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3年始,项兴初被委以重任出任江淮汽车(600418.SH)总经理至今已逾5年,几经努力,仍未能摘掉江淮汽车“不赚钱”的帽子。

去年三季度,江淮汽车亏损1.16亿元,这是其上市18年首次单季度亏损过亿,这也直接导致去年前9个月公司净利润大降78.13%,仅为0.48亿元。

江淮汽车实现净利润为正,得益于巨额政府补助。去年前三季度,影响损益的政府补助高达10.28亿元。

实际上,近年来,江淮汽车一直靠吃政府补助救济。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发现,2014年至2018年的5年间,公司及其子公司合计收到各类政府补助高达87.18亿元,扣除这些补助,公司主营业务实际亏超过50亿元。

不仅如此,江淮汽车子公司安凯客车(000868.SZ)同样长期靠政府补助输血维持运营。即便如此,2017年以来,安凯客车依旧陷入亏损境地。

作为一家经营自主品牌及代工业务的江淮汽车,在SUV、MPV、轻卡、皮卡、轿车、客车、新能源等细分市场均有布局,还替蔚来汽车代工,堪称是“广撒网”。让人不解的是,这样一家拥有2个上市资本平台的公司,竟然不赚钱。

“样样都未落下,样样都做不精。”1月11日,一位汽车分析师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江淮汽车根本没有能力来同时涉足这么多的细分市场并将其做好,竞争力不强,盈利能力必然好不到那里去。

上周,针对巨额补助、盈利能力等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分别向江淮汽车、安凯客车发去了采访函,未获得回复。

两主营业务亏13亿

去年前三季度,江淮汽车虽然实现营业收入363.84亿元,同比增长2.26%,净利润却只有4782.73万元,同比下降78.13%,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8.26亿元,同比下降1614.41%。

根据公司公告,去年前三季度,收到的影响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高达10.2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7.39亿元。

具体到单个季度,三季度亏损加剧。去年上半年,江淮汽车营业收入为237.45亿元,同比下降6.28%,净利润为1.63亿元,同比下降52.58%,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损4.37亿元。据此计算,三季度,营业收入为126.39亿元,但净利润却为亏损1.16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亏损额扩大至3.89亿元。这是江淮汽车2001年上市以来收获的业绩最为惨淡的一个季度。

江淮汽车子公司安凯客车早在1997年就已在深交所主板挂牌,至今已有21年,其经营业绩也不好看。去年前三季度,安凯客车实现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降,营业收入为20.39亿元,同比下降36.62%,净利润为亏损2.58亿元,同比下降207.90%,其中三季度亏损1.16亿元。前三季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损2.70亿元。

截至去年三季度末,江淮汽车持有安凯客车25.20%股权。不考虑抵消因素,去年前三季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两家上市公司共计亏损13.46亿元。

对此,江淮汽车称,公司业绩下滑,源于宏观经济形势、销量下降、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及行业竞争加剧等因素影响。

盈利能力下滑的同时,两家公司的负债持续上升。截至去年9月底,江淮汽车、安凯客车的总负债为325.84亿元、59.25亿元,江淮汽车的负债上年底增加33.23亿元。二者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8.55%、85.04%,均处于高位。

受盈利能力降低影响,二级市场上,两家公司的股价也有不小的跌幅。去年,江淮汽车、安凯客车的股价跌幅分别为49.15%、55.53%,市值合计蒸发122亿元。

5年获得巨额补助87.18亿

江淮汽车和安凯客车依赖政府补助装扮业绩不是偶然现象,而是早已存在。

2013年,项兴初出任江淮汽车总经理,被寄予厚望,但其并未带领江淮汽车趟出一条持续盈利能力之路。

经营数据显示,2012年,江淮汽车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291.17亿元、4.95亿元。2013年,营业收入为336.20亿元,净利润为9.17亿元,净利润增幅达到85.25%。不过,这一年是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的巅峰。

2014年年至2016年,营业收入依旧稳定增长,但净利润出现较大波动。2014年下滑至5.29亿元,2015年又上升至8.58亿元,2016年劲增至11.62亿元。2017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滑,营业收入下降6.33%至492.03亿元,净利润为4.32亿元,降幅为62.83%。

