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陇南走向京城的油画家——读靳春岱第二本油画集

原标题:从陇南走向京城的油画家——读靳春岱第二本油画集

文/刘高潮

靳春岱先生是陇南两当一中的美术教师,也是我的老朋友。2008年,他率先在我市出版了个人油画专集,在陇南和圈内引起了小小的轰动。

我曾撰文《一位在逆境下脱颖而出的油画艺术家》,对靳春岱其人其画发表了感慨。其后,他在我国美术的前沿阵地———北京宋庄拼搏,时隔不到七年,又将新的成果出了第二本油画作品集,名为《取之象外》,于今年4月份展现在广大读者面前。这本集子的内容和表现形式与第一本迥然不同,表达的是飞天系列,画风多为抽象。对这些内容和形式我见得很少,缺乏研究,所以一时看不出妙处,似懂非懂,只觉得有些新奇,很难对靳春岱先生的新作及时谈感受。通过最近一段时间的仔细品读,慢慢感受到靳春岱先生在油画艺术创作上的执著追求和勤奋努力,在艺术风格上的艰辛探索和大胆突破,似乎朦胧地看到了一些新的变化和妙处,觉得有必要写点感受。

春岱先生作为一名山区小县城的中学美术老师,凭借对油画艺术的执著追求和苦苦探索,通过多年的艰辛努力,终于走出大山,在我国繁花似锦的首都北京,在国内艺术发展的前沿阵地宋庄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并且在艺术竞争异常激烈的圈内小有名气,是多么的不易和难得!

记得他初到宋庄,有着大大小小上万名画家的宋庄美术专业村,很难认可这位来自西北小县的美术老师,更难认可他的油画作品。认为西北汉子玩油画是异想天开,好长时间融不进圈子,都把他当作宋庄看热闹的过客。他好不容易租了两间房子,通过拜师、聚会、交流、联欢,圈内不仅对他的作品有了新的看法,对春岱先生的做人、豪爽、义气和浑厚的音乐天赋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久而久之,就认可接纳了这位满脸胡茬的西北中年汉子,在圈内有了立足之地。他凭借扎实的油画功底和异常的勤奋赢得了同行的认同。

不到一年,就结交了不少大师级朋友和忘年之交的挚友。他虚心拜他们为师,真诚向他们讨教,心追手摩学他们的画艺。由于经多见广,勤学善钻,他在油画艺术上有了很大的提高和长进,作品也逐渐在宋庄崭露头角。

可是好景不长,油画创作的成本本来就高,在宋庄租房安家成本更高,他又缺少艺术家的大头衔,他独特的油画作品连续几月无人问津。因此一度生计都很艰难,房租也成了问题。好在有几位朋友解囊相助,才硬是渡过了难关。

前年我去清华大学培训学习时曾抽空去宋庄看望过他一次。那时正是他处境艰难之时,两间简陋的画室兼住室非常零乱,每天是饥一顿饱一顿,方便面袋子随处可见。好在他对艺术的坚守更加执著,作品的厚重感和艺术感有增无减,面对此情此景,我只能尽我所能对他小有帮助。他凭借对艺术的执著和顽强的毅力,在宋庄苦苦坚守了六年,终于枯木逢春,铁树开花,四幅飞天系列的油画作品于今年2月在美国北卡州展览时,被当地收藏家看中,以四万美元选购收藏,从此改善了经济拮据的现状。

后来,靳春岱先生的作品被更多的画商陆续认可选购,他成了宋庄的名人。这本新油画集的问世,也源自美国四幅展销作品的经济支撑。我为朋友有此新的艺术成果和处境转机而欣喜。这本新出的画册从内容、风格和设计来看,让人耳目一新。品读了《读者》杂志原美术总监高海军和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总编贾德江两位先生的评论文章,再与春岱先生反复交流,对画册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似乎看清了他近年来的创作思路和更高追求。春岱先生作为西北大汉,选择敦煌题材,把这个世界文化符号作为自己艺术表现创作的母语,进行深入的挖掘和探索。就创作题材而言,正符合我国“丝绸之路”“一带一路”经济文化发展的总体思路。

为了挖掘这个题材的灵魂,春岱先生曾多次深入敦煌莫高窟,认真临摹过敦煌飞天壁画,对飞天抽象艺术进行过大胆的探索,具有一定的绘画造诣。古丝绸之路敦煌飞天文化,是我国特有的几千年灿烂文化。这一古老文化跨越国界,不用翻译,可作为中国文化标签进行国际文化交流。

这种绘画题材,既有历史文化的厚重感,又有名胜古迹的地域特色,更有宗教文化的神秘感,为东西方的文化交流搭建了桥梁,提供沟通共赏的语境。

大胆选择这种题材,使得靳春岱先生的创作激情进入到一个新的境界。他力图运用“飞天”的符号表达对佛国神秘的探索和对飞天文化的敬仰,借助“飞天”名片传播华夏文明和民族精神,渴望世界和平大同。

尤为难得的是,选择这种题材,在油画技法上更加适合春岱先生奔放挥洒的风格。因而春岱先生在构图上更加富有变化和联想,在色彩上更加绚丽大胆,在韵律上更富乐感节奏,使作品具有张力和神韵。细细品味这些作品,可以使人渐入佳境,翱翔天国。

除了题材上的突破,春岱先生在表现手法上大胆采用抽象与半抽象的艺术形式,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他深知艺术不能照本宣科,更不能一味临摹和抄袭。他以为,太具象不能表达自己内心的激情,也不会打动读者;太抽象又不被大众所接受。他深知艺术需要激情,挥洒更需要控制,张弛一定要有序有度。

在“飞天”系列作品表现中,他的绘画手法深入浅出,时而虚幻细腻,神秘莫测;时而似是而非,似像非像;时而挥洒自如,激情奔放;时而飞天人物似与秦都“兵马俑”在对话。总之在他眼里,“飞天”是神心化身,是吉祥物,可以跨越时空宇宙,是中国文化和民族精神的传播者,是我国的文化天使。这种表现形式和大胆探索无疑增添了作品的文化情怀,提高了绘画的品位。

中央电视台反复播放“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的画面,很有人生内涵和启迪。而春岱先生正是这种艺术人生的梦想者和追求者。先生眼下尚在中年,正处在绘画艺术的黄金期,我们期待他在油画艺术天地有新的更高突破!

来源: 《陇南日报》 2015-09-20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