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南京音乐媒体公司被汪峰投资!3年累计1800万用户,他要用粉丝经济撬动音娱产业 | 创客记

原标题:这家南京音乐媒体公司被汪峰投资!3年累计1800万用户,他要用粉丝经济撬动音娱产业 | 创客记

【原创栏目】

【软件谷·创客记】

采访 |一壹、嗣业

文丨一壹

编辑 | 张小逸

视觉 | 橙子、Myra

本文由 创客公社 原创首发,转载务必注明来源。后台回复“转载”,即可获取授权规范。寻求报道,请点击文章底部“阅读原文”在线登记。

写在前面:

此前,创客公社曾联合苏州、无锡两地,分别推出《苏州领军十人谈》、《“i”创无锡说》等两档系列策划,详细报道两地十余家新锐创业项目,其中不乏独角兽或准独角兽企业,反响热烈。

本次南京专题,我们选择以南京软件谷为研究标的。中国(南京)软件谷作为南京创新创业高地以及全国屈指可数的“千亿级软件产业基地”,是南京双创生态的的一个侧面写照和缩影。

此次《软件谷■创客记》系列策划,专访的项目涉及信息技术、传媒、大数据、智能硬件等多个领域,发展阶段也各不相同,通过讲述他们的故事,希望能或多或少,得以管窥南京创业群体的光荣与梦想。

2016年9月的一天夜晚,南京楚翘城内一家公司的所有员工都没有按时下班,他们围坐在一间小会议室内,周围静悄悄的,摄影机从每个人面前扫过,他们按捺激动,目光紧盯投屏上跳动的数字,“98、99、100!”

有人打开香槟欢呼、有人在尖叫,摄影机的画面也出现一阵晃动,有纪念意义的时刻被记录下来,人群中的邹扬却感觉异常平静。“原来媒体用户数到100万,也没什么。”他的下一个念头是,怎么才能到1000万?

从0到100万,果酱音乐用了一年半时间,但随后的一百万,仅花了3个月。“最初是盲打,用不同的方法去试,到第一个一百万之后,团队就找到了系统化方法。”他解释说。

到2018年2月,果酱用户数达到1000万。“这次没有庆祝,因为光有用户量没什么价值,还要看用户的付费能力和价值。”不同的用户量,不同的感受,也反映出团队一路走来的成长。

创业三年,果酱团队拿下了3轮融资,最近的A轮是由著名音乐人汪峰领投的1500万。据了解,团队正计划下一轮融资,希望与产业资本合作。

目前,果酱音乐核心业务分为媒体和互娱两部分,主要用户分布在微博、微信、QQ以及其他第三方渠道,总共拥有1800万用户。邹扬介绍,其中微信用户达800万,日活50多万。

借音乐自媒体切入行业

2015年8月,邹扬辞职之后创立果酱音乐,团队一行三人,建了一个网站,一天发布1-2篇音乐类原创文章,相较于目前每天发布20篇的数量少之又少,但在那时,用户数依然涨得很快。

团队创业初期

“当时有两档综艺节目比较火,一个是东方台的《中国之星》,一个是《我是歌手》。”邹扬表示,借助于音乐大环境的起势,加之市面上只有传统音乐杂志,缺乏音乐新媒体,果酱音乐用户数一下子从0涨到10万,团队的信心也随之增长。

4个月之后也就是2015年12月,果酱音乐获得天使轮200万。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邹扬迅速组建内容团队,将公司拉上轨道。完善线上媒体的同时,团队也开始尝试线下业务。

“做线上,用户再多也是看得见摸不着。”于是在之后一年半时间里,团队组织10多场大大小小的线下演出。邹扬回忆,在2016年年底“果酱星球”活动上,预计两千人的现场来了三千多人。演出最后工作人员上台谢幕,“站在聚光灯下,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虚荣心达到了顶峰。”

但满足虚荣心背后的代价也不小。邹扬透露,单这场演出第一年就亏损40万,第二年亏损70万。核心问题在于,其真正给用户带来的价值微乎其微。

“做演出需要专业人士,无论是场地器材、灯光舞美,还是文化报批,涉及环节非常多,相较而言更适合演艺公司去做,不适合我们。”

