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线、面,音乐的交响——靳春岱的绘画艺术

原标题:点、线、面,音乐的交响——靳春岱的绘画艺术

——文/劳高(著名艺术家)

靳春岱画里,或明或暗,或隐或显,传递着与线性相关的节奏和韵律。这与其生命中的精神情志密不可分,是一种根性的存在。

线是人的精神,生理的综合。也是生命内部直接的力量。中国原始彩陶、岩画、壁画以及近代发现的西班牙《阿尔塔米拉石窟壁画》,法国的《拉斯科洞窟壁画》都是线性绘画。东西方文化转向后,西方绘画的线逐渐减弱,代之于明暗和色彩,走向三维的写实绘画。而中国绘画则跳过块面,以线造型。线不仅成为中国绘画表现形式的根本语言,同时也带动了造型意识中“不滞于物”传神写意以及中国绘画审美之下的写实绘画。历史进程中,每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形态都不是一成不变的,会随着时代发展,推陈出新,形成新的具有时代精神的文化表现。例如十九世纪西方绘画,科学解放了宗教对于人性的束缚。于是乎,在这个被里尔克称之为“上帝沉睡的时候人们是有福的”时代,西方画家开始大胆表现富有个体生命自觉的绘画。梵高、毕加索、马蒂斯、蒙德里安、康定斯基、莱热、克利等不一枚举。引人注目的是,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借助了线的表现。由此说来,绘画中的线不仅可以直接和心灵获得沟通和共鸣,传递内心情愫,同时也是体现精神最为根本的质素。

靳春岱画里的线具有强烈的主观性。造型不简单依附于物理的自然,而是循着心灵意象自由行走,间或进入集体无意识的书写。他笔下的线随光影的色彩、空间的块面交相互动,如影随行,旋转波动的线既传递内心波涛汹涌的激情,同时又点提画面、拉动画面的节奏。行走的线或轻或重、或急或缓,气脉合一、节奏鲜明,最终形成“在与不在,似与不似”的意象韵意。

靳春岱画里的线既不同于中国绘画讲求的用毛笔所形成的线的意识,也不同于西方绘画认为线是面的压缩,用线表达的空间造型。但与二者又蕴涵千丝万缕联系。靳春岱自幼学习国画,临习书法,中国绘画的用线有着磨之不去的记忆。学习油画后,阅读了大量西方绘画作品,其中,梵高画中热性波动线条,对他有过深刻影响。不仅于此,他还研究了西方现代主义各大师作品。康定斯基的点、线、面理论尤其令他痴迷。例如:线是从点里诞生出来的。是从点的静态里获得的可伸向四面八方的情感张力。一幅画,点、线、面各具属性,体现着各自的情感质性,同时又相互连接,形成具有亲缘的关联等等。

除了后天学习,本质而言,靳春岱对于线的表现还是内生的,可谓发乎于生命的自觉。从他留存的千余幅写生作品看出,早期作品是通过学校学习,获得的通过体积观察的空间形态。随着写生量加大,笔法愈加熟练,表现开始自由,抽象的线条跃然画面。直、曲、圆、方,旋转缭绕或奔腾激越的线条似乎释放着这样一个信息,面对家乡山川,激情犹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纵横豪迈的情感投射于画面,又形成呼之欲出,犹如山洪爆发的线条流动。当然,形成靳春岱的线性意识应该还有一个原因,即先天禀赋中对于音乐的热爱。音乐是时间的艺术,绘画是空间艺术,线性的绘画更靠近时间浸入绘画的表现。西方现代绘画中,诸多画家曾试图将音乐融入绘画,高更曾言:“颜色里有音乐,我不但用颜色画画,还用颜色制造内心音乐的感受,和谐的色彩和音乐是一样的”。蒙德里安亦曾面对波光粼粼的大海,用短促的横线、竖线表现光波,力求让音乐进入线性的节奏。康定斯基更是运用抽象的线拉动画面的音乐体验。歌德曾言:“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建筑造型中的点、线、面正好对应了音乐节奏。西方绘画本身含有建筑特性。不谋而合的是中国绘画也认为气韵流动,即呈线性,韵就是有韵味,有音乐,诗歌的韵味也是线性。靳春岱喜欢音乐。曾感言,爱音乐胜过绘画。他家里藏有三大本手抄歌本,是他早年抄写的,日积月累,如今歌本拇指样厚,字迹清隽工整,经年流转,纸质虽已褪去昔日新鲜,却保藏生命温度。靳春岱还自学美声,如今年逾 60,依然周末拜师,谦逊学艺,几十年下来,风雨不辍。所以说,靳春岱画里浸含着音乐,音乐通过身体传导,运化,化为精神养分,转换于画面,即是潜在的“音乐视觉”。

