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于99%奇幻片,豆瓣9.1,54万人次观看,这部童年经典终于来到中国!

原标题:好于99%奇幻片,豆瓣9.1,54万人次观看,这部童年经典终于来到中国!

宫崎骏动画电影《龙猫》宣布2018年定档中国;而明天,这部经典动画将在中国大陆上映。儿时常听《龙猫》主题曲,改编成的中文版本是大街小巷都会唱的儿童歌曲。时隔三十年,《龙猫》来到中国。那就坐上时光机,来重温这部带着爱、温暖和诚挚的动画经典吧。

故事主人公小月小梅,跟随爸爸搬到乡下。妈妈生病住院,出院以后需要静养,乡下清新的空气和淳朴的民风是养病最佳选择地。孩子们迎着夏天明媚的阳光,在和煦微风中尖叫,放肆大笑。孩子释放了天性,她们像两只可爱的小野兽到处奔跑,新家每个角落都要探索一遍。

宫崎骏先生的动画总能给人舒适感。色调温暖,柔和勾勒,观众不知不觉就被带进美好的画面中。初来乍到,孩子们纯净无暇的笑声让整块银屏绽放灵动的悦音。高压生活的今天,坐在影院里看着《龙猫》感受到涤荡心灵的放松。宫崎骏说,在《龙猫》里孩子能看到大人看不到的东西。黑黢黢的灰尘精灵成群结队躲藏在幽暗屋子里,打开窗,它们便成群结队逃窜进有缝隙的地方。

爸爸看不到灰尘精灵,只有小月小梅能看见,灰尘精灵在孩子们手掌、脚底留下痕迹,黑乎乎的。楼道里蹦出能折射亮光的松子,爸爸说,那是松鼠留下的,孩子们说,那是龙猫留下的。漫画书里的大龙猫是小月和小梅的最爱,它书里走出来,走进孩子记忆里,陪她们度过童年,慢慢长大。

隔壁男孩说:新家是座鬼屋。小月小梅毫不在意,非但不害怕,反倒“探索”得更起劲儿。

八十年代的日本年代感浓郁。木质双层楼房,门口陈年褪色的残柱,往前推就摇晃;大理石做的浴池上遮罩着的木板又厚又大。乡间稻田里,婆婆摘下新鲜西红柿和黄瓜,放进竹篮,在冰凉溪水里浸泡一段时间再拿出来,吃进嘴里清爽又凉快。

家门口有一排灌木丛,爬进去走到尽头是一棵古树,枝叶繁茂,郁郁葱葱。有多少年了呢,大概有几百年,几千年。那是大龙猫睡觉的地方。它像是婴儿的摇篮,孩子们从树洞口掉下去,总能落在大龙猫肚皮上。大龙猫松软厚实的毛发,托起孩子娇柔的身躯。

大龙猫,是成人回看孩童世界的羡慕和憧憬,大人送给小孩一份温柔的礼物。大猫公交车龇牙咧嘴坏笑,其实心地善良,车里座位毛茸茸软绵绵,带孩子们去到她们想去的地方。

《龙猫》是场不愿醒来的梦,孩子的梦,大人的梦。倘若电影只有童真与温暖,它不算是优秀动画。《龙猫》最戳心的地方在于它在孩子成长蜕变过程中,搭建了一条柔软缓冲带,让长大来得再慢一些,让生活残酷的真相来得再慢一些。

《龙猫》并没有掩盖成年人的无奈,没有回避成长的伤痛,而是小心翼翼把它们放进各种细节里。小孩看不出来,大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小月小梅的笑容深处,是难以言说的哀伤。

那些过分夸张的嬉笑玩闹,过分认真的任性独立,都还历历在目。有一个场景看来尤其让人揪心。傍晚瓢泼大雨,放学回家路上,小月在前面跑,小梅在后面追赶姐姐。小梅摔倒了,小脑袋砸进水坑里,衣服和脸弄得湿漉漉脏兮兮。

小梅站起来,一声不吭,跟着姐姐躲进路边土地爷神龛前避雨。她只有四岁却懂事得像个大人。生活教会了她坚强。爸爸忙于工作,妈妈卧病住院,小梅还是个宝宝。在最需要爸爸妈妈陪伴照顾的时候,她用小小的身躯扛起那份沉甸甸的独立。大家可曾想象过无数个夜晚,小月小梅在没有妈妈怀抱的榻榻米上睡着,清晨睁开眼时,也见不到妈妈慈爱的面容。

小月不过是个小学生,就要早早起床帮家人准备便当。她们比任何人都期盼妈妈能早点康复回家。银铃般的笑声是自我慰藉,迎风奔跑是遣散内心的孤独与害怕。孩子天生有一种自愈能力,孩子比成人乐观,擅长把不快乐变成快乐。孩子们越是不快乐,便越是假装成快乐。她们的玩具不是洋娃娃而是大自然里的一切。是小蝌蚪,绿色的稻田,是那棵古老的树。

另一部动画电影,高畑勋导演的《萤火虫之墓》。战争背景下,同样是年龄相仿的兄妹俩,原本也是幸福的四口之家,战火让这个家支离破碎。哥哥背着四岁的妹妹在炮火连天的村子里四处躲藏,找不到吃的,兄妹俩瘦骨嶙峋,伤痕累累,旁观者心疼不已。

妹妹独自躲在冰冷山洞里,坚强地挺过每一天,抱着又脏又破的布娃娃,等待哥哥找寻食物回来。

躯体如此弱小,精神如此强大。大龙猫或许就是孩子童年里一场美丽的梦,那些天真纯粹的想象,梦境描绘得如同世外桃源,一切痛苦和忧伤,都可以交给大龙猫解决。

我们能享受生而为人的喜悦和幸福,也必将感受到成长、生活带来的痛苦,就算孩子也不能避免。不能避免也不要戳穿,我们当然希望全天下的小朋友都能在爱和温暖下健康长大,长成健康阳光的大人,为更多人带去温暖。

《龙猫》12月14日上映,明天让我们重温这部经典。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