此外,团队原本还希望借助互联网优势,在签约艺人模式上进行改革,结果发现“规模化”非常不现实。“我是一个目标感极强的人。”尽管前期投入很多人力物力,在发现团队并不擅长线下业务时,邹扬果断决定放弃演出和签约艺人,重新调整方向。

转战粉丝经济

随着国内偶像产业的兴起,如《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综艺的火爆,果酱瞄准了粉丝经济。“我们团队的初心是要做连接年轻人和流行文化的桥梁,流行文化有很多品类,粉丝经济就是其中一种。”

2018年,果酱团队决定一手抓基于音乐跨界的文化传媒,一手抓基于粉丝经济的互动娱乐。邹扬坦言:“尽管知道要做互动娱乐,但具体怎么做,并不清楚。”

与汪峰合影

此前,果酱除了在2016年拿到数千万pre-A轮融资,其长期积累下来的品牌影响力又让团队在2017年获得了汪峰领投的1500万A轮融资。团队资金开始日渐充裕。

确定方向之后,团队进入试错阶段。比如隐藏歌手身份推出“更纯粹”、“更好听”的听歌APP,结果发现大部分人听歌还是冲着歌手去的;还尝试做音乐版的今日头条,却发现追星粉丝们并没有太多看资讯的需求。“连点击视频前的广告赚佣金也行不通,因为95后00后根本不会为了这点钱去看广告。”

经过差不多半年时间,果酱团队就已经实验了20多个想法。但在工程师出身的邹扬看来,“不到一百次根本就不算失败”

相反地,在他眼里,失败虽然会损失一些时间精力,但能收获更珍贵的经验,带来认知的增长。也正是借由这二十多次尝试,果酱团队抓住了产业本质的方法论。

“过去我们夸张了互联网的作用,但它本身不会创造新的用户需求,只能更快地去满足原来就存在的需求。”邹扬说道,“我们这三年最大的改变就是认清了这样一个现实。”

果酱在软件谷的办公场地

于是团队回过头来挖掘用户需求,发现在粉丝经济领域“认同感”是最大的情绪,用户最需要陪伴感、荣耀感、竞争感,甚至希望借此让生活变得更好。

找准需求,团队再来看能不能借力互联网。“打榜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邹扬解释,过去超级女声的时代没有互联网,粉丝通过短信打榜,后来转战微博,但微信、QQ一直没人做。

“这两个拥有中国互联网最大流量的载体天然就有社交裂变性质,非常适合我们所做的互娱业务来推出轻游戏或者轻工具。”今年6月,果酱推出一款叫做“果酱爱豆榜”的小程序,借助长期以来积累的资源和品牌优势,仅用3个月用户数就达到500万。

除了打榜,团队还围绕其他需求,逐步开发“明星来电”、“合拍视频”等轻应用,目前已有10多款产品正在开发中。“具备了抓住产业本质的方法论,就有了拨云见雾之感。”邹扬感慨道。

开拓新消费领域

“互联网创业,第一步是流量,第二步是用户,第三步则是变现。”邹扬表示,目前果酱发展定位三个关键词,分别是新媒体、新互娱、新消费,与前者有暗暗吻合之意。

“媒体最基础是满足资讯需求,其次是背后文化价值分析,再次是通过文化理念影响生活方式,最后就落在消费行为的改变。”果酱通过自成一体的新媒体方式,目前总共积累1800万用户。

据邹扬介绍,现下由综艺和艺人组成的IP是果酱服务的主要对象,其中属于“快速成长期”的IP占比90%,下一步,果酱希望加入“新人期”和“成熟期”,做全周期的音娱营销。

而在这个过程中,“新消费”便有了可能。比如联名综艺或者艺人推出潮牌,做联合营销,帮助用户满足从精神到物质上的需求。“不管是媒体的广告费,还是互娱的虚拟道具,再到新消费,我们最终都是要落实到商业化的本质中。”

果酱团队合影

邹扬表示,果酱音乐下一个目标是2021年申报IPO。“目前果酱战略和目标都已经非常清晰,最重要的是团队能力要跟上去。”据他透露,目前公司正准备新一轮融资,希望跟产业资本达成合作。

在不久前的公司三周年活动上,每人要说一句自己最大的改变是什么,邹扬说的是“我最大的改变是知道了自己要改变”。或许只有不断改变,才能撑得起创业这份事业。

【创客记】丨喔趣考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