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任男友,拒绝美法总统,让刘嘉玲嫉妒的女人,活得到底多潇洒?

原标题:9任男友,拒绝美法总统,让刘嘉玲嫉妒的女人,活得到底多潇洒?

法国向来生产女神,演艺圈更是女神众多。

提到法国的影视美女,大多数人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是美艳的伊娃·格林(Eva Green),文艺的玛丽昂·歌迪亚(Marion Cotillard),优雅的苏菲·玛索(Sophie Marceau),绝色的伊莎贝尔·阿佳妮(Isabelle Adjani)。

△左上:伊娃·格林 右上:玛丽昂·歌迪亚

左下:苏菲·玛索 右下:伊莎贝尔·阿佳妮

这四位女星,成为了法国女神的代名词,哪怕不熟悉法国影片,也能认出她们的容颜。

出于我的私心,我想聊一聊一个不一样的法国女神。她,娇俏,柔媚,爽朗,英气,一颦一笑,充满着浑然天成的少年感。

两个月前,我就介绍过她的代表作《英国病人》,在其中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大篇幅表达了我的喜欢。

或许你已经猜到了,她就是法国“国宝级”影后女演员,影史上第一位拿到欧洲三大电影节影后大满贯的传奇,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

提到Juliette,不少人会大呼不认识。她演的影片,多半是文艺片,国外荣获无数大奖,但国内,文艺片一向是小众人群的爱好。

可提到她曾经拒绝过的两部影片,《侏罗纪公园》和《辛德勒的名单》,你就知道她在国外有多受欢迎。

那是多少演员在梦中都想合作的大导演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的影片,能出演他的电影,相当于已经拿到了通往奥斯卡的门票,可Juliette还是毅然决然地拒绝了。

△斯皮尔伯格

如果当初出演,那她的名气,苏菲·玛索来了都要让一让。

Juliette14年上节目的时候,主持人一再提到这件事,她哭笑不得:“我希望这辈子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

接着,她面对镜头,真诚地道了歉:“真对不起,史蒂文,真对不起,我真的希望我拍了你的片子,我就不用经历这些了。”

她有没有后悔我不知道,但她的人生经历,一向是如此特立独行。

不在乎容貌,为了角色“丑化”自己,甚至为艺术献身。

△Juliette的背影,真的好看啊

就是这样一位热爱表演,热爱艺术的人,当初差点因为父母的反对,而远离表演行业。

要是她真的离开了,法国电影就真该哭泣了!

Juliette于1964年,出生在巴黎的一个演艺世家。

父亲让·马利·比诺什(Jean-Marie Binoche)是剧院的经理兼导演、以及雕刻家,母亲莫尼克·斯塔莲(Monique Stalens)是文学教师并兼任演员。

△小时候的Juliette

外祖父母也是演员,二战时期,被纳粹关入过著名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可能是这个原因,让Juliette拒绝了《辛德勒的名单》。

父母都是演艺界人士出身,但他们却反对Juliette学习表演,以过来人的身份劝说她:那样的工作在未来难以填补温饱。

可是Juliette却一意孤行,从小就去上戏剧课程。在职业的选择上,她总是按着自己的想法一走到底。

4岁时父母离异,她被送到了天主教的寄宿学校。

没了爱的滋润,在处处要守规则的学校,她的个性也发生了变化,她更想做自己。

“我感觉自己更像男孩,我喜欢男孩,于是就去和男孩竞争。这不仅不符合淑女的身份,而且自相矛盾。有些女孩常为此不安,因为我的想法不符合传统的女性标准。”

虽然早就下定了决心当演员,但Juliette的主角梦等到21岁才实现,比她年纪小的苏菲玛索,早就发光发热了。

可是金子,发光就不怕晚,也不怕被人看到。

1985年,出演《情陷夜巴黎》并第一次担任主角,就让Juliette提名了凯撒最佳女演员奖。

凯撒奖是法国电影的最高荣誉,有“法国奥斯卡”之称。出道不久,就获得如此之高的荣誉,对于Juliette来说是肯定,也是成功的开端。

△《情陷夜巴黎》

《情陷夜巴黎》,典型的法国激情文艺片,三男一女的故事:她爱他,他心里有前女友,剩下的两个男人都爱她,她却对他们一点感情都没有。

多角恋爱的故事,注定是悲剧,而且悲情,向来都是由女主角来担任。

△《情陷夜巴黎》

Juliette将悲情女主演绎得入木三分,也从这部影片开始,似乎她演的每个主角,身上都带有难以言喻的故事。

△《情陷夜巴黎》

《布拉格之恋》里,她饰演女招待特丽莎,爱上了风流倜傥的脑外科医生,可对方无法管住自己的下半身,两人分分合合。

△《布拉格之恋》

24岁的女人,少女感逐渐失去。可当Juliette出现在荧幕前,你不得不承认,她就是那个爱而不得的少女。

见到喜欢的人,少女的娇羞感从她红润的脸颊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天真又笨拙。

嘴角扯着笑,眼神里充满着讨好,可之后目光闪躲,手不自觉地从眼角划过鼻尖,瞬间又把难过全写在脸上。

试想,我们年少怀春,看到喜欢的人,哪个不是这般羞涩的模样?

