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德士都通过哪些途径来揭露日军的罪行?

原标题:贝德士都通过哪些途径来揭露日军的罪行?

1938年1月10日,贝德士在给朋友的信中说,他是在强奸、刺刀捅戳和肆无忌惮的抢劫这种残暴的环境中写的简短笔记,为了保存这些具有史料价值的笔记,贝德士准备在日军进城以来,局势稍微变化之后,利用一艘从事打捞工作的美国海军拖船“帕奈”号将这些笔记运出去。这样的话,贝德士在上海的朋友就能够通过总领事拿到这些证据,然后,设法把它们从一艘不受检查的外国船只上运送。贝德士想通过这种方式将他记录的日军罪行送出去,公之于众。

贝德士

从贝德士与与《曼彻斯特卫报》著名记者田伯烈(Harold John Timperley)之间的书信内容以及《贝德士文献》相关内容可以知道,贝德士是田伯烈《外国人目睹之日军暴行》(What War Mean,the Japanese Terror in China,纽约1938年6月)一书的资料提供者,是此书编辑工作的主要筹划者,是田伯烈揭露日军暴行的策划者,并且为他提供了大量的南京方面的资料。 “田伯烈是世界上第一个向外界全面、系统、公开地揭露南京大屠杀的西方人;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公布日军在南京及沪宁一线屠杀30万以上中国平民这一数字的人” 1938年2月7日,田伯烈在给贝德士的信函中就明确提到仔细阅读了有关南京和其他地区的文件。因为贝德士的这些努力,让更多的人了解到了南京的状况,世界上爱好和平的人谴责日军的行为,也给了日本政府很大的压力。

《贝德士文献研究》

贝德士是一位善良的基督教和平主义者,怀有强烈的人道主义精神,这些正义的行为是需要承担巨大的风险的,1942年4月12日贝德士在给朋友的传阅函中就提到因为田伯烈的那本书,“日本当局将有可能特别憎恨南京这个小小的外国传教士群体,尤其是我。费吴生先生由于其日记被引用,马吉先生由于他的几张照片被刊载,都将严重受到牵连……有可能出现针对外国传教士个人或团体的报复” 但是他们感到以积极的方式揭露具体的真相是一种道德义务,而且事实上也只有他们,或者和他们一道工作的人才能做到。虽然会受到牵连,但是他们还是义务反顾,贝德士在给友人的信中说到:“我们感到以积极的方式揭露暴行真相乃是一种道德义务……我们不相信孱弱会改善我们在世界上所面对的一切。让我们去履行我们自己所认定的责任。以善良的心去做并且同样地承担其后果”

南京大屠杀

南京大屠杀是一场灾难,可是在战争中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关辉,而这种人性是超越国界超越生死的,留守在南京的贝德士和其他外籍人士,自发联合起来,救助难民,与日军进行不停的抗争。尤其是贝德士,南京大屠杀时期,妻子和两个孩子还滞留日本,他完全可以响应美国大使馆的号召离开南京,但他还是选择“抛妻弃子”,在异国他乡,在炮火隆天的沦陷区,为广大平民贡献自己的力量。从他给妻子和孩子的信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对家人抱有无限爱意和责任的男人,而他在南京的一系列行为,又使我们感到正义、良知就在我们身边。我们今天重谈南京大屠杀,并不是要激起中日双方的仇恨,而是希望铭记历史,珍爱和平。我们今天重谈南京大屠杀期间的外国传教士,是希望我们自己不要忘记曾经有这样一群外国人在我们面临亡国灭种的时候站了出来,或他们仅仅出于道义、出于良知,出于人性,但这更着值得我们尊重和铭记。

来源:《南京大屠杀与西方国际友人》

本文作者:吴涛涛

编辑:浙江大学中国近现代史研究所研究生 萧宸轩

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