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观自照——靳春岱的飞天意象主题油画

原标题:坐观自照——靳春岱的飞天意象主题油画

文/赵树林(艺术评论家)

初春,应著名艺术家原国雷的邀请去他的工作室做客,结识了一位来自西北甘肃两当县,现今客居在宋庄画家村极具奇人、奇相特质的艺术家靳春岱。

京北的春雪,沐浴着春风。在靳春岱工作室,他自述了他的成长经历:幼年时的凄惨遭遇、少年时的孤独无望、青年时的艰难困苦、中年时的沉重负担。在老家,中学教师的工作现实与从小就立志成为职业艺术家的梦想对立,游离于体制内和体制外自由艺术家的身份定位压迫,一路走来充满了心酸与泪水。即使这样,他一刻也没有放弃过对艺术的追求。内心的痛苦困扰、绝望迷茫、筋骨劳累、饥饿贫穷、做事不顺利,使其内心不断强大,从而激发出了他潜在的才能。那份源于生命中最初的初心,还有那与生俱来西北汉子的坚韧不拔、真诚善良使我们在深谈中产生了共鸣,让我心潮澎湃。在形而下层面上感悟到了其人生中的磨难、心志的磨砺是其红尘历练中最弥足珍贵的财富。他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可谓在艺术家靳春岱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也验证了正心、意诚、致知、格物的四个人生境界。

我尝试用个人的理解所阐释的文字,试图搭建艺术家与观者的心意、感触,还原或者在形而上走进他的内心世界的桥梁。让来自不同的家庭、文化教育背景、生活经历等参照系不同的每一位观者持续打开、丰富并圆满诸位的视界、视角、视觉经验。

观其绘画作品:艺术是他渴求沟通表达他所认知的社会文化现象、社会自我意识、理解世界本质、外在表现的方式。他创作的绘画作品题材十分丰富,其中既有反映中华民族信奉的儒、释、道题材,也有世俗社会众生相的写照,以及来源于其个人的精神领域思考、探索、臆想和梦境。深灰和鲜艳的油画色彩构成与宛如中国山水一般的淡远背景结合在一起,给人留下无限遐想的空间,使观者可以进行不同的阐释。这种像现实生活一样复杂丰富,让人一言难尽的感觉,恰是最伟大的文艺作品应该特有的品质。其表现技法是多种多样的,其中包括白描、工笔重彩、水墨写意、书法、音乐符号、油画、综合材料及沥粉贴金等;其艺术表现形式线条流畅而多变,具有浓厚的唐宋遗风、道释画、水路画、山水画、文人画、书法等影子,还有吴道子、顾恺之、陶弘景、曹弗兴、黄公望、西方大师梵高等的风骨。

《飞天系列之如歌西域》是他早期的风景系列抽象绘画作品,他感悟了并捕捉到了自然、生命中所具有的神秘,他希望他的艺术能传达给观者。他还在创作中吸收了印象派、新印象派的一些技法,如点彩法等点、线、面的绘画技巧,比如他刚开始画的点像蝌蚪,像精子,是表现生命的。画风景时像面对大地母亲身体局部热情、崇拜和抒情的诗意风格,自然流露出热爱生命本质和人性的东西,展露了时而狂放、自然,时而平稳、严密的笔触与色彩,时而浓重时而细致的变化,即对立又协调统一的“神来之笔”艺术特色。

“飞天” 系列作品大多是他不经意间完成的,可能是天时、地利、人和、情绪、灵感、幻觉、梦境,历史发生、发展、演变、进化、转换的过去和现在痕迹。却仍往某种“力量干预”下某个预定的方向进行到未来,且这个方向深深烙印表现在作为生命过客的每一位受影响者的轮回记忆中,也可能是灵魂感觉上等等,一种莫名的缘法契合而成。创作的动力和源泉来自与他灵魂深处“轮回”转世的“触景生情”,他灵魂幻化的化身融入在画面里,未卜先知、回塑过去、循环因果等因素促使他从这个空间“虫洞”穿梭到另一个空间,从一个位面的“时光隧道”到达另外一个位面,从三维世界节点位移到无限维度,灵魂的时空穿越到无尽的星空、位面、界面和平行世界、平行宇宙。隐约引导我们可以追溯到上天造物主开天辟地、造化万物的伟大,人与自然的交融,人神共处时代的神话,神迹的辉煌以及生命与艺术的融合,诠释了他灵魂的觉醒和觉悟期。作为一个自我境界升华的艺术家,他明白心灵深处、骨子里、血液里的东西才是最珍贵的,不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而他的这些作品,画的是精神,是用创造性思维、智慧、生命和心血去表现。通过修身、心、灵,觉醒了来自于黄土地、母亲河——(黄河)的人文主义情怀,开悟了像敦煌壁画、摩崖石刻、岩画、永乐宫壁画、水神庙明应殿壁画、圣姑庙壁画、青龙寺壁画、毗卢寺壁画等神传文明的神来之笔真谛轨迹深深触动了我的灵魂。

《飞天系列之太虚妙境之一》这件作品他画了两个飞天形像,其中一位是在反弹琵琶,另外一位是在吹笛子、佛顶的光环、画面下方是丝绸之路上敦煌的古梁州建筑玉门关,云气缥缈、漫无边际,给人以亦真亦幻。从表象上看在飞天与世界建筑这个系列作品中还有飞天云游穿越到悉尼歌剧院、埃菲尔铁塔、埃及狮身人面像、美国白宫、中央电视台、嘉峪关、秦始皇陵兵马俑、华表等。

《飞天系列之瑞之如临》这三张是一个三联画,他幻想着飞到月球、飞到宇宙间、飞天供养人托着佛,包括底下的一个莲花台,托着佛上升到宇宙、太空及人们的心灵。

春分过后的绵绵春雨,洗涤、驱除(雾霾 . 怨灵、恶灵等),唤醒着沉睡的神州大地。我们的先祖历来崇尚“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早在两千五百多年前就已经将自然生态与人类环境生存之道传给了后人,并将“天人合一”的内涵与外延拓展到了更加广阔的诸天万界,并开始进入自我觉醒的内在回归之路。精神慰藉,道德的教化,众生向往的人间净土以及人的社会属性重新定位,世界观、价值观、宇宙观的重塑,人类社会开启教化人心的内在共识达成了各阶层空前一致。“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同体”, 中华民族以其道德跟文化的无上境界和巨大的包容性,也是人类共同觉醒的时代。天下一家,世界同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经典文化必将引导人类更深刻的认识自己和宇宙的关系,拯救未来的意识乃沿着它前进,成为未来世界的引领者,也同时是觉悟了的上世闻道者普渡众生的神圣使命。在这个时代背景下,和平共处、明心见性、自识本心、相互尊重、积极向上、关爱互助、责任义务、奉献大爱、众善奉行是重铸文明秩序的精神支柱。面向浩瀚的宇宙起源,我们应该意识到了人类科学发现的局限性,这也正是我们人类文明进步的根本方向,也是我们心中共同的人类复兴之路。

至此,期待着艺术家靳春岱在一个甲子生命轮回结束并重新开始演绎属于他个人以及这个伟大变革时代的现在和可预见的未来,提升意识能量自由度和意识维度,悟道有成创作出脱凡超俗、传世的艺术作品。就像一朵盛开的生命之花照亮、映射现实,诠释他的艺术创作颠峰与宗教信仰的虔诚教化人心双重职业,并达到他人生成功传承血脉、文脉、法脉之大成的奇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