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到底欠了你什么,做梦都让我难过

原标题:到底欠了你什么,做梦都让我难过

见一面就比上一面更喜欢

一分开就想念的撅嘴巴

这种要了命的喜欢

希望你也有一次

2018.12.15.

从某一天开始,你突然发现两件事情。你要面对生离死别,参加着婚礼葬礼,路过着站台与机场,焦灼于睡眠,徘徊于聚会,每次的相遇和分开都意味深长……日子无常而决绝,然而你还没有长大,这个时候,你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

抓住一个还能让你喜欢到按时说早安晚安亲亲抱抱举高高的人,轰轰烈烈的一场恋爱,不然,年纪再大一些就没机会了。

还年幼的时候,学着大人的样子谈恋爱,装懂事,装乖巧,装大度,以为那样很贤惠,结果还是落了个一拍两散。终于,在上了年纪的时候,开始撒娇、胡闹、上蹿下跳,结果男人对你倍加珍惜,你说,是女人有病还是男人有药?

哎呀,不管了,最近我身边好多想要谈恋爱的姑娘,谁有责任心想要为民除害,留言区见。

宋晴天准备用手机里最后一格电完成支付,但是手机之所以叫做智能手机,就是因为它有自己的思想,不是一直都要接受人类的支配的。所以,当宋晴天疾步走到收银台那里的时候,手机,关机了。

宋晴天试图借工作人员的手机登录微信扫码,未果,她说:那我打个电话总行吧?

工作人员掏出手机递给宋晴天,于是,电话就打到我这里了。

宋晴天说:收银台那小姑娘手机壳上写着八个大字:风流好色,贪财爱命。于是,我第一个就想到了你。

我一时语塞,毕竟就算那不是现在的我,那也是我的目标。她说:你来嘛,这有件衣服很配你的围巾。

“滚,有为了衣服配鞋的,有为了包配手表的,有为了发色配耳环的,谁为了配围巾专门去买一件衣服?”我猜,她一定是要我再从商场楼下陪她吃顿饭,最好再把她送回家。

于是,20分钟后在银座我见到了美美的宋晴天,还是被她的可爱惊艳到了,即便这样我还是保持着一副救世主的姿态,塞给她五千块钱:“4000买单,1000请我吃饭。”我不容反驳的说。

吃饱喝足,准备各自滚蛋。宋晴天嘟囔着:吃顿饭这么贵,这餐厅真坑。

我说:有关于食物,你可以怪他口味不行、色调不对、卖相难看,就是不要说他贵,因为你吃进你胃里的都是无价的,如果你觉得贵,那么他压根就不属于你。

她忿忿不平的却又支支吾吾了半天没说出话来,一屁股坐下来就哭。

宋晴天的生活里好多都是阴雨连绵,例如:她第一天上班时,领导没让她熟练业务,而是先安排她替自己接女儿放学,她买了奶茶,买了巧克力,买了小kt玩具盒想要花钱买个顺利,结果小家伙提出要求要去游乐园玩滑梯,她不敢擅自做主又不敢抗命不从,打电话问我去不去,我说当然不去,这要磕破点儿皮或者走丢了怎么负这个责任,领导让你接孩子,又没说接着之后陪她玩。

晚上领导下班回到家,领导的女儿在领导面前实实在在的告了宋晴天一状。第二天,她就被劝退了。

她一声也没吭,就灰溜溜的走了。

宋晴天可爱之处很多,比如她的上蹿下跳。聚会之类这样的事情,是不可以少了宋晴天的,全靠她调节气氛。但又胆子超级小,有多小呢,小到男朋友被抢走了她都不吭一声。

她的26岁生日恰好是双11,组织大家一起在静吧过。

屏幕上滚动着,“宋晴天,生日快乐啊。”数十个人里,没有几个清醒的。有个女孩,妆容精致、看样子不太到20岁,黑长的卷发,眼神飘移不定却满是挑衅,她点了一首歌,坐在吧椅上,一句句的唱着,我猛地发现她改了歌词。

“这一路走走停停,顺着阿姨老去的痕迹,迈上床榻的那一刻,从不曾犹豫……”她略微迷离的眼睛弯成一把镰刀,笔直看去,女孩目光尽头是宋晴天。宋晴天翻阅着手机喝着酒,似乎什么也听不见。

