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红人不红,这位最不红的昔日艳星,经商失败后在快餐店打工

原标题:片红人不红,这位最不红的昔日艳星,经商失败后在快餐店打工

娱乐圈运气之玄妙,向来有“小红靠捧,大红靠命”一说。同样拍三级片,有人一脱成名,名利双收,有人成功转型,稳居一线,有人则洗白身子,钓到金龟婿,还有人既没红,也没有下文。郑艳丽正是最后一种。

1972年出生的郑艳丽于80年代末参与无线举办的银河新星比赛,得益于混血的外貌优势,不出意外勇夺女主角组冠军,一出道就受到无线力捧,在《风流父子兵》中担纲主角,起点颇高。

紧接着翌年又与梁朝伟合作《侠客行》,饰演“侍剑”一角。虽不是女主,却靠美貌胜似女主,郑艳丽凭借这一角色,迅速走红。原著作者金庸老先生曾这么形容她:“她面庞略作圆形,眼睛睁得大大的,虽不明艳绝伦,但神色间多了一份温柔,却也妩媚可喜。”

左至右:郑艳丽、邓萃雯、梁朝伟、姚正菁、刘淑华

后来郑艳丽也在《淘气双子星》、《大唐名捕》等剧中均担任重要角色。

有了名气后,郑艳丽接了不少广告,其中包括不少经典品牌,但这些品牌虽然远远够不上高端大气上档次,但胜在接地气,郑艳丽凭借这些广告迅速打入平民百姓的阵营里,提升了知名度,也有了群众基础。

彼时,她的作品和人气都颇受观众认可。

但八九十年代香港演艺圈,美人们争相涌去的地方,最不缺的就是美人。

90年代后,郑艳丽还没有大红,星运便开始急转直下,一直挣扎在不温不火的状态里。面对星途的逐渐黯淡,郑艳丽开始寻求突破,投身大银幕,但出演的要不就是不起眼的小角色,要不就是小成本作品。撞正香港三级片最好的时代,不少女星孤注一掷靠露点搏上位,希望像叶玉卿一样功成名就且成功转型。郑艳丽也因此铤而走险加入到艳星行列。

先是以拍摄大尺度写真打头阵,紧接着出演三级片《灭门惨案之孽杀》续集《灭门惨案2借种》。郑艳丽在片中先后与吴毅将、刘的之、何家驹上演连场激情戏,尺度之大令人咂舌。

据传,郑艳丽出演《灭门惨案2借种》前已签好只露两点的协议。但拍摄过程中,导演想增加更多刺激戏码,便要求郑艳丽露三点。但遭到郑艳丽拒绝。谁知后来导演在拍摄过程中找来两名壮汉将郑艳丽按住,强行拍摄。由于是违约操作,在媒体发布会上,郑艳丽和导演直接撕破脸。后来有人认为这是为影片宣传的炒作手段,郑艳丽本人也没怎么回应过。

直到电影正式上映,片中激情戏码虽多,但却没有真正露三点的镜头,因此也盛传导演这么做,只是为了满足一己私欲。

当年,《灭门惨案2借种》上映便拿下上千万的票房,彼时被贴上艳星标签的郑艳丽也因此收获了一波热度。眼见一颗崭新的明日之星就要诞生,只可惜片子大火,她却依然火不起来,命运之神不断向她玩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把戏。

“肉弹”出身的女明星,人生路上除了性感,好像也并没有其他利器。成了艳星以后,“性感”成了郑艳丽这么多年行走江湖的必备行头,而且是唯一的。

因此,郑艳丽只能继续在风月片这条路上闯荡,接连拍摄了《二奶村之杀夫》、《慈禧秘密生活》等多部三级片。可惜即便露点,也无益于她的事业更进一步,反而意外惹来台湾富商黄任中的垂涎。

黄任中何许人?台湾风云人物,曾入全球华人富豪榜,1940年1月28生人,在岛内有"黄大少"之称,不仅位居台湾“新一代四大公子”之首,还因其貌不扬名列李敖口中“台湾三大丑男”榜首。黄任中一生风流,放荡不羁,周旋于众多女人间,身边始终保持着20个女性朋友陪伴簇拥,在港台演艺圈红颜无数,最多时达到上百人,而其中最传奇的一段,就是与“干女儿”陈宝莲的感情纠葛。

黄任中与陈宝莲

陈宝莲自杀身亡后,郑艳丽取而代之成为黄任中的首席女友——随着香港三级片的式微,加上郑艳丽没能成功转型,以致拍片机会越来越少。无奈之下,2000年,郑艳丽赴台投靠黄任中。

搭上了黄任中,背靠大树好乘凉,郑艳丽便安心开餐厅当老板娘,但最后餐厅由于经营不善而倒闭。

左二郑艳丽,左三黄任中

据传黄任中承诺再给她一笔钱继续做生意,但钱还没给到,黄任中便被台湾政府控告逃税。2004年,黄任中因病去世,失去经济支柱的郑艳丽被迫回港自己养活自己。

彼时香港受到非典影响,无戏可拍的郑丽艳与同期艳星杨玉梅等只能不时到澳门及内地登台维持生计。后来郑艳丽还被男友骗走积蓄,据港媒报道,为了挣钱,郑艳丽登台走穴时来者不拒,任由台下观众上台揩油,不复当年大明星架势。听起来充满心酸与无奈。

郑艳丽最后一次在大银幕上露面是客串贺岁片《72家租客》,在片中饰演一个小小的配角,从此便不再公开亮相。

再次进入观众视野也已经是2014年的事了,久未露面的郑艳丽当时被香港《壹周刊》报导在麦当劳打工,时薪32元港币。本来不愿承认自己曾经的艳星身份而选择人流较少的通宵夜班,避人耳目,但因遭港媒的大肆报道,最后也不得不辞去麦当劳的工作,再也没有出现过。

今年9月,据港媒报道,靠自己双手赚钱的郑艳丽现于越南做生意。

美人易逝,岁月无情。郑艳丽在演艺事业上的结局已是尘归尘、土归土,还没有昙花一现便已凋谢。脱掉的衣服未必能穿得回来,但如今洗尽铅华后,相信郑艳丽更懂得,面对人生无常,唯有自力更生,才有更大的选择权和主动权。

文/油尖旺金毛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