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组织侨民撤离之时,魏特琳为何坚持留在南京?

原标题:美国政府组织侨民撤离之时,魏特琳为何坚持留在南京?

战争爆发后,南京虽然暂时远离烽火,但作为国民政府的首都,却也早早地笼罩上了一层灰色的阴霾,为了应对可以预见的轰炸,政府下令将所有房屋的屋顶涂成灰色。这种阴霾很快也蔓延到了大多数人的心里,悲观的情绪下,人们纷纷开始了撤退的准备。

魏特琳

“八一三”淞沪会战开始后,南京最终不可避免地被拖入了战局。8月15日,南京遭到了两次空袭,这是南京首次遭到空袭,自此之后,南京开始经受日军飞机连绵不断的狂轰滥炸。日军飞机轰炸的首要目标是各类军事设施和政府机关部门,金女大附近的清凉山建有高射炮基地,这引起了魏特琳深深的忧虑。为此她组织师生员工展开了积极的准备工作:一方面腾空了已有的地下室,并另外设置了四个防空洞,然后把地下室和防空洞进行了分配,确保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确切位置,以在警报响起时能够迅速到位。另一方面购买了很多必备物资,最主要的是供应日常饮食的生活必需品。此外,为了应对火灾,还准备了大量的黄沙和水桶,并举行了消防演习:“医务室被定为假定的火灾现场,所有人员都带着桶到那儿,然后排成一队,一直排到池塘。火是在屋顶上,梯子队首先到达,竖起梯子,很快,一桶桶水就传递到了屋顶。” 在外出购买物资的过程中,魏特琳目睹了南京的日渐萧条,街头行人稀少,商店半数以上都关了门,她在日记中记载到:“走在街上,我注意到似乎有更多的商店关了门,并出现了更多的防空壕和防空洞。我们正迅速返回到洞穴时代。”

魏特琳保护中国学生

8月15日往后,日军飞机几乎天天来袭,三天两头跑警报也就成了家常便饭,金女大的师生员工也几乎每天都会有一段时间待在防空洞里。而且空袭的时间毫无规律,时早时晚。频繁、不定的空袭使得人们精神紧张,情绪压抑,心头的弦时时刻刻都紧绷着。魏特琳也是如此,她在日记中写道:“每天都处在这种紧张、压抑的气氛中,精力有些不济,更不可能有创造性的思维。我常常觉得这一切都是可怕的梦魇,这一切都不会是真的,当我醒来时,会发现生活一切依然如故。” 在跑警报的过程中,魏特琳逐渐养成了一种习惯,每天在睡前都把所需的物品准备好,这样警报一响就能迅速拿到。此外,人们的生活还出现了一些无奈的变化。比如带朋友参观自己的防空洞并征求他们的意见成为了一种新的“时尚”,魏特琳在日记中多次记录参观别人的防空洞,她还戏称自己已成为“战壕和防空洞的专家”了。又比如对待天气的态度也发生了完全的转向,魏特琳在日记中常把阴天称为好天气,遇到晴天却觉得糟透了。如此种种反常的心理,正是在特殊环境下造就的,正如魏特琳所说:“我虽然很爱月光,但现在我不希望夜晚有皎洁的月光。”

魏特琳与同事

鉴于南京有可能发生战争的境况,美国政府很早就开始组织侨民撤离。8月27日,美国大使馆的信使送来了一封措辞毫不含糊的信,信中要求所有的男人和妇女都要撤退。魏特琳十分感激美国大使馆虽然强硬但并不强迫的态度,但她还是决定不顾一切地留下来,她在日记里这样记道:“我认为我不能走,因为我要是走了,正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吴博士除了要做她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外,还将不得不承担应由我做的那份工作。我觉得我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18年的经历,以及与邻居14年的交往经验,使我能够担负起一些责任,这也是我的使命,就像在危险之中,男人们不应弃船而去,女人也不应丢弃她们的孩子一样。” 坚持留下来,也就意味着在今后的日子里要自己承担风险,对于这一点,魏特琳内心十分清楚,但面对美国大使馆此后多次的催促、劝告,她都没有丝毫犹豫。

同时,在设立安全区的问题上,魏特琳也和米尔斯、斯迈思等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起。作为一名基督徒,魏特琳对因战争饱受困苦的难民充满了怜悯,这一点在她这一时期的日记中多有流露,她已经听说了许多悲剧,所以她希望尽自己所能保护更多人。但她同时也是理性的,在最终建立了金女大难民所之前,她一方面组织人员对校园进行了清理,以腾出更多的空间,另一方面也想方设法地确保校园安全,比如给大使馆多次写信、在校园悬挂多面美国国旗等等。此外,她还进行了预先的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制定了初步的条例。

来源:《南京大屠杀与西方国际友人》

本文作者:施祺

编辑:浙江大学中国近现代史研究所研究生 萧宸轩

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