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一起动”年终论坛:2018马拉松“红”与“黑”

原标题:“一起动”年终论坛:2018马拉松“红”与“黑”

编辑丨大个

图片丨程程

由搜狐跑步主办的“一起动”系列课堂沙龙迎来特别节目,本次邀请到新丝路集团创始人、名誉董事长李小白;《汽车杂志总编辑》、国内知名跑团“跑跑团”负责人董宝青;六星跑者、铁三KONA选手知名跑者张羽;以及邀请来自优极体育的联合创始人曲怀担任本次沙龙的特约主持人做客,一起回顾马拉松的2018,共同探讨2018马拉松的“红”与“黑”。

(自左到右分别为曲怀、董宝青、李小白、张羽)

董宝清:我第一次参加大满贯赛事是2014年的柏林马拉松,当时比赛中就创造了2:02:57的世界纪录。四年之后2018年基普乔格又一次在柏林创造纪录,柏林是名副其实的世界最快速赛道。我觉得马拉松一大特色就是可以和世界冠军同场竞技,2014年我冲过终点时,知道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非常兴奋、惊喜,今年本来已经报名参加,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参加,很遗憾。

但今年基普乔格2:01:39的成绩给我们最大的冲击是这条最快赛道到底最快能达到多少?相信赛前大家都希望破二,但虽然为能达到,但毕竟打破了尘封四年的世界纪录。我认为世界纪录的提升与马拉松的发展是相互促进的,如果这四年没有马拉松的蓬勃发展,世界纪录也不会有提高,我对马拉松纪录持乐观态度。像今年的柏林马拉松破纪录,比赛在国内观看人数达到新高,首次能和篮球、足球等传统项目媲美,一改以往沉闷的气氛,记得当天朋友圈被刷屏,所以这次破纪录对我国马拉松的发展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很有意义。

李小白:柏林马拉松我参加了三次,的确是 “最快赛道”,但今年正好和北马同一天,赛前一个月还在犹豫,最后选择了北马,又一次与世界纪录擦肩而过。因为人类不断超越自己,相信破二应该是可以实现的,但我比较关注的是,马拉松没有世界纪录,只有最好成绩,但如果有一天在相对固定的赛道中设置世界纪录,对我来非常期待,很有激励意义。

张羽:六大中伦敦和柏林的确比较好跑,我了解到今年柏林马拉松赛前,基普乔格本没有破二的计划,但30公里后开始提速准备破二。不过今年柏林气温比较高,而且35公里有一处补给的水他没有拿到,对他的成绩都有一定的影响。现在随着科技的发展和装备的提升,都对成绩提升很有帮助,相信近几年应该会有更多人冲击破二,马拉松比赛的整体成绩都会有显著提高。

(新丝路集团创始人、名誉董事长李小白)

董宝清:这方面我感受很深,经历过很多次日本人给我加油。可能是因为日本人运动开展得比较广泛、形成普遍印象。日本人比较能跑,事实的确如此,在日本无论年龄参加长跑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而国内很多人还是不理解,单纯注重名次,不同于国外普遍的高度认可度,我国的社会观念有待转变,才能得到真正的提高。

今年北马跑进3小时有700多名,广马业余选手夺得2:18的好成绩,我国业余的选手进步越来越快,相比专业选手国内夺冠,业余选手跑进220的触动更大。

李小白:我国的确和日本有较大差距,但我相信中国一定会成功,因为我们的分母很大,待经济发展达到一定水平,思想意识提高,国人由下自上拥有了健康意识,就一定能成功。

日本的马拉松我参加过北海道、东京、大阪、京都等,发现我们的差距还是在意识方面,国内完赛的马拉松选手很多小候很少参加运动,更多参赛者是无知者无畏。现阶段的确差距很大,希望今后我国能拥有马拉松培养体系,实现超越,相信中国一定能做到,通过马拉松这项开放运动,让世界人了解中国故事,每位跑者都是中国故事的一员,宣传自己,带动国民意识提升。

如果有一天我国选手都能将跑步当做一种生活方式,融入生命的一部分,而不是追逐名利和名次,我国马拉松赛事将得到很大发展。随着参加比赛的增多,我逐渐感受到马拉松真的可以浓缩生命,只有经历的人才能懂得马拉松的真谛。

