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交警因检查县委书记军车遭暴打(图)

原标题:湖南交警因检查县委书记军车遭暴打(图)

图中红圈所示,那辆载着县委书记的军车遭到了交警的拦截

镶嵌着国徽的交警帽被一拳打飞

在近两分钟的群殴中。县委书记始终坐在旁边的别克轿车里

如果没有监控录像。交警该如何讨说法?

一记直拳打在王志宏的太阳穴上,这位交警的帽子飞出了1米多远。

“我当时被打蒙了,”他说,“谁会想到政府工作人员会打警察?!”此前,王志宏曾经当过10多年武警,刚从中尉连职干部转业,现在湖南省交警总队慈利中队任职。

攻击者抓住了他的“迟钝”——他的胳膊被两个人抓住,正面完全暴露。“嗵、嗵、嗵……”密集的拳头砸在他的胸部、腹部、脸部。王志宏挣扎着吼了一声,“你们不要袭警,这里有监控录像!”一个身穿白色夹克的男子跑过来,发现没有摄像机后,回头喊,“没事,继续打!”

群殴持续了约2分钟。这个过程中,那辆“肇事”的黑色别克轿车静静停在一边,车里坐着刘桦——湖南省慈利县委书记。

查军车遭遇县委书记

袭警事件的导火索是一次例行检查。

2006年10月22日上午,按照高速公路交警支队慈利中队的部署,王志宏和同事于志雄在慈利西收费站执勤。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军车——慈利中队成立1年多,已查处了几十起假军车的案例。常见的“赝品”有两种:一是挂着通过各种渠道搞来的正规军车牌照的地方车辆;另一种是假冒军车牌照。假冒军车在中国成为普遍现象,在很多高速公路的收费口,都有着交警或一身戎装的督察执勤——假军车可以逃避收费。

11∶17,一辆牌照为“广K28201”的别克轿车引起了王志宏的注意,他示意其停车接受检查。驾驶员代正飞出示了“军车行驶证”,但这位司机的驾驶证却是地方的。按照规定,驾驶军车必须具备“三证一单”——军车行驶证、军车驾驶证、军人身份证和派车单。

但代正飞流露出不满情绪,他冲着执勤者喊道:“这是慈利县委书记的专车,你们不要查了!”

“当时我向他解释这属于例行检查,”王志宏说,“这时,从别克车后排座上下来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他抱怨道,‘怎么回事?你们老是查我的车,是什么意思?’”事后证实,中年男子系慈利县委书记刘桦。

知情者称:刘桦的抱怨缘于今年4月,与天门山交警中队发生的一次冲突。当时,司机代正飞同样驾驶这辆别克轿车,在常张高速公路天门山收费站,险些碰撞到正在指挥的交警。在查看代正飞的地方驾驶证后,警方发现其不符合军车驾驶规定,要求其到中队接受调查。这遭到司机的拒绝,双方发生了激烈的肢体冲突。后在有关部门的协调下,此事不了了之。

据王志宏称,他当时告诉代正飞不符合军车驾驶手续,因此要向有关部门核实。而刘书记听到民警的回答后,就掏出手机钻进了别克。

11∶30,王志宏拨通了张家界军分区负责军车管理的文参谋的电话,经过核实,“广K28201”军牌是属于慈利县人民武装部的车牌,现协调给县委书记刘桦使用。

王志宏准备放行该车时,危险正从背后袭来。

监控录像中的袭警始末

11∶36,一位穿暗红色西装的男子来到现场,钻入后排与刘桦并排而坐。尽管事后刘桦对本报记者否认曾见到这位男子,但慈利西收费站的监控录像记录了这个过程。

两分钟后,牌照广K38246吉普车和一辆黑色轿车飞驰而来。车上跳下6个人,领头人是

个高大壮实的男子。事后证实,此人是慈利县武装部部长欧清平,其余均为武装部职工。

代正飞和穿暗红色西装的男子迎了上去。代正飞带着欧清平一行走向王志宏,并用手指了指。欧清平身后一位穿灰色西装的男子——后经证实是欧清平专职司机舒立民,冲向王志宏,一把抢走王手中的行驶证。

围殴开始了……监控录像记下了执法者被打的全过程,还包括那辆载着县委书记的别克车一直紧闭车窗,没有任何反应。

“谁让你查我们县委书记的车!”欧清平说,“我是武装部的,看你们还敢查车不?你们交警不懂的话,就回去好好学习文件。”

随后,一个黑衣人打了个手势,这些人不紧不慢上了吉普车,跟在县委书记车后扬长而去。

神智不清的王志宏被送往慈利县人民医院。诊断表明,这位交警有轻微脑震荡迹象,身体多处软组织挫伤。但他的精神又受到了刺激——次日上午,王志宏接到一个匿名电话,对方称,“不要把事情闹大了,你在慈利人生地不熟,弄不好命都会没了!”他立即向大队领导汇报,经有关部门追查,匿名电话是从长沙一个公用电话打出。此后,王志宏又接到2个威胁电话。