以上经营业绩似乎表明,虽然江淮汽车净利润出现了较大幅度波动,但净利润一直超过3亿元。

不过,细究发现,净利润数据背后是政府补助在填补亏损的窟窿。wind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江淮汽车收到的政府补助分别为7亿元、25.30亿元、39.90亿元、3.92亿元,如果没有这些巨额政府补助,公司早已深陷困境。

2018年,江淮汽车已经领到政府补助11.06亿元,而在当年三季度,剔除政府补助影响已经亏损接近10亿元,根据公司披露的产销快报,销售并无明显好转。这意味着,如果没有高达11亿元的政府补助,公司净利润数据将会十分难看。

综上所述,近五年,江淮汽车的政府补助高达87.18亿元,考虑政府补助影响,同期净利润仅约为32亿元,实际亏空55亿元。

子公司安凯客车的经营业绩更不妙。1997年上市以来,安凯客车的净利润一直在2000万元左右徘徊,2011年最高也未突破亿元,2013年、2017年相继亏损。2013年至2018年,公司收到的政府补助合计为39.08亿元,其中2015年、2016年收到的政府补助为13.30亿元、19.70亿元。

2013年以来,即便有合计40亿元政府补助的影响,安凯客车的累计净利润仍然亏损,公司对政府补助的依赖程度可见一斑。

全面开花式布局难具竞争力

一年实现营业收入高达500亿元的江淮汽车为何赚不了钱?江淮汽车的产业结构、运营模式、管理能力等值得考究。

江淮汽车官网显示,公司是一家集全系列商用车、乘用车及动力总成等研产销和服务于一体,“先进节能汽车、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并举的综合型汽车企业集团,现有主导产品包括重、中、轻、微型卡车、多功能商用车、MPV、SUV、轿车、客车、专用底盘及变速箱、发动机、车桥等核心零部件,现拥有瑞风、江淮iEV、帅铃、骏铃、康铃、格尔发、和悦、星锐、锐捷特等知名品牌。

公开信息显示,近年来,江淮汽车布局频频,轿车、SUV、MPV、新能源汽车等均下了不少注,2017年,其SUV全年出口超过4万辆,夺得行业出口第一名。

但从2018年销售数据及业绩看,这些产品的盈利能力均较弱。根据产销快报,2018年,主力车型SUV销量为9.32万辆,同比下滑23.16%,MPV销量为5.58万辆,同比下滑16.08%。轿车和纯电动乘用车均有较大幅度增长,销量分别为4.85万辆、6.37万辆,同比增长41.1%、125.28%。截至去年9月底,公司产品综合毛利率为8.71%,比上年同期的10.75%下降了近2个百分点。

“摊子铺得太大,什么都想做,哪有那么容易。”1月11日,一名汽车分析师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在汽车的细分领域,江淮汽车都有布局,都想做大做强、做精做优,这对于江淮汽车而言,难度可想而知,可以说,根本没有这样的能力。在其看来,广撒网式布局,对任何一家车企而言,做精做优都是一道不易逾越的屏障。

反过来,摊子铺得大,不能形成较强竞争力,就易造成资源浪费,严重的话,还出现劳民伤财现象。在这种运作模式下,要想在激烈的车市竞争中赚钱,不是件易事。

根据江淮汽车主营业务收入构成,2017年,商用车贡献了接近一半的营业收入,乘用车的贡献也达到三成,客车、底盘等占比较低。而这些业务的毛利率均较低,最高的客车毛利率也不过12.08%。

上述分析师认为,近年来,商用车整体低迷,利润较低,新能源汽车受补贴政策退坡影响,盈利也不易。江淮汽车的MPV高不成、低不就,定位有点尴尬,唯独SUV有些亮点,但从去年销量下滑来看,似乎竞争也乏力。

值得关注的是,江淮最热销的SUV车型瑞风S3,2017年投诉量高达415条,占江淮车主在2017年总投诉量的40%左右。

本文来源:长江商报,版权归原创所有。经由瓜姐讲堂整理而成,本文不代表瓜姐讲堂的任何投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