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不知道送什么给爱人?《红楼梦》里的这份送礼清单了解一下

原标题:情人节不知道送什么给爱人?《红楼梦》里的这份送礼清单了解一下

在西方国家,2月14日情人节又叫圣瓦伦丁节,是西方传统节日之一,每年的这一天男女之间互送礼物,用以表达爱意或友好。

如今这个节日已经是风靡全球,每年的这一天,空气中都似乎弥漫着甜蜜的味道,姑娘们都会收到各式各样表达爱意的礼物。

在美女扎堆、帅哥多情的爱情小说《红楼梦》中,可爱的姑娘们都收到过什么样的礼物呢?

一对旧帕子。这是宝玉送给黛玉的“礼物”。按说富贵公子宝玉送礼物应该是些比较贵重、新奇的东西,而宝玉送出的这份礼物却是寻常的帕子,而且还是旧的。

其实,宝玉也曾经送给黛玉过贵重的礼物,是在第十六回中,宝玉将北静王爷给的见面礼--一串圣上亲赐鹡鸰香念珠,转赠给刚从苏州回来的黛玉。

面对如此贵重的礼物,纯真的黛玉竟然说: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他”,竟然是掷而不取。而对最不像礼物的“礼物”--一对旧帕子,却视若珍品。

因为宝玉的叛逆和“不上进”,贾政恨铁不成钢 ,痛打宝玉了一顿。这对“半新不旧的两条手帕子”是宝玉挨打卧床养伤,不能亲自去探望黛玉,而让晴雯送去给黛玉的送去的。

晴雯十分不解,而黛玉看到帕子之