靳春岱的绘画具有一种感性张力。他力图通过个体对于外物的审美认知,获得内生的视觉表现和冲击。画面的本质是温暖的,情致是愉悦的。可以看出,他试图借助二维的平面,通过点、线、面加之色彩的幻动,展现本体感知之下,无限的空间联想。线条、色彩在他笔下穿凿导引,形成独立图式。既可传达精神的空间指向,亦可展现通过肌理物化了的,显现内涵和外延的审美趣向。在他热感的波浪翻涌的线性里似乎突出传递一个信号。即“我在场”。我在、此在、存在。海德格尔的哲学,“此在“即是一种意义。在无限的空寂世界里,难道有比此在更有意义的存在吗。虽然有庄子的”“是”与“非”之后的“无”。但于当下的我们,此在的靳春岱毕竟让我们获得了精神的意会和审美的驿动,体验到某种有意义联想和冲动。获得从个体宇宙观望另一个宇宙获得的兴奋和欲望生发的企图,并形成多维的空间感应。

言而概之,靳春岱的绘画,有三个特点值得关注。其一,受西方现代主义绘画影响,形成色、线、光影、体积三结合的构成表现。二、作为中国人,情感、文化审美本质是东方性。三、对线性具有独立的认知和体验,其中包括个体生命中对于音乐强烈的感受,三者合一,形成其风格特性。他的绘画路径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段落。第一段落,在甘肃两当县担任中学美术老师,利用上课时间,带领学生进入学校附近的山峦沟壑,村庄麦田进行写生创作。一节课 45 分钟,他能迅速完成一幅作品。日积月累,练就了快速取景、笔触豪放自如的写生速度。速度也是一种美,绘画的速度不仅体现绘者扎实的基本功,也能展现毫无羁绊的真实的情感表达能力。写生作品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受学校教学影响下扎实的写实路子,笔触沉稳、厚实。另一类是借助线性形成的意象表现。即:山川沟壑,草木葱茏的自然在急速旋转的线条组织之下,形成空灵而有韵致的视界,仿若灵魂和上苍有了沟通。第二个段落。1994 年,创作视野转入“敦煌表现主义”绘画。敦煌,这座东方艺术宝窟屹立于世界文化之巅。文化、艺术有其无可估量的价值。由于敦煌坐落于甘肃沙漠绿洲地带,气候干燥。洞窟壁画、文物保存良好,被称之为当下的“活性博物馆”。靳春岱对敦煌给予了无限的热情和憧憬,同时对于遗存壁画充满敬意,他购买了各类相关敦煌的书籍、画册,悉心临摹,研究飞天、壁画藻井图式。根据自己的感受,创作了一系列具有敦煌韵味的“青绿山水”。第三阶段。应该是靳春岱无论是风景写生、还是“敦煌表现”进入一个成熟时段。2014 年,靳春岱画风一转,“敦煌表现”由原来的“青绿山水”转入“人景结合”的意象化表现。创作体验也由单纯的图式架构转换为思想的空间呈现,创作内容从敦煌到希腊,从东方到西方,从历史时空辐射于当下。由于思想解放,画面变的开畅,笔触带动下的点、线、面随着内容迁延变得富有节奏,色彩沉稳又富丽,灵动怡然。

每个艺术家在奔赴自己的艺术旅程及至抵达生命彼岸时,莫不遵循一个规律,即对人性、社会敏锐的洞察和思考后所进行的艰苦卓绝的努力和奋斗,最终通过作品真实地阐述出来。我以为,靳春岱已经启动了自己的艺术风帆,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艺术方向,正在踏步于行进路上。在点、线、面的视觉交响中,勤恳探索,正在逐渐靠近获得抵达心灵渴盼的艺术彼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