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十四岁放弃当大侠,神奇的铜管成了他此后的lucky charm

原标题:十四岁放弃当大侠,神奇的铜管成了他此后的lucky charm

“我不读书了。”十三岁的阿波突然在心里做了一个无比郑重的决定。

讲台上的英语老师从上课铃响后就开始一言不发,她早已对这个班失望透顶,她不知道还要怎么去教他们,也并不知道为什么十几岁的孩子这么贪玩好动,所以她不想讲课了。台下的同学们从一开始莫名其妙的安静,到三三两两地交头接耳,再到完全视坐在讲台上的老师于无物,大声交谈、争吵、玩闹,整个班里乱成一锅粥。阿波坐在最后一排,看着这些人,突然觉得上学这件事,未免太过无聊。

少年的执拗是很难更改的。于是做了这个决定的阿波,搬着自己的凳子回家后,就真的没有再去上学了。但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能干嘛呢?他不知道,离他1965公里远的父母也不知道。只能先把他接到身边,且玩且看吧。所以阿波真的就无忧无虑地玩了半年有余,每日睡起,隔壁的孩子就叫他到处去玩,正是对什么都新奇的年纪,被蚊子咬满腿包也要去摘树菠萝,在水库里游泳纳凉,回家之后吃母亲做的饭,偶尔静静看看日落,惬意的日子流失得飞快。14岁一过,父母也着实开始忧虑起来,一直这么玩也不是个办法,就问他想做什么。

“做什么呢?”阿波想,“要不去少林寺学武术吧!没准能成为一个惩恶扬善的大侠!”少年的想法总是简单,父母却深知其中苦楚,犹豫着问他还有其他想学的没有。“那不然,就学音乐吧。”

音乐音乐,说来容易。可是音乐的范围那么广,学哪个是好呢?声乐?变声期后所有一切都得重来;钢琴?无论是琴,还是学费,都是一笔不小的支出;鼓?笛?筝?锣?琵琶?吉他?小提琴?烦恼的老父亲一时之间也不知该给儿子作何选择,就抱着茶杯打开CD机,照例放了那首自己最爱的《回家》。听着听着,突然醒悟般地一拍大腿“萨克斯!就萨克斯!多好的乐器!”

Keeny.G的一首《回家》,算是真正意义上把萨克斯带入了中国。在那时,它是西餐厅的必备曲目,是品味的象征。这个音色美妙变化的铜管乐器,它有时深沉而平静,饱含情感;有时轻柔且忧伤,安抚人心。它还自带一种奇妙的回声,在曲折管内无数次碰撞的音符,传出时就带上了悠扬。

彼时的阿波只是觉得这个“大烟斗”十分有趣,还未能窥见他将因为萨克斯所吃的苦。这个乐器,不仅又重又难,而且初学者吹出来的完全就是噪音。最开始的一年更是煎熬,笛头、琶音、长音、吐音这些基本功哪个都不能落下。基础都打不好,更不用说后来的学习。早上上完文化课,在琴房里一呆就是4、5个小时,十四五岁正是最闲不住的年纪,阿波感觉自己被困在了这里,而且练来练去都是那些东西,也不知道到底进步了多少。就这么暴躁着暴躁着,终于还是把琴房的门给踹烂了,也终于把万事开头难的那个“难”,给渡过去了。

努力从不会被辜负,所以十六岁的阿波终于有了独奏演出的机会。一首《山村新歌》博得了满堂彩。演奏完站在台上的少年,额头的汗水被聚光灯照得闪闪发亮,紧张感还未消散,内心却无比畅快,听着台下的掌声,觉得兴奋又骄傲,那一刻的满足感是其他任何事都未曾带给他的。

后来,阿波遇到一位恩师,那是一位坚信音乐具有无限可能性的人,萨克斯也不应拘泥于同一种演奏方式,于是就带着阿波和自己的几位学生组建乐队。电吉他、贝斯、架子鼓的组合,萨克斯仿佛有些格格不入,但真正排练演奏多次之后,旋律中充盈的金属感却给乐曲带来了不同的质感原来不仅是经典的乐曲,这种奇异的组合也能体现其美妙之处。

加入乐队后阿波对萨克斯的喜爱程度成几何倍数增长,也许以前萨克斯对他而言只是一种习惯,一件需要去做好的事情。但现在他开始把萨克斯当成了一个可以分享自己所有情绪的挚友。不像钢琴小提琴那样严肃高贵,萨克斯充满无限的可能性,无论是古典乐曲的悠扬,还是流行曲的轻快,它都能完美演绎。高兴、失落、孤独、烦恼、痛苦,每一种情绪都可以倾诉给手中的萨克斯,它仿佛也感染了人类的感情,总能在开心时放大欢愉,难过时令人平静。

对萨克斯的这份喜欢险些在高考时被迫中断,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步入自己梦寐以求的川音,阿波就不想再读大学了。找北京的老师,去学大师课,这种选择似乎也是不错的出路,可是他无法欺骗自己,他是遗憾的。挚友了解他,就问阿波是否要来嘉庚学院念书,本来抱着试试的想法投了档,结果一切顺利得不可思议。大学四年,又能和萨克斯,和好友一起前进。

当他对萨克斯倾注越多心血,每一次瓶颈期的间隔时间是注定会减少的。一年,半年,三个月,到后来的一个月一次的瓶颈,磨得阿波内心仅剩的暴躁消失殆尽,“慢”变成了他的信条。越是着急的时候,越要慢下来做。越是难的歌,越要一个音一个音去练。如果还是不行,就听听歌发发呆,让自己平静下来。

音乐这条路并不好走,尤其是把它变成职业之后。阿波身边很多曾并肩前行的朋友,渐渐地都选择了更加稳定的工作。那些从前以为绝对不会放弃的乐器,变成了忙碌生活里为数不多的爱好,在未来的某一天它也许会在家里某个角落落满灰。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反倒更加坚定了阿波走下去的决心。“就像一种使命感吧,总有人要走这条路的。而且现在国内音乐氛围已经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了,不仅有很多大师学成归国,而且现在经济条件允许,每个人都能有更多选择。况且,我也舍不得放弃萨克斯啊。”

杨蓬波

厦门大学附属演武小学萨克斯教师。

集美小学萨克斯教师。

敦善交响乐团萨克斯单技课教师。

河北省管乐协会会员。

石家庄市管乐协会会员。

厦门萨克斯协会会员。

2007年在石家庄市艺术学校学习萨克斯专业。

2014年荣获厦门大学嘉庚学院音乐系专业技能大赛三等奖。

同年荣获厦门大学嘉庚学院音乐系三等奖学金。

2015年荣获国家励志奖学金。

多次参加校内外演出活动,积累了丰富的舞台经验。

教学流派贯穿古典、流行、爵士,拥有四年教学经验。

艺术西区 | 原创发布

----------------

欢迎分享

撰稿 | 阿 桃

责编 | 板 邪

配图 | 来自阿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