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逆境中脱颖而出的油画艺术家——浅谈靳春岱其人其画

原标题:在逆境中脱颖而出的油画艺术家——浅谈靳春岱其人其画

文/刘高潮(2009)

欣闻两当一中的美术教师靳春岱出了一本油画集,就急于想看到作品。不料下乡时他带着作品专程来看我。当细阅作品,细谈创作经历后,真是感慨万千,油然生出满腔的敬佩。

春岱老师是我在两当工作时结识的一位老朋友。出于对教育的热衷和对书画的偏爱,我一到两当就认识了这位小有名气的美术教师。那时只知道他的专业课授得很出色,每年一中的美术考生考中的不少。好奇之下,就拜访过学校的素描画室和师生的作品展。不看则已,一看就对这位美术教师有了新的认识,感情一下子贴近。随即对该校的美术专业也开始器重,让教育部门予以支持。后来,拜访了春岱老师的住宅和画室,有幸看到他创作的大量油画和写生,也了解到他坎坷的经历,为他的艰辛和执着所感动。

春岱老师出生在两当大山深处偏僻的兴化乡。小时家境贫寒,小学读得很艰难。上高中时,要不是受到一位热心的外地教师的帮助,也许早就辍学了。一九七四年高中毕业后,他先是当每月十块钱的代课教师,后当每月二十块钱的民办教师。于一九八○年经过考试转为正式教师。由于对绘画的偏爱和执着,在当时的山区学校美术任教中崭露头角。一九八八年被选送到天水师专美术系进修,同年考入西北师大成人美术教育专业,一九九○年毕业后作为骨干教师被分到一中任教。从一个山区的代课教师,奋斗到一个科班出身的一中美术教师,对一位贫寒的农家子弟来说是多么的不易,这其中的艰难和辛酸是常人难以想像的。他本人在自叙文章《我从原始的阡陌中走来》(发表于《陇南文学》2007年第二期)中叙述了这段艰辛的经历,读后更多地了解到他的曲折和逆境。

春岱老师虽说在美术教学上进步很快,成绩骄人,但在油画的探索中,却很曲折和艰难,首先是环境的偏僻对油画这个西洋画种大家难以普遍认可和接受。有不少人认为他是独出心裁,崇洋媚外,舍近求远很难成就。偏僻的县城少有这方面的名师,更少有这方面的知音。其次是油画的成本比较高,拜访名师和互动交流的成本则更高,这对上有老、下有小的春岱教师来说,经济的制约因素非常大。三是繁重的教学任务很难保证他探索与研究油画的时间。但是,这些困难都没有削弱他的执着和意志,他在干好美术教学工作的同时,以惊人的毅力潜心钻研油画的技巧,即使在异常艰难的条件下,仍然保持着坦然的心态,孤独地沉浸在油画的斗室里,与寂寞相伴,与苦闷抗挣。他面壁十年,苦中作乐,尽情地用笔触挥洒大自然的色彩,忘我地感受涂抹油彩的艺术人生。在后来和他的多次接触中,他视我为知己,不时对我诉说他的苦闷和彷徨。但他更多的是坚毅和自信。有一次他曾坦诚地说:我从偏僻的小山村走出来,那里的山岚云雾,小溪人家,在我的记忆中难以消逝。而小时候的种种磨难,却给了我最珍贵的馈赠,也是我灵感永不消竭的创作源泉。是的,正是这种种磨难,磨炼了这位西北汉子的坚强和刚毅,使这位西北汉子对油画那么执着,使他终于有了这本精美的油画集子。

记得那是2001年夏季,他大胆提出要在陇南举办首次个人油画展。我望着他刚毅的眼神点了点头,随即安排有关部门予以协助。他精心筹集作品,积极与市局有关人士联系,在大家的多方关照下,终于赶秋季成功举办了这次个人油画展,获得了很大成功。接着又在陕西宝鸡市举办了个人油画展,同样产生很大的影响,并且结识了不少名家和道友,为以后的创作交流开拓了新的空间。自此,春岱老师一发而不可收,2002年油画《那个年代》入选甘肃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六十周年作品展;2005年在上海自然风画城参加“十六人油画联展”,展出油画作品17幅,同年9月获徐悲鸿先生诞辰110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油画银奖,10月油画《新潮村》入选建国56周年甘肃美术作品展;2006年《中国书画报》、《中国美术家报》刊登油画13幅及艺术简历,油画《白马藏情》组画之五入选《西望敦煌——甘肃美术作品晋京展》,并入选同名美术作品集;2009年油画《不归的等待》入选庆祝建国60周年甘肃美术作品展。这些骄人的成果,饱含了春岱老师多少执着的追求和艰辛的探索,凝结了他的多少心血和汗水。作为老朋友,我们无不为之欣喜。

尽管我对油画作品不是那么内行,对作者的许多艺术技巧很难读懂和看透,但从许多构图和色彩中,我深深感到作品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色彩朴实而不炫耀,景物平凡而令人感动。作者从写实的风格入手,有意吸纳了抽象因素,融现实景物的构图与主观意象的色彩于一炉,有意摆脱了客观事物的束缚,注重写感受、写印象、写情绪的意象创造。他的作品具有很强的个人感受,让人感到他似乎在与他熟悉的景物对话,似乎用心灵感受他所熟悉的一切,似乎在追忆他对这些景物的切身感受。正是通过这些对话和感受,作者的情感才得以流露,意象才得以释放,心灵才得以安抚。他的作品的内涵是乡土的,表达的形式却是现代的。因此,作品中凝聚着鲜明的个性,大气而豪放,独具艺术匠心。

春岱正值中年,在艺术人生中还有很大的潜力和希望。我为他取得的成绩由衷高兴,也为他的未来默默祝福。我相信,他一定会凭借过去的种种磨难和实力,凭借他对油画的执着和追求,在艺术道路上有更大的建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