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明那么傲娇的一个人,被什么逼成这副怂样???

原标题:你明明那么傲娇的一个人,被什么逼成这副怂样???

之前看过一篇文章,讲现在年轻人怎么越来越怂了?似乎是这样,好不容易等到长大承认,却发现自己不经意间变得没以前那么骄傲了。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成长就是渐渐把周围的声音调整静音的过程。So,成长的过程,真的就是变怂的过程吗?对不起,我想说,是这样的,至少,我们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找到一部电影,《超脱》。电影很压抑,却也很符合当下大多数年轻人的心境。

中年教师亨利去一所中学代课,这所中学集齐市里所有成绩最差、品行最坏、最没希望的学生。他们无一例外打架斗殴、说脏话、穿着金属、镂空朋克衣服。成绩从来没有从F(最差等级)改变过,最擅长的是辱骂老师。

好多老师在学校都濒临情绪崩溃,年长一点的老师甚至需要靠药物维持教学。孩子们救不起来,不是因为老师无能,学生无能,而是学生数量太庞大了,老师爱莫能助。整部片子沉浸在极端沉郁的氛围里。主人公亨利为人正直,小心翼翼地活着,小心翼翼守护他内心那块尚未崩坏的地方。他身材瘦削,没有什么大庭广众下发表演说的英雄气概。

作为代课教师,他也没有能力改变那些糟学生一塌糊涂的命运。亨利很坦诚,他说,我做完我代课教师的任务就行了。他只想每天平安度过每堂课,课上没有人捣蛋、没有人破坏课堂秩序。至于学生成绩能不能提高,品行会不会变好。他说他没本事做。对,大胆承认自己能力有限,就是不怂。他对人生已经看得很通透。在路灯昏暗、空无一人的小镇街头走着,他像哲学家一样思考。

他说:我很年轻,但已老去;我被买来又被卖掉,反反复复。我难以面对,我已不在。我就像你一样。他是唯一不怂的人,他也是唯一过得很糟糕的人。代课期间,亨利身边发生了一些事。他被班上一个自卑的胖女孩当成她生命中的救世主,仅凭亨利几句戳心话,女孩儿不可遏制地爱上了老师。她为他精心制作了一张画像。

第二件事,在街头救了一个自暴自弃的流浪女孩。他带她回家,把沙发让给她睡,给她吃维生素和阿司匹林,带她去医院抽血化验,甚至把心事说给女孩听。

这些事,看上去都是小事,却是两个女孩生命中最重要的小事。精神能量有时候远大于物质力量。可就因为女同事一句话,亨利怂了。“你觉得和女孩单独共处一室,这很正常吗?”亨利彻底粉碎了自己最初的意愿——他认为对的、正义的东西。他彻底否定自己,而去迎合大多数人认为对的东西。怂,真是一件漂亮的外衣,掩藏内心的慌乱与不堪,即便那份自以为是的慌乱与不堪真的真的很崇高......只是缺少一份勇气,只是被懦弱变了质。胖女孩最后以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同学嘲笑她胖。父亲否定她从小就喜欢的摄影艺术。母亲则希望她能考上名校。她还没有成年,就活得非常辛苦了。她有很好听的名字,梅瑞达斯

流浪女孩被亨利一通电话让福利机构人员带走。走的时候,女孩哭得肝肠寸断,她恳求亨利不要赶自己走。

(截图来自豆瓣)

她已经把亨利当成了家人。生命中好不容易降临的温暖就这样顷刻之间消失了。像卖火柴的小女孩手中那根燃起的火柴,慢慢熄灭。有很多人,在他们变怂之前就已经崩溃了。也许我们那样不叫怂,我们那是在保护自己。用一种不那么张扬锋芒的方式,保护自己免受伤害。怂就是不让别人注意到自己,就是妥协,避免一切可能发生的冲突,让那些思维、语言的刀光剑影从自己身旁巧妙擦过去。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事情因为怂,遂了愿,也丢失了它本真的面貌。怂,让团队变得一团和气。谁也不敢得罪谁。团队没有了争论,没有思维火花的碰撞。只剩下唯唯诺诺和竭尽全力赢来的所谓的“岁月静好”、“世界和平”。

怂,让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因为世俗眼光不敢走到一起。彼此理解又怎样,动了情又怎样。只是不愿被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不想走在路上被怪异眼光扫视,不敢面对流言蜚语下的彼此。于是人走茶凉。爱情也不过如此,脆弱得就像它从未出现过。

还没步入职场的年轻人对职场满怀期待,就算听惯了过来人一遍遍的经验之谈,还不如自己亲身体验一遍。于是,大多数年轻人在进入职场后大抵都会像《超脱》主人公亨利一样,在跟社会这座庞大机器的磨合过程中,渐渐怀疑自己的信仰,为了保护自己的坚持,开始:变怂。变怂就是再也不敢直言真实想法。“我觉得这个方案有问题,但我看到群里大家都拍手叫好,那可能是我的判断出了问题,我去反思。”结果往往是,大家拍手叫好的东西最后效果不尽如人意,不敢提出来的那个想法却恰好有机会达到最好效果。“我怂得只想抽死自己。”然后说完这句话,继续怂着。

变怂就是说话开始阴阳怪气。工作中有大量工作要在沟通中进行,跟领导沟通,跟甲方沟通,职位不高级的一方便成了舔狗。舔狗们最擅长包装语言,用高频叠词夸张卖萌,恨不得每张表情包都长着星星眼blingbling散发可爱之光,以博得喜爱,保全自己。舔狗怂的最高境界,就是把“舔”的痕迹化为无形,明明在舔而感觉不出舔。

变怂就是挥刀自宫。作图软件里有一种滤镜叫做“虚化”,让高分辨率的清晰图变得模凌两可,笼罩上一层朦胧色彩。现实中的“虚化”,是在职场劝自己别计较那么多,做个模凌两可的老好人,谁都不得罪。你早已不是《皇帝新衣》里的小男孩了,就算看到皇帝赤身裸体,也不能大声指正出来。于是你说服自己:皇帝不穿衣服难道不是一种时尚吗,将来肯定能变成全城流行趋势。

有人说,《蒙娜丽莎的微笑》带来虚化朦胧的美感,带来无穷想象的美感。是的,当然。虚伪本身是一件很美的事。颜如晶在《奇葩说》决赛中就曾经从“真、善、美”的角度论证“虚伪是件好事”。虚伪的过程充满美感,虚伪的结果不一定美。人类文明的进步在不断克服各种矛盾中推动。王朝有奸佞臣子在旁,甜言蜜语不断;君王听不进逆耳忠言,觉得佞臣说得都对。佞臣为了保全自己,说出那些好听话,不一定就能造福百姓,造福国家。可君主就是觉得对啊,别人有什么办法。于是王朝就会在惨烈暴动中覆灭。古今中外,无一例外。

我们都在成长,可我们不希望成长的结果,是我们最终都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对于变怂这件事,我们大多数人或许都无能为力。论求生欲,都强不过我们自己。那么就在变怂的同时,告诉自己别那么怂吧。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