的原因:先秦无字之人,除了低端的,还有一种是超级高端的:帝王直系无字。

好了,逸庐灵感来啦,开始猛翻古书堆,寻找韩信的父亲。要成为韩信父亲得满足三个条件:韩国的公子王孙,年龄差不多能当韩信父亲,和淮阴这个地方带点关系。还有一点:这个父亲不在韩信身边,不知道死在那里。

韩王室诸公子人丁不旺。拉出名单一排查,韩厘王韩咎的儿子韩然太老了,韩然的儿子韩王安又太小,只有生于公元前280年的韩非子,比韩信大20岁,当韩信的爹年纪上是差不多合适。

韩非子是韩襄王小儿子公子虮虱的儿子。公子虮虱本来是王位继承人,韩襄王去世时他身在楚国当人质,给韩咎抢了班。韩厘王韩咎上位后,禁止公子虮虱回韩国。韩非子就是公子虮虱在楚国淮阴生的。

公子虮虱去世后,韩非子回国后倒是被王室认可,接纳封邑成为韩公子,但是等到韩厘王韩咎亡故,其子韩桓惠王韩然即位,并没按游戏规则把王位转回给韩非子。反而极为忌惮这位第一顺位少年公子。

当然,少年韩非子不是个安分的人,他给韩厘王韩咎出了个馊主意,派水工郑国去秦国修郑国渠以消耗秦国国力。不久阴谋败露,公元260年,秦国大肆进攻韩国,韩厘王韩咎割上党给秦国求和。上党郡守冯亭却率上党全郡转投赵国,由此引爆了长平之战。

长平之战后,韩非子只好出奔楚国游学以避难,在楚国韩非子拜入荀子门下,成为李斯的同门、法家的新锐。也就是这一年,韩信生在了淮阴。

后来韩桓惠王韩然去世,韩非子赶紧回国,但是韩桓惠之子韩王安已经接班,还是没有韩非子什么事。韩非子是正牌王孙、韩国国君韩王安的王叔。加上才华绝世,锋芒毕露。韩王信即位后,防得更紧。

这时郑国渠建成,秦国国势反而大振,韩非子名声传到秦国,秦始皇以战争相威胁,要韩国献出韩非子。这倒正中韩王安下怀,韩王安顺势派韩非子出使秦国,一脚踢到秦国送死去了。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李斯设计陷害大师兄,韩非子在秦国下狱,被逼自杀。三年后,韩国亡国。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韩信就此成了孤儿和难民。

逸庐涂鸦之作:楷书书法(纸本,90cm×60cm)

韩信张良两不搭

韩信与张良的关系是楚汉之际一大历史谜案:张良的祖父、父亲等先辈五代任过韩相,他自己曾为了给韩国报仇,在博望坡行刺秦始皇,之后扶持韩王成复国建立韩国,张良自己也当了一任韩相。

照理说韩信和张良两人均为韩国族人,总算个老亲戚了吧。从根上论,韩信还算张良的主子辈。但张良从来和韩信不交集。关键时刻还在背后阴了韩信一把:

公元前203年,韩信以齐地未稳为由,自请为假齐王,就是代理齐王,以便管理调度。这个不算太逾矩。但当时刘邦有点犹豫,张良在桌子底下踢了刘邦一脚,刘邦便封韩信为齐王。刘邦最忌异姓王,汉初异姓王个个都不得好死。韩信就此取祸,注定悲催。

韩信和张良如此不搭,看起来难以理解,仔细一想,自有猫腻:

秦末出现了两个韩国,两个韩王。其中和韩信同名的那个韩王信是韩襄王之孙,韩王信自己组织了韩国旧部,打出了一块天地复了国,后来刘邦正式划出封地,封韩王信为韩王;另一个韩王叫韩王成,是张良不知道从哪里带出来的,一直被张良控制着,通过项梁支持建了一个韩国。