这部片子,在国际上获得了肯定,也让好莱坞注意到了这位有点男孩子气,但能演绎出少女之美的法国女演员,纷纷向她抛出橄榄枝。

但为了出演男友卡拉克斯(Leos Carax)的《新桥恋人》,年轻的Juliette拒绝了纷至沓来的机遇。

△Carax给Juliette讲戏

《新桥恋人》里,她是富家千金,却没有一点千金模样,衣着邋遢,不修边幅。还患上了眼疾,用纱布包裹着眼睛。

丑陋,落魄,和她之前饰演的情人角色有着天壤之别。

没看过这部电影的人,但一定听过电影里的经典台词。

“Les gens qui sont dans nos rêves la nuit, faudrait toujours les appeler le matin au réveil.”(梦里出现的人,醒来就该去见他)

《新桥恋人》拍了3年,为了重现片中的主要场景,特地在巴黎搭建了一座新桥。

期间因为资产问题,停拍了三次,三个制片商为此破产,是法国文化教育部长插手才完成了拍摄。

《新桥恋人》成为了史上最贵、最赔钱的法国文艺片,但奖项拿到手软。

片子上映后,相恋6年,共同合作了两部电影的Juliette和Carax劳燕分飞了。

△Carax和Juliette

2010年,卡拉克斯在采访时透露,希望再次和Juliette再拍一部《新桥恋人2》。

可是这一念想,所需要的巨额投资遥遥无期,并没有下文。

不过这分手了的人,还能再次合作,要么是深爱,要么就是此角色除Juliette外,无人能驾驭。

△Carax和Juliette

1993年,Juliette迎来了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她再三拒绝了斯皮尔伯格的好意,参演了法国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Krzysztof Kieslowski)的《蓝白红三部曲之蓝》。

当时她已经参演了多部影片,国际上的知名度日渐高涨,可她还迫切地需要一个奖项来肯定自己。

在商业片和文艺片的较量下,她遵循自己的内心,选择了文艺片,媒体都大跌眼镜。

△《蓝白红三部曲之蓝》海报

在里面,她是一位失去丈夫和女儿,还查到丈夫背叛了自己的妻子。人物悲情,情绪转变激烈,挑战难度极高。

为什么会参演这样一部影片,Juliette说:“影片与丧亲之痛有关,但确切来说其实是一部讲述重生和转变的故事。我不怕悲剧,我需要它。悲剧因素助于我触及深处的自己。我们需要悲剧来帮助我们感受生活的意义。”

事实证明,自带悲情色彩的脸蛋,把故事里面那个经历丧夫失女之痛的中年女人演绎得完美至极,情绪饱满,眼神里面全是戏。

靠着这个角色,Juliette一举拿下了当年的威尼斯影后,第二年的春天,又夺得了凯撒奖的最佳女主角。

8年的时光,从提名变成了获奖,快要成影后陪跑人选了,终于在第五次将凯撒奖杯抱回了家。

颁奖典礼上的她,自信又得意。

△1994年凯撒奖获奖现场

1996年,Juliette迎来了那个让她声名大噪的电影,《英国病人》。

△《英国病人》剧照

出演这个电影之前,阿汤哥曾经邀请她出演《碟中谍》,她又再次拒绝了。

一个商业片的花瓶角色,挑战性肯定没有文艺片的悲情战地护士来得有难度。可这是经典的系列片,不管在哪个国家都吃香啊!

权衡之下,她还是遵循内心,选择了《英国病人》,饰演一个男友和朋友都失去的战地护士,汉娜。

充当绿叶的她,光彩依然夺目。

这个角色也不同于她以往的角色,悲情中带着顽强的生命力,用天性里中美好质朴的智慧治愈着每一位观众。

她也没有因此松懈自己,以更高的表演技巧为观众奉献了一趟艺术盛宴。

她与Hana,相辅相成,她成就了Hana,Hana也给了她最好的奖励,一座奥斯卡的小金人和德国柏林国际电影节的影后。

到此,她离欧洲三大电影节影后只差最后一步——戛纳。在此之前,并没有一位女演员拿过大满贯。

能拿到这个称号,不仅仅是一个肯定,更是能永远铭刻在电影史上的荣耀。

△奥斯卡最佳女配角

可天不遂人愿,之后Juliette演绎了很多角色,从《甜蜜爱丽丝》拯救忧郁堕落少年的少妇爱丽丝;

到《恋恋红尘》中,被束缚压抑的伯爵夫人乔治桑;

再到《浓情巧克力》中和甜点师薇安......