何必这么歹毒?宋晴天竟然也能忍下这口气,可能也只有她能忍得住。

彼时,宋晴天的男朋友冯永,斜着身子靠在柱子睡着了,他的白色衬衣上醒目地盛开着口红印,和唱歌的女孩唇色同款。

宋晴天放下酒瓶,穿过大厅,走进洗手间。

唱歌的女孩扬起笑脸,扯了扯衣领,放下话筒,走向冯永。

仿佛一场交接仪式,在所有在场的人的心领神会中,完成了新老更迭。

这他妈多让人愤怒!宋晴天又是一声不吭的退出了。

大屏幕上的祝福语依旧醒目,宋晴天走到电脑前。把生日祝福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敲了很长一段话,透过屏幕,我仿佛看到了她那颗无助却又撕心裂肺的心,正在滴着血,将临沂的初冬染成口红的颜色。

她说:“有你在的日子,我曾以为理所当然,终于以后不会再有了。”

她说:“你说卷发太妖,我就一直是直发;你说指甲要淡粉色才乖,我就一直涂自然色;你说娃娃领的衬衫显得清纯,我就一年四季娃娃领加上蝴蝶结;你说辣椒会让脸上起痘痘,我一个四川人硬是把辣椒酱换成了豆瓣酱;你说你不喜欢……我按照你喜欢的样子却被你日渐忽略,你换风格的时候连个招呼都不打。”

她说:“我好难过,却再也没有你抱着我。”

她说:“那么多人,你为什么偏偏跟我吃同一碗面”

字幕一行行的划过,沉默而悲伤,读到它的人却和故事毫无关系。

宋晴天你真是好胆小啊,她真的是胆小吗?到至深是成全,可惜看客不懂。

新华路有家面馆,每到中午饭点收银台处都会排起乱糟糟的队,坐在里面的女孩,再拿一副碗筷跟对面的恋人说:“一碗就够了,我们一起吃吧。”

宋晴天认识他的时候,正在乱糟糟的收银台前排队,排到她时,老板说只剩一碗了,而且没有虾了。宋晴天正庆幸自己运气不错,她身后的男孩羞涩的说:“你一个人也吃不掉,不如分我一半,我买单啊。”

宋晴天笑嘻嘻的说:行呐。不过买单就不必了。

宋晴天顺手拿起一副新的碗筷,把自己的面拨出一半,递给男孩:“给,你加辣椒吗?”

男孩笑嘻嘻的望着她说:“女孩子吃辣椒皮肤会起痘痘哦。”

过了那么久,在屏幕上,有一行字默默划过。

“那么多人,你为什么偏偏跟我吃同一碗面”“ 你说辣椒会让脸上起痘痘,我一个四川人硬是把辣椒酱换成了豆瓣酱……”

夜晚八点钟的银座门口,有两个女孩,身影被夜色拉的老长。往事中一张张面孔,时光映照不定,忽明忽暗,沿着微笑的纹路,滑下一棵棵滚烫的泪水,他们包裹着心脏,包裹着身体的每一寸皮肤,年复一年的低语,落地粉身碎骨。

我说:宋晴天,你改个名字吧。

宋晴天说:改成什么?雨天?还是雷雨?

我瞪着她:我是霏霏细雨,你看着办。

宋晴天说:我能怎么办?就叫晴天吧,挺好的。

我接茬附和她:挺好的,青春就是要烧个一干二净,跋山涉水,刀山火海,再活一个重生的自己。

宋晴天笑嘻嘻的说:对,祝我早日脱单,祝你家财万贯,忘记我还欠你五千块钱。

我说:哦,那个我忘不掉。

在一个小时前,她喝着果汁,满脸惆怅:“我好想再爱他一次,我不再那么听话了,我要做我自己,让他来爱我,他必须要爱我……”。

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这段话,还年幼的时候,学着大人的样子谈恋爱,装懂事,装乖巧,装大度,以为那样很贤惠,结果还是落了个一拍两散。

为什么在爱情里要乖?他又没跟你签合同。

往后的日子,我不想再听你的话了,好么?

如果没有时差就好了,我喜欢你的时候,你也恰好喜欢我,我听你的话,你喜欢我听你的话;我乖乖爱你,你自觉拿出时间陪我;我想念你的时候,你恰好拨通我的号码;我难过的时候,你恰好有个肩膀可以借给我;春天的落叶要怎样铭刻收藏?时间的距离要怎么横跨?

那时候,应该多抱抱你的;

那时候,应该多抱抱你的;

那时候,应该多抱抱你的;

同样的一句话我一个字一个字的打了三遍,并不是复制了两遍。因为我也真的好想抱抱你啊。到底欠了你什么,连做梦都要让我哭出声音来。

只是山高水长,天南海北,如果再见面,请先说你好。

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