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麦克阿瑟鏖兵巴布亚(五)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麦克阿瑟鏖兵巴布亚(五)

为有效保护莫尔兹比港以东航道,麦克阿瑟决定在新几内亚东南角新建一个具备起降重型轰炸机能力的大型机场,并在5月14日初步确定了机场位置。新机场尚未正式开工,5月22日就有人提出米尔恩湾更适合修建机场。6月8日,美军第九十六工兵营营长勒弗雷特•尤德中校率一个12人考察组乘“卡塔琳娜”前往核实,发现近海地区的一片椰树种植园是最佳之地,足可修建几条跑道。新方案在6月12日得到确认,工兵部队随即进驻开始施工。7月2日,训练质量最高的澳军民兵被整编为第七旅进驻米尔恩湾。到6月底,澳大利亚空军一个P-40战斗机中队率先进驻,莫尔兹比港脆弱的右翼终于有了第一道屏障。

6月的第一周里,麦克阿瑟在看到一份报告后大惊失色:“居然还有这样的漏洞!”原来从巴布亚半岛北岸的布纳到南岸的莫尔兹比港竟存在一条崎岖的小道。科科达是欧文斯坦利山北麓约达山谷中的一片小高地,附近有一座小型机场,这条道路因此得名“科科达小道”。澳军负责新几内亚防务的第八军区司令官巴希尔•莫里斯少将竟未派任何人去把守这条至关重要的小道。

情报处长威洛比准将对麦克阿瑟的过度反应感到不以为然。这位情报官错误认为,日军翻越欧文斯坦利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即使能够成功翻越,能活下来的士兵也寥寥无几,不可能对莫尔兹比港构成威胁。他在出具的报告上这样写道:“日军陆上武装行动从后勤保证、通信联络以及当地的复杂地形来看是值得怀疑的。”麦克阿瑟基本赞同威洛比的意见,认为日军进攻莫尔兹比港只能采取上次那样的两栖登陆。据说日本海军正拟对中太平洋展开大规模攻势,如此在南太平洋实施两栖登陆作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莫尔兹比港暂时是安全的。

但麦克阿瑟毕竟要比威洛比高明得多。出于谨慎,他在6月9日致电不莱梅:越来越多的情报显示,日军很可能从新几内亚北岸的布纳取道,经科科达进逼莫尔兹比港。不管日军是否有这样的计划,这条小道、尤其是科科达山口一带对我军至关重要。他要求布莱梅迅速提交科科达小道的防卫计划,布莱梅将球传给了莫里斯少将。

说科科达无人防守也不准确,那里驻有由当地土著组成的巴布亚民兵营的两个排,基本上可以视为没有。莫里斯和威洛比一样认为日本人翻山绝无可能,对布莱梅的命令并未表现出应有的紧迫感。他将守卫科科达的任务交给了威廉•欧文中校的第三十九营(欠一个连)。6月26日,该营二连接到了进驻科科达山口的命令。一直到7月7日,连长塞缪尔•坦普尔顿上尉才带队出发。莫里斯命令其余部队依然留在莫尔兹比港训练。

期间爆发了中途岛海战。美军的胜利让麦克阿瑟有点意兴索然。胜利是海军取得的,声望扶摇直上的尼米兹牢牢坐稳了太平洋舰队司令官的宝座,这对他争夺太平洋战场总指挥权无疑是大大不利的。

中途岛海战的胜利确保了中太平洋暂时无虞,如此战略重点毫无疑问转向了南太平洋和西南太平洋。麦克阿瑟告诉布莱梅,从6月10日起,莫尔兹比港随时可能遭到日军一个师团以上部队的再度入侵。6月8日,他向华盛顿提出发动一场代号“塔尔萨”的大规模攻势,在两周之内夺取拉包尔,华盛顿需给他提供2艘航空母舰和一个海军陆战队师。事实上麦克阿瑟并不清楚拉包尔有多少日军,他目前甚至不能给驻莫尔兹比港为数不多的盟军部队提供充足的补给,更不用说劳师远征进攻拉包尔了。麦克阿瑟此举更多是为了引起注意并为他的战区争取更多的资源。

如前文所述,马歇尔和金就盟军的反击方向展开激烈的博弈后出台了“瞭望塔”计划。7月2日墨尔本收到了参谋长联席会议正式下发的计划:第一阶段作战夺取圣克鲁斯群岛、图拉吉及附近要地的任务由尼米兹指挥;第二阶段将日军逐出所罗门群岛和新几内亚地区以及第三阶段攻占拉包尔及邻近地区的任务由麦克阿瑟负责。在麦克阿瑟看来,全部三个阶段都由自己指挥才是合理的。不过他也清楚这是马歇尔和金极力斡旋的结果,不可能再作出改变。再说自己负责两个阶段而尼米兹仅负责一个,表面上自己似乎还占了上风。于是他复电表示服从,并答应全力配合南太平洋战区打好第一阶段的作战。

华盛顿的电报指出,日军在拉包尔大规模集结兵力表明他们近期可能对莫尔兹比港有所企图,西南太平洋战区应断然采取措施控制巴布亚北岸的布纳、戈纳等战术要点。根据华盛顿的要求,7月20日战区司令部从墨尔本北移至澳大利亚中部的布里斯班。

就在麦克阿瑟即将启程北上之时,菲律宾流亡政府总统奎松应罗斯福之邀前往美国。毕竟在菲律宾有过不短的共事经历,同在澳大利亚的麦克阿瑟一直和奎松保持着联系。有重大战事都会及时向奎松通报,而奎松也将菲律宾游击队掌握的情报转告麦克阿瑟,并根据他的部署向菲律宾游击队发出指令。两人之间存在一种同舟共济、生死与共的特殊关系。

毕竟同为盟国元首,柯廷为奎松举行了简短的欢送仪式。他和麦克阿瑟陪同身体虚弱的奎松从码头下到客轮。就在麦克阿瑟起身准备告辞时,奎松突然大声问道:“希望您能告诉我真话,您能解放我的祖国和人民吗?”

麦克阿瑟不加思索地立即回答:“我一定能做到!我希望未来一天当我站在马尼拉时,菲律宾总统和澳大利亚总理能与我并肩站在一起。”

柯廷闻言非常感动,他告诉轮椅上的奎松:“那时候的总理不一定是我,但我愿意以私人身份获此殊荣。澳大利亚总理不能确保在场,但我可以向您保证,约翰•柯廷一定到场。”

奎松被两人热情的话语所感动,他眼含热泪地轻声说了句:“愿上帝保佑。”谁也想不到,这竟是三人最后一次会面。1944年8月1日奎松客死异乡。当年10月,当麦克阿瑟实现诺言率大军登陆莱特岛时,他旁边站着的是新总统、奎松的助手奥斯梅纳。柯廷同样是苦命之人,他因积劳成疾病死于1945年7月5日,差一个月未能看到战争的胜利。

莫尔兹比港的高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