这个韩王成号称是韩国废君韩王安的儿子,算算年纪又实在是对不上号。也不知该如何考证。结果这个韩王成被项羽觉得不正宗,给宰啦。张良因此投了刘邦。

韩王信很能打仗,张良建立的那个韩国就是被韩王信奉刘邦之命给灭掉的。很奇怪,张良这时身在汉营,对这个自己一手扶持的韩国被灭,居然毫无反应。也许张良自己心里明白得很,他推出的那个韩王成说不清道不明,乱世之中浑水摸鱼可以,遇到两个韩信都是正宗韩室王孙,此刻张良已经无言以对。

张良对韩信,是老管家面对旧主子的心虚,韩信对张良,是真贵族对旧臣子的无视。这两人放一块是天生不搭。

韩信拜将前,张良就是刘邦的姜太公,高深莫测,神神鬼鬼,鸿门宴事件中立功居首;韩信一出场,张良就变成了一个纯属摆设的泥菩萨,打天下的活全由韩信给干全了,张良其实后来根本就啥都没做。

张良陪着刘邦,打一场输一场;韩信天马行空,打一仗胜一丈。弄得刘邦想夸张良都不知该怎么下嘴。只好说:“运筹策帷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问题是千里之外韩信将兵,向来独立行动,也没听说哪一仗是需要张子房去运筹决胜的!

最后刘邦翻功劳簿大分封,韩信众望所归地封了王,萧何还算是长脸,成为众侯之首,而张良在145个列侯中的排位掉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张良死后受封的谥号竟是“文成侯”,一个所谓战争年代的总军师,最后竟然给定义为“文成”,真实莫大的悲哀……

张良是个坚定的吕后一党,后来和吕后联手对抗刘邦,弄了个“商山四皓助太子”的大格局,逼得刘邦仰天长叹、戚夫人母子悲惨终生;未央宫诛杀韩信,其实不是刘邦的意思。张良给吕后出了主意,支使刘邦出门亲征,刘邦出征没几天,吕后发威,萧何卖友,灭了韩信。

韩信的儿子被蒯彻私藏避过一劫,逃到了西南地区,取韩字半边改姓韦,是如今壮族人的先祖。另外如今的何姓,有一支是当时韩王安的后裔。

韩信两个神秘点

韩信此人的阅历,有点不清不楚。有两个时段去向不明:

一是公元前260年—245年。韩信从出生后到15岁之前,这15年间一片空白,行踪不明。疑似被老爸韩非子带着云游去了。韩非子死在秦狱里,韩信流落回淮阴……

二是公元前230年—209年。韩信从30岁那年受到胯下之辱后,到51岁老夫聊发少年狂,现身投奔项梁参军之前,这21年间行踪诡异,去向不明。疑似拜鬼谷子弟子尉缭学兵法去了……

韩信著有兵书一部,现流传于世的只有三篇。《咸丰·清河县志》第十三卷“艺文”中记载:“韩信三篇其小注云:汉成帝令任宏论次兵书,为四种,其权谋中有韩信三篇。前后汉书艺文志皆载之。且云汉兴,张良、韩信序次兵法,凡百八十一家,删取要用,定著三十五家。诸吕用事而盗取之。盖淮阴人著书之最古者”。

1972年在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了秦国军事家尉缭著《尉缭子》残简,文字内容竟有多处与《韩信兵法》相契合。于是两千年的谜题大白:原来韩信果然师承尉缭子!

种种迹象表明:韩信是荀子之徒韩非子的儿子,又是鬼谷子之徒尉缭子的弟子。学贯墨家、法家和兵家。可惜韩信一辈子只会打仗,不通人情世故。和他爹韩非子一样是个死心眼。他百战百胜,他不容于世;他活得忧郁,他死于真诚。

篇幅太长,唯有待续:请关注《逸庐夜画》,“淮阴侯韩信评述”第二章“少年韩信心酸事”即将推出,周逸庐继续话说韩信。

若有意购书买画,请扫描上图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不胜荣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