也合作过来自不同国家的大导演,英国的约翰·保曼大师(John Boorman),美国的皮特·海格斯(Peter Hedges),中国的侯孝贤......

△侯孝贤导演的《红色气球之旅》

每一部评分都高,专业影评人也称赞,可就是离戛纳影后还差那么一步。

而另一位女演员,来自美国的朱利安摩尔(Julianne Moore),也对三大电影节影后虎视眈眈。

2002年和2003年,朱利安摩尔先后拿到了威尼斯影后和柏林影后,虽然比Juliette晚了几年,但是风头正胜。

△朱利安摩尔

大家都在猜测,究竟是哪一位更快完成欧洲三大电影节影后的大满贯。

可朱利安还是晚了一步。

2010年,Juliette与伊朗导演阿巴斯(Abbas Kiarostami)合作的《合法副本》最终让她成为了戛纳影后,实现了第一个夺得三大欧洲电影节影后的传奇。

△《合法副本》

Juliette不再年轻,扮演的不再是那种为爱扑火的小姑娘,而是扮演了一位独自抚养儿子、经营陶瓷工艺品店的职业中年妇女艾拉。

她没有因工作的繁忙与家庭生活的琐碎,而失去自我,她不断地追求艺术,培养自己的精神世界,为的就是让人生不断前行。

这个性格和Juliette非常相似,皱纹已经爬上了Juliette的眼角,脸上也有了岁月的痕迹,可是你无论是看电影里的她,还是现实的她,都是那么优雅,精致。

△《合法副本》

观众心中,Juliette是白月光,用淡淡的光辉给他们光明。

在电影的世界里,她又幻化成了太阳,不断燃烧自己,无论主角配角,绽放自己的光芒,才是唯一。

可在感情面前,她永远像一个三岁的孩子,难以捉摸,但不曾放弃。她曾经说:“我一生都在寻找我生命中的那个男人。”

在和卡拉克斯恋爱之前,她就已经交了两任男朋友。

一任是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 Lewis),《布拉格之恋》的男主,两人因此生情,戏完结了,感情也走向了完结。

另一任男朋友是俄罗斯导演安德烈·康查洛夫斯基(Andrey Konchalovksiy),两人恋爱的时候,一个是48岁的中年男人,一个是22岁的青春年纪,可是两人依然义无反顾地爱了。

和卡拉克斯这一段,可能是最坎坷也最令人唏嘘的一段。

当时两人在巴黎的街头相遇,卡拉克斯正在寻找他新电影《坏血》的女主角,恰好就遇到了Juliette,他一眼就相中了对方。

随着新电影开播,两人的恋情也慢慢展开。结果5年过后,因为《新桥恋人》拍摄的坎坷,导致两人的爱情生活走到了终点,甚至因为这部片子差点不能上映,让Juliette口碑下滑。

△《坏血》中的juliette

事业的挫败、爱情的失意没有让她沮丧,反而越爱越勇,用截然不同的方式继续着爱情冒险。

1993年,她生下了她与潜水教练安德烈·霍尔(André Halle)爱情结晶,儿子拉斐尔(Raphaël Hallé)。孩子才刚百日不久,两人就分手了。

△左边丈夫André Halle

右边儿子Raphaël Hallé

1998年,拍摄电影《屋顶上轻骑兵》时,她与男主角奥利维埃·马丁内兹(Olivier Martinez)因戏生情。

两人是相差2岁的姐弟恋,名气也非常悬殊,没多久,马丁内兹就无法承受这段爱情带来的巨大压力,选择了分手。

△Juliette和Olivier Martinez的合照

1999年,她再次因戏生情,也是姐弟恋,而且年纪也更小了,比她小10岁。

对方是《史诗情人》缪塞的扮演者伯努瓦·马吉梅(Benoît Magimel),两人生下了女儿汉娜(Hannah),最后还是在2003年和平分手。

△Juliette和Benoît Magimel

这段姐弟恋结束之后,Juliette又双叒再次找了一个小4岁的鲜肉,美国演员帕特里克·茂顿(Patrick Muldoon)。两人被拍的时候,Juliette还害羞地用围巾挡住了自己的脸。

