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诗人”严凯泰的遗愿

原标题:“诗人”严凯泰的遗愿

“他的歌聲很好,病前酒量很好,他穿著優雅,他喜歡藝術,他有幽默感,他講義氣…”周锡玮感叹:“他是我最真誠的朋友,可是他走了!我難過極了!”

严凯泰去世之后,原任台北县县长周锡玮随即发表了悼念文章,作为生前好友,严凯泰的离去让周锡玮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

悲痛的又何止是周锡玮一人,作为裕隆集团的掌门人和台湾最成功的企业家,严凯泰不仅在汽车行业有着出众的影响力,在地产、篮球和公益活动中,都有严凯泰的身影,他的离去不仅仅是裕隆集团“严凯泰时代”的终结,更是台湾社会的一大损失。

严凯泰的另一面

或许对大陆的消费者来讲,严凯泰是一个并不熟悉的名字,但对纳智捷却并不陌生,严凯泰便是其台方母公司裕隆集团的掌门人。从24岁进入裕隆担任要职,到54岁因食道癌去世,裕隆集团在严凯泰手中走了整整30年,而这30年也正是裕隆集团和汽车行业快速发展的30年。

严凯泰于1965年5月23日出生于台北,是家中的独子,其父严庆龄1909年出生于工业世家,为上海原“棉铁之父”严裕棠的六公子。严庆龄1948年到台湾后,先是在新竹创办了台元纺织厂,紧接着又于1953年创办了裕隆汽车制造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从纺织厂到造车,裕隆的诞生像极了当今遍地丛生的造车新势力。严庆龄也怀着“为中国人的车子装上轮子”的雄伟目标,向汽车行业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进攻。与纺织工业不同,汽车是一个需要积淀的工业品,裕隆汽车虽然办了起来,但难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年轻的严凯泰经常被同龄人指着路边的裕隆汽车嘲笑,这激起了严凯泰强烈的自尊心,14岁便离开万般不舍的母亲,只身前往美国求学。“我当然知道裕隆的问题,可是我怎能一起跟下去呢?”2002年严凯泰在接受《数位时代》专访时道出了自己游学的初衷。

1989年严凯泰从美国回到台湾,开始接手裕隆汽车的实际经营,而此时的台湾车市也进入了大发展的时代,竞争颇为激烈,裕隆则由于体制和观念的差异出现了一定的问题。相关资料显示,1993年1~5月,裕隆在台湾的累计销量同比下滑了23.2%,一季度的净收入也减少了月6亿元新台币。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28岁的首席副总严凯泰当即降低中层及以上管理干部的薪水,增强管理层的危机感,紧接着又以“兴利除弊”为宗旨从公司内部开启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消除了冗杂的管理机构,精简了管理流程。1995年在中华汽车副董事长林信义的支持下,严凯泰做出了“迁都三义,厂办合一”的决策,接着以一款Cefiro百万名车让裕隆汽车起死回生,严凯泰“少主中兴”的美誉也由此而来。2007年7月13日,严凯泰接手裕隆集团董事长,并与2011年同东风集团合资在大陆成立了东风裕隆。

如果说在裕隆集团的表现是严凯泰的第一面,那么其在篮球事业和公益事业的成绩是他人生中的另一面。不仅妻子陈莉莲是专业的篮球运动员,裕隆集团旗下还有裕隆男篮队与台元女篮队两只专业的篮球队,更为值得一提的是,严凯泰也颇为热衷于公益,不仅在台湾地区受自然灾害时,严凯泰捐款捐物,在2008年汶川地震之时,严凯泰也通过连战捐款4千万新台币,并改装了10部救护车供大陆救援使用。

一边扭转着裕隆集团的颓势,一边积极投身于篮球和公益事业当中,这是严凯泰生前留下最多的讯息,而在好友周锡玮的眼里:“他一直是最帥氣!最瀟灑!最忠黨!最愛國!最慷慨!.....我一生中交過的朋友應屬他有最真誠的赤子心。”

“疯狂”的汽车人

搜画、买表也爱车,这是时尚圈公认的严凯泰的3大嗜好。他曾经说:“买画是种缘分,手表真的是嗜好,是一种热情;对于汽车,我则是疯狂!”

或许在大陆消费者的眼里,裕隆的存在感不强,但在台湾和东南亚市场,裕隆却有着极大的话语权,先不说裕隆与三菱—日产—雷诺联盟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连吉利在东南亚市场的发展也有裕隆的功劳,相关资料显示,自2009年底开始,吉利熊猫就以裕隆Tobe(酷比)的称号在台湾出售,并且裕隆还为熊猫进入越南、菲律宾等东南亚市场做出了诸多规划。

在大陆市场上,裕隆自上世纪90年代末便开始布局大陆市场,先后参与了东南汽车和风神汽车(东风日产前身)等整车项目,截至目前风神的花都工厂依然有裕隆的少量股份。

比起裕隆早期在大陆的布局,最令严凯泰挂念的还是他一手催生的“纳智捷”,并把它同自己的生命画上了等号。严凯泰曾不止一次表示:“如果做不下去,我生存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纳智捷是父母遗志,更是严凯泰每谈必哭的哭点,一路走来严凯泰经常被记者拍到红了眼眶的哭脸,让他形象尽失,他总自嘲,“我又哭了,因为你们喜欢拍我这个画面,我只好又哭了”。

严凯泰深知台湾市场规模较小,想让纳智捷走向国际市场,大陆是一个很好的支撑点,2010年裕隆集团与东风集团共同组建起东风裕隆,并以科技和城市展厅的新玩法,在大陆市场掀起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与台湾相对简单的市场环境不同,大陆市场幅员辽阔,竞争激烈,纳智捷未能在这样动荡的市场中及时调整,逐步被大陆市场边缘化了。

虽说纳智捷在大陆市场的表现未达预期,但严凯泰却一直不改其志,他在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父母的遗愿我一定要坚持到底。过程一定有起伏、有上下,对我来说都不是重点”, “不会停!这是家族使命,如果停了,我怎么去金宝山看他们(父母)?”

为了让纳智捷重回巅峰,严凯泰为东风裕隆定制了“510计划”,5年内推出10款新车,并积极推动新能源车的开发,今年的广州车展上东风裕隆不仅推出了纳智捷U5 EV,还发布了进军共享出行的计划,东风裕隆的转变才刚刚开始,严凯泰却先离开了人间,如今的“家族使命”也只落在了遗孀严陈莉莲的肩上。

后记:由于留学经历较长,严凯泰曾坦言自己中文造诣不太好,但他曾帮女儿Michelle完成一首打油诗,诗名为《七七的故事》,下为诗歌原文。

七七的故事

一个孤儿叫牛郎,生活困苦又贫乏。

得到高人点迷津,原是牛宿下凡间。

找到织女游凡间,双双坠入相思恋。

无奈娘娘不作美,只有七七七桥会。

七七七桥七七桥,每年只有一次会。

珍惜你我的所有,人生快乐似神仙。

文/徐进凯

---------------------------------------------------------------------------

【微信搜索“汽车公社”、“一句话点评”关注微信公众号,或登录《每日汽车》新闻网了解更多行业资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