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8日,发改委、工信部等十部门联合印发《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简称《方案》),明确要多措并举促进汽车消费,更好地满足居民出行需要。

《方案》对于促进汽车消费提出6方面的具体举措,包括有序推进老旧汽车报废更新;持续优化新能源汽车补贴结构;促进农村汽车更新换代;稳步推进放宽皮卡车进城限制范围;加快繁荣二手车市场;进一步优化地方政府机动车管理措施。

国家发改委综合司巡视员刘宇南在1月29日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当前汽车消费减速已是2018年消费增速下滑的一个主要因素。推动消费增长,就要设法稳住汽车消费。

汽车市场维稳

根据国家统计局测算数据显示,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同比回落1.2个百分点。如果扣除掉汽车类商品,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大概回落0.4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单汽车消费一项大概造成了0.8个百分点增速的落差。

根据有关方面测算,2018年我国每千人汽车保有量是170辆左右,而美国千人汽车保有量大概是在800辆左右;欧洲、日本大概在500-600辆左右。我国每千人汽车保有量距离主要发达国家保有量水平还有比较大的差距。

“这意味着,未来一段时间,我国汽车消费潜力还是有的,甚至可以说是比较大的。”刘宇南表示,《方案》出台的鼓励汽车消费这六条措施,其出发点和着眼点是为了促进汽车消费,但也不是简单地为了做大汽车消费的量,更是要立足于将引导汽车的产业转型升级和满足居民消费升级需要更好地结合起来,进一步提高汽车消费的供需匹配水平。

盖世汽车研究院分析师也对此表示,车市结构性改善的方向已经很明确,具体还是要看不同地区的实施细则以及后续的落实情况。

在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副司长董大健还透露,除了《方案》中提及的汽车刺激政策,工信部还将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汽车产业的提质增效,主要是大力发展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

业内认为市场潜力有限

事实上,促进汽车消费早有先例。2009年1月,国务院发布的《汽车行业调整振兴规划》提出,2009年3月1日至12月31日,对购买1.3升及以下排量的微型客车,以及将三轮汽车或低速货车报废换购轻型载货车的,给予一次性财政补贴,即“汽车下乡”。该政策既是实现惠农强农目标的需要,也是拉动消费带动生产的一项重要措施。后来,“汽车下乡”实施延长一年至2010年12月31日。

今年1月7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将制定出台促进汽车、家电等热点产品消费的措施。在鼓励汽车消费方面,宁吉喆透露,“支持居民合理消费、绿色消费、升级消费。汽车已经从城市进入乡村,现在也在考虑制定这个相关政策鼓励农民的消费。”他指出,汽车已经从城市进入乡村,而国内汽车市场仍很有潜力。此时,汽车消费的刺激政策已经露出端倪。

尽管如此,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汽车市场的潜力十分有限。一位造车新势力高管评论称,“如果未来收入预期低,即便有政策,消费者也不愿意掏腰包。”

此前,蔚来资本管理合伙人张君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09年的“汽车下乡”政策更多是刺激“以旧换新”市场,但今年的政策将会更有针对性,而不再是普惠型的,从方向上看,生产工具和新能源化会是政策指向所在。

而业内也多有呼吁,提振汽车市场仅仅靠发力农村市场还远远不够,应当制定更多配套政策整体上进行提升,并尽快出台相应的定量细则。

采写:新京报记者魏帅编辑:孙晓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END·

本文为阅车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