写到这里,不得不佩服法国女神的勇敢,在爱情面前,年龄永远不是一个问题。

△Juliette和Patrick Muldoon

从2005年之后,又和阿根廷编剧阿米戈雷纳(Santiago Amigorena)生活了4年。

结果分分合合,兜兜转转,又和前任帕特里克在2014年的时候复合了。

感情不正是这样吗,经历过所有,才知道谁才是真正适合你自己的。

两人至今并没有结婚,Juliette坦言自己是相信婚姻的,内心深处也一直存在着实现婚姻的愿望,只是她需要的是有“真正付出”的婚姻,而不是“褪色的我愿意”。

她认为,人必须对自己真实,并且尽力去寻找什么对自己是真实的。

除了这几段公开的感情,Juliette还曾是法国前总统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的梦中情人。

当时她和现任男友在拍《新桥恋人》经费不够,于是希望密特朗批准一些经费支持,但密特朗就是拖着,不批准。

2年后,也就是电影成功上映之后,密特朗想要邀请朱丽叶到总统官邸共进晚餐,在此之前,这位总统曾对媒体坦白称:Juliette是他梦寐以求的情人,希望有朝一日得到她的深情之吻。

这样好色的老男人,哪怕是总统,Juliette也直接拒绝!

△法国前总统密特朗

除了得到法国总统的仰慕,美国总统的厚爱也不逞多让。2000年《浓情巧克力》火热上映,当时的总统克林顿也成了她的影迷,想邀请她前往白宫吃个晚餐。

这种彰显两国情谊的活动,拒绝是非常不礼貌的事情。但Juliette却不是一般人,她正在百老汇演出,忙得很,也不想停下来耽误剧组的工作,又直接和总统说“我不去”。

克林顿一听,有点悻悻,只能坐上了飞机,亲自前往纽约与Juliette进行见面。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

除了拒绝名导,拒绝总统,她还拒绝观众。

2018年9月03日,Juliette在上海大剧院奉献一场音乐戏剧《生如夏花——致香颂女王芭芭拉》。

但在戏剧开始前几个小时,上海观众却收到了一个通知:“应演出方要求,迟到观众将谢绝入场,今晚前来观看本场演出的观众还请提前安排行程,避免影响观看。”

尽管大剧院在平时所有的票根背面,都会提醒观众不要迟到,若迟到请就近入座或待幕间进场,像这次明确提出迟到就谢绝进场的情况,却十分少见。

不少人都夸赞Juliette真的太刚了,哪怕得罪观众,也要让自己的表演完美进行。

这样毫不客气的“耍大牌”除了本身性格使然,当然作品过硬也是一个方面。

表演只是Juliette生活的一部分,她还有不少爱好,比如说绘画、舞蹈、话剧等等,可谓是名副其实的遍地开花。

早在1994年的时候,她举办了自己的个人画展,设计并绘制了自己主演的多部电影的海报,包括《新桥恋人》、《世纪儿女》和《心灵梦土》。

文艺如她,画出的画,也颇具艺术感,用色大胆,里面的人物和形态颇有抽象派艺术家的感觉。

而对于舞蹈,她更是信手拈来。

和阿库·汉姆合作现代舞蹈作品《in-i》,Juliette让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苦练两年之后,在全世界巡演整整一年的时间。

面对大众如潮水的夸赞,Juliette也毫不客气地反驳:“我不想成为画家,但我喜欢画画; 我不是一个舞蹈家,但我喜欢跳舞。 这是一种状态,我只是呆在我喜欢的事情里面,享受做的过程,而不是想成为什么。”

Juliette从不给自己设限,想要什么,去追求就好。不管是感情、工作还是生活。

这样特立独行的女子,也难怪连香港独立女性的代表刘嘉玲,都不吝啬夸赞,称她为“让我心跳加速的女人”。

遇到这样勇敢、自由的灵魂,试问谁不心跳加速呢?

可能有些人会愤愤不平,觉得她的事业如此火热,又谈了这么多恋爱,肯定对孩子不管不顾。

恰恰相反。

脱下影后的光环,她在生活中,却是一位尽职尽责的母亲,亲力亲为地抚养两个孩子,尊重他们。

孩子有什么梦想,她尽量放开牵引着他们的绳子,让孩子见识更多,更有独立性。

△Juliette和女儿hannah

曾经我写了一篇文章,里面用了一个词“独立女性”,引起了不少争论。很多读者问我,什么样的女性才算是真正的独立女性?

如今写到这,答案呼之欲出。

和Juliette一样,对自己的人生观、爱情观和生活观有着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的女性,才算是真正的独立女性。

或许我们达不到她的高度,但至少,我们能以她为榜样。

保持内心的独立,做最勇敢的自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