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之物 胸中之意 画中之形——靳春岱与他的油画艺术

原标题:眼中之物 胸中之意 画中之形——靳春岱与他的油画艺术

文/李明禄

一副典型的西北汉子特有的身材,挺拔健壮;一头浓密漆黑的自然卷发,俊逸洒脱;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洒满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一双明亮的眼睛,透露出坚毅的目光传达着对人的热诚与真挚。常常进入人们视线的是他健步疾走的身姿和他神凝神思索的背影,时刻伴随他的是豁达爽朗的笑声和谦虚上进的作风。生活中的他,热情、浪漫、幽默,坦露着他对生命的热爱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工作中的他,严谨、勤奋、执着、展现出他“志当存高远”的品行。这就是甘肃省油画家靳春岱先生。他1958年生于两当,中学高级美术教师。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现任两当县一中高中艺术课老师,1988年入天水师范学院进修两年。1990年毕业于西北师大成人美术教育专业。1993年自费赴北京学习古典油画。曾师从甘肃省著名画家张宗、张玉壁、贾利珠先生。2004年底在西安美术学院西部美术展览馆参加“恢复·十六人油画展”。受到著名油画家、美院教授崔国强,宝鸡油画学会王兴平等老师的教诲,受益匪浅。

靳春岱自幼酷爱绘画。他用心钻研,苦练上进,身处大西北的历史文化氛围,受大西北横亘三千里深厚雄浑文化积淀的薰陶,得八千年彩陶文化、二千多年青铜文化、敦煌壁画、博大精深伏羲文化之精髓。壮丽的黄土高原、戈壁沙漠、草原绿洲、崇山峻岭、祁连雪山、黄河长江等为他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艺术源泉,使他崭露头角。几十年的执着追求,锲而不舍的事业心驱使他苦苦奋斗,奠定了他必然成功的基础。

他的画以西部浓厚的特色文化为低蕴,以地域特色为基调,近年来,加重了对材料、技法的研究与运用,在油画语言、形式上早期以具象写实为主;以扎实的写实功力与高超的技术制作见长,注重深入生活和素材积累,寻找黄土地和西部表现语言为切入点,对形体进行了夸张、变柔重构;更多地注入主观情感,力图强调调节作品的艺术韵律和趣味性,竭力摆脱造型规范。后又以抽象形式和符号语言,突破了固有的文化观念约束,追求更直接、更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哲理性意蕴。无论是传统的、现代的、具象的、抽象的都因他的思维模式的不同和多元的绘画艺术语言、广泛的题材、多样的形式相结合,而格调朴实,技法到位。经过几十年的磨砺,他的作品结构上变内聚为外展,色彩上变凝重为明亮,笔法上变塑造为抒写。甘肃的自然景观为他油画语言的中国表达提供了条件,视觉感受更本质的贴近生活、贴近本土。他的作品内涵,触及到了民族艺术传统的精髓,对已学到的西方油画语言进行自觉改造,试用油彩厚重的块面堆积法,又用线条进行勾勒(中西结合的产物),既是一种情感流露,又是一种可视的心路历程,是那样的自然合谐。立足西部人文自然景观,展现画家特有的情感气质是他的另类和理念。他的努力,使他在甘肃这块得天独厚的艺术沃土上栽下他自己璀璨的艺术之花。

靳春岱的绘画是文学的,读者可以在他的画作中读到“人物”、“花卉”、“茶具”、“牛头”、“帘缦”等物理内容,画家对不同的对象的使用与描绘是依据他自己的个人经历,以所见所闻记录,好象这样的记录的重要性又是以阻止画家掉入太抽象符号的陷阱。那些物理内容以细腻局部或者整体的方式被呈现出来,使你不得不去观察它的模样甚至思考它的历史。这些内容是他人生经历的组成部分,他离不开并迷恋着它们。

靳春岱的绘画是音乐的,斑斑点点,线条的色彩很容易唤起音符与旋律的感受。康定斯基将绘画的音乐性特征指示出来;“内心没有音乐的人的心灵是黑暗的人”。靳春岱是一个天才的音乐人,他的音乐才能与绘画才能一样优秀,我们的确能够看到莫奈、雷诺阿、雷东以及象征主义和表现主义的音符。这种情况表明画家的心灵无法避免前人图式的感染,生活的经历是不同的,可是对生活的解释却依存于历史的工具。靳春岱愿意并喜欢理解富于音乐性的图式和结构因素,画家爱这些因素并希望我们都去爱。在西安美院办展后,韩宝生副院长说:“靳春岱是这个群体中有独特鲜明个性的一个,他画的藏民不再试图给你叙述故事,他用宽大的笔触或竖或横地肆意涂抹,使得造型凝重如建筑般矗立着,而色彩已自由地进入了音乐情感的境域。”这些作品在上海参展时,专家评说:“以大西北泥土的芳香吸引了人们的视线。”

靳春岱的绘画是图像的。我们用眼睛观看他的作品,我们目睹的是画家提供给我们他过去生活的细节,“追忆”这个词是画家提供的作品的标题,那些对“西北”的追忆是一种历史图像的个人化解释的产物,物理化的现实非常模糊,那些追忆在没有画家经历的观众那里变得难以理解。这时“风景”、“山水”这样的词汇就可能出现,于是个人化的记录变为一般图像概念。靳春岱对色彩持有难以割舍的迷恋,即便是在表现“忧郁”题材和主体时也仍然保持了色彩斑斓的特点,他对西部森林那野的气息、圣土的灵气颇为神往,在那些作品中,似乎有更多的浪漫气质,风景也更有旷野的气息,透出一种生命的热张力,构成了生命中一个环节和雄强的自然界十分合拍,人和自然也靠的更紧密、更亲切。

靳春岱油画三部曲是取材“人文自然、发自内心、形成自我。”

取材于人文自然。正身之外的所有外部世界;万千气象,山水、花卉,千变万化,丰富多彩的大千世界都是他关心、观察、体验、探究、思想、吸纳的不尽不竭的源泉。他把感应到有用的东西归总到视觉的储存中,将造化万物的内在规律与造型艺术规律相融相合,日积月累不断增加扩充其储存量,变为其所用的眼中之物。

发自内心。将自己诸多吸取,通过自己对艺术的理解、升华、生发,必将在自身内部发生作用,通过筛选、咀嚼、消化、转化为健康、良性有序的体系,加上自己强烈的创作欲望和自身生活轨迹的历程,认知认可程序,有感而发,有的放失成为胸中之意。

形成自我。通过上述之取和发的作用,最后必然要归统到艺术创造的个性原创精神。此三部曲是一个有机的统一体,作为创作的统一流程,需要他不断循环、不断吸取、不断在内心深处发生质变,不断形成自己。这三部曲也是靳春岱油画的发展轨迹、画中之形。

用靳春岱自己的话说:“我将感悟到最久远、最激动的东西,艺术地表达我内心情感并体现作品意味的目的,用油画特殊语汇去表述难以用语言文字表达的感受。我的画还不被大家所认识,我还达不到陈丹青老师的写实功力,也不具备尚杨老师的现代风格,但,我有我的西北风骨!”这就是靳春岱先生特有的气质和精神风貌之所在。

原载《中国美术家》报(总第49期)“中国当代中青年油画家靳春岱作品展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