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天一案”重判耽美文作者 存在无法忽视的缺陷

原标题:“天一案”重判耽美文作者 存在无法忽视的缺陷

文 | 杜虎

不久前,制作耽美文学作品《攻占》的作者刘某某(网名狗娃子天一)、设计师等人,以“制作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被判最高十年半的重刑。12月17日,该案在安徽芜湖二审审结,但未当庭宣判。审判长称,该案证据还有待进一步核实。

(“天一案”二审现场)

从现有信息判断,一审量刑依据存在缺陷,期待二审改判轻判并非一厢情愿。

这个案件的影响主要流传在关注耽美文学的群体中,他们多是些习惯网络文学的新生代青年,在网上活跃,但话语权有限。而受制于对耽美文学的陌生和隔阂,社会对此案的兴趣不算强烈,以致于案件本身的问题未能得到充分报道和讨论。

在一审判决的时候,本案的法律问题基本上都袒露出来,主要有两种意见:一是认为尊重现有量刑依据,即使它们是20年前制订的,法官按照成文法判决没有错。二是陈旧的法律条文不适应现有环境,拘泥地执行,是无法体现真正的公平公正。

显然,这两种相反的意见体现了法律思维与社会思想的矛盾。但随着二审一些信息的流传,包括当事人陈述,一个更加清晰的判断是:这件案子不只是“要不要依据旧法量刑”的问题,而是关键证据——所谓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罪的销售数量、获利金额——存在无法忽视的缺陷。

一审认定当事人出售了7000册,但实际上没有实际证据,之前也有说是3000册。之所以有7000这个数字,是因为当事人被告知,只要坦白什么问题都没有,所以她就说“大概是吧”。而公安根据网上购买数据,认定是4876本,这就推翻了“情节严重”的一审认定。

(“天一案”涉案小说 图片来源:网络)

另外,一审重判的依据是销售额,认为是15万元获利,但是没有排除成本,这也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漏洞。仅凭上述两条,该案的重判恐怕就丧失了根据。想必这也是二审审判长“证据有待核实”说法的依据。可见本案量刑是不是依照旧法,并不是问题的关键。

可以质疑一审量刑依据的不止这些,还包括程序上的系列问题。包括但不限于:鉴定《攻占》为淫秽物品的鉴定书没有鉴定资格,它的落款时间早于作者被拘禁时间,没有委托手续,鉴定材料来历不明,不合取证程序等。

建立在上述量刑缺陷的条件下,可以得出“天一案”的重判是存有疑虑的。所以,在讨论和评价这个案子时,真正的焦点是关注它的程序是否合法、证据是否确凿。如果仅仅纠结于量刑依据是不是20年前的法规,很容易被“依法判决”这一理由所欺骗。

既然现在已经有了二审庭审,那就应该将此案当作法律问题来认真看待,因为能够说服二审法官的只能是法律。法官确实没有办法、也没有理由超越法律条文来做事。至于耽美文学属不属于“淫秽”,“成年人有没有看淫秽小说的权利”,可以争议,但属于另外的话题。

一审的问题并不局限于“天一”身上,还包括那个在5年间给她设计封面的年轻兼职设计师,因为获得3100元报酬被判了4年实刑。即使撇开本案在量刑证据上的问题,一个协助的设计师,真的是一个非要如此重判的重刑犯吗?二审时本案引发强烈不满,也与设计师的命运息息相关。

(“天一案”中设计封面的年轻设计师的自白 图片来源:微博)

最后,只希望那些抱持法条来看待“天一案”的人,能真正去看看重刑判决的量刑依据,有些部分是那么脆弱、潦草、甚至是虚假,与真正的司法正义背道而驰。我们之所以为“天一案”涉及的人抱不平,也是因为想看到判决真的尊重法律,而不仅仅是因为对网络文学的情感认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