现阶段国内业余选手已实现跨越式飞跃,上马我的成绩在年龄组排名13。但北马虽然创造PB,在年龄组内只排到35,我国的运动人口基数很大,相信日后一定能成功打破纪录。

张羽:我个人觉得日本选手对待比赛中更认真,赛道上很多选手会倾尽全力。其实大众水平和日本差距不大,主要是顶尖水平的差距,因为前几年我国跑步并不流行,我国专业选手的基数较小,所以我认为我国达到世界水平只是时间问题。

(《汽车杂志总编辑》、国内知名跑团“跑跑团”负责人董宝青)

董宝清:2014年我第一参加柏林马拉松时,我国只有30人左右参加,但2017年的时候已达2000多人,是第一次的几十倍,这与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不无关系。2013年,我的第一场国外赛事是墨尔本马拉松,当时领参赛包时,亚洲只有日本人有单独的领取通道,但像今年的首尔马拉松等赛事已有中国自己的领取通道,说明我们越来越多的跑者走出国门参加比赛,参与到全世界都参加的活动,不同于中国人传统的购物活动,对我国形象的提升很有益处。

我认为日后的主要趋势是去国外参加一些小众赛事,今年我在牙买加参加的一个小众赛事,很多人日本人表示以前很少看到中国身影,现在随着出国参赛人数的增加,中国跑者越来越多选择小众赛事。

在国内外赛事的不同方面上,我觉得这是赛事主办方观念的不同,国内的观念是管理赛事,而国外是服务赛事,希望参赛者拥有更好的体验。

李小白:2016年我就完成了六大满贯,时间较早。这几年反思中发现,参与世界范围的这类活动把中国的精神面貌带出国门是最重要的,所以我觉得抱着体验的态度参赛会收获更多,如果以荣誉为目的参赛,就改变了跑马的初心。我参加了很多知名城市的马拉松如:莫斯科、巴黎、大阪等马拉松都非常好,但可能因为宣传问题,国内的知名度不是很高。

2016年完赛柏林马拉松后宝爷带我参加了斯洛伐克的一场马拉松,是欧洲最古老的马拉松赛事,达到当天是10.2正处国庆,当地华人第一次看到参加全程的选手,比赛当天看到华人在挂中国国旗,让我很感动,马拉松也激发了当地华人的爱国热情。我觉得中国在跑向世界的过程中,通过真实的面对面交流,让更多人认识了解中国人。每次出国参赛我喜欢带国旗,在终点展示,因为2015年第一次出国参赛,很多人都觉得我是日本或者中国台湾人,之后一直有意识的带着国旗,虽然很多人觉得我拿国旗会影响成绩,但参赛的最初目的是净化心灵、提升健康水平,同时最重要的是通过交流、开阔视野,学习国外的赛事经验。

其实和国外相比,因为我们投入得较多,赛事补给、装备等某种意义上已经超过国外,主要差距是在观念方面,如果赛事主办方举办赛事是为了提升国民健康水平,成为城市的节日,那么后续的问题就迎刃而解,观众、跑者都会对规则有深入的理解,进而高度自律,如国外很多知名赛事都不会限行,可持续性较强。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思想意识的问题。

张羽:其实我觉得近几年,国内赛事补给、赛道设计等方面和国外差距并不大,主要差距在赛道气氛方面,国外运动的基础比较好,赛道边加油的人很多都可以完成马拉松,他们能够感同身受到选手的需求。

(六星跑者、铁三KONA选手知名跑者张羽)

董宝清:我认为披国旗跑应是发自内心的行为,而不是流于形式。体育赛事本是一种超越所有价值观的平台,不应该有任何主观倾向,我记得自己第一次参加柏林马拉松,赛前一百多种语言广播,让人有很强的归属感。爱国情感的流露应该是内心情感的流露,而硬塞国旗是一种表演形式,应该分清彼此的分界。

李小白:对于替跑问题,我认为跑步应该是秉持初心,完成比赛。对于关门前还坚持完赛的选手我非常敬佩,尊重赛道。同时大家也应该对自己诚信,不要欺骗自己。

对于递国旗事情,记得当时我披国旗比赛也是偶然机会,但此后披国旗比赛让观众认识,提高辨识度,让我很开心,激励我完赛。国外很多观众拿着国旗为跑者加油,而我在思考我国是否存在爱国教育缺失,流于形式。但如果“作秀”能带动身边人参与比赛,是很有价值的,所以我觉得两种形式的最大区别在于是否发自内心,是否对国家有高度认同感。

(特约主持人:优极体育联合创始人曲怀)

【版权声明】本文系搜狐体育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搜索公众号 paobusaonian 了解更多跑步资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