“那是没有经过组织鉴定的说法”

10月25日,反映袭警事件的《如此县委书记?!如何体现和谐社会》材料摆上了李江的案头。李江是湖南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李江迅速批示,要求调查、核实材料反映的问题。

湖南省交警总队高速公路支队政委郭孟如说,支队纪委已经介入调查,正在等待最后结果。

“我坐那辆军车是没有问题的。”10月31日晚,县委书记刘桦告诉本报记者,“按照现行体制,县委书记兼任县武装部第一书记。”

而县武装部部长欧清平认为,这是一个模糊地带。现有规定中,也说禁止这样做。“主要看各地武装部与县委的关系,我们这儿和县委关系比较好,所以给刘书记配了一台军牌别克。”他解释说。

但有人对此持不同观点。“县领导配军车,是特权思想在作祟。”当地一位交警认为,“其实,县领导本来有自己的公务专车。但开军车是直接通关,更有面子。”

对质疑司机代正飞没有资格开军车的问题,欧清平说,要考虑到湖南的特殊情况。这里和部队不同,慈利县武装部只有1个老司机有军车驾驶证,因此其他军车只能由持地方驾驶证的职工来开。而且,只要持B照以上地方驾驶证就可以开军车,所以代正飞的地方驾驶证是没问题的。

欧清平也为武装部的军牌车受到检查和扣车而恼火。他称不久前,自己的座驾就被高速公路交警查过。10月22日发生的事情,是因为“扣”了刘书记好多分钟,后来代正飞打电话给武装部,他才带人去了现场。

因为高速公路交警是属于省公安厅垂直管理,欧清平常常感到很无奈,“地方管不到他们,只能通过协调关系。”而慈利县交警中队这个执法机构属当地管辖,曾就查处假军牌车的问题向欧清平“请示”。欧清平开出的药方是:不要碰。万一查到是真军车,就会招来麻烦。

而对武装部的职工殴打交警一事,刘桦和欧清平都不否认。但欧清平认为这是沟通时,情绪过于激动所致,刘桦则认为打人者“素质较低,没处理好问题”。刘桦还否认是他叫武装部的职工来打人,他和欧清平都表示对匿名恐吓电话不知情。

“我不同意网络上关于‘武装部成了县委书记的私人卫队’的说法。”欧清平说,我们党也不允许领导干部这样想、这样做。刘桦持同样的观点,他说“我们不怕网络上有各种说法”。

交警沦为弱势群体?

“这件事情再次说明,交警成了最弱势的一个警种。”湖南省交警总队一位交警说,“刑警面对的是犯罪嫌疑人,别人看到他们怕;派出所面向社区普通老百姓,没人在警察面前捣蛋。只有交警,除了违章开罚单外,还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这不仅仅是个案。”一位律师说。来自公安部的数据显示,2001-2005年,公安民警在执法中遇到阻碍或遭到暴力袭击,受伤达1.4万余人。广西北海,同样因查车发生矛盾,今年9月6日,一位副县长挥拳把交警的鼻梁骨打断了。

而在2005年10月4日,湖南交警汪东旭和长沙市望城县县委书记王武亮的车发生一些磨擦,立即招致王武亮铁拳相向。闻讯而来的交警队副大队长刘贤辉和长沙110巡警张乐国,也被王武亮一顿拳打脚踢。

两个月后,这位叫嚣“我是县委一把手!你算什么东西?!”的县委书记王武亮被免职。但王武亮的铁拳却让汪东旭的脸部“破相”,而交警的工作压力也让他感到异常沉重——除特权车之外,他们还要面对汽车尾气以及被撞死的风险。最后,他决定离开交警工作岗位,“我现在已经申请调到农村,参加扶贫工作。”汪东旭说。

王志宏执勤时曾经碰到一个有钱老板开车违章,当他开罚单时,那位老板轻蔑对他说,“开什么罚单,我一天赚的钱就够你一月挣的。”

10月27日,慈利县武装部派出一位政委作为代表,到王志宏所在的单位沟通,给1000元医疗费想了结此事。 “这算好的,对方派人上门道歉。”当地一位资深交警说,曾经有个本地交警因拦了领导的车,最后还要拎上好酒好烟,上门赔礼道歉。

“我们交管专业毕业时,老师会暗示你,第一要牢记领导的车牌号和特殊号,不然自己给自己惹麻烦。”另一位交警说。

还有一些同事劝王志宏,“以后执勤不要那么卖力,查车要看人”。王志宏的搭档于志雄也感到很无辜——他在山区长大,后来从乡派出所调到慈利中队,几乎没有接触过县领导,“可能我的政治敏感太低。”于志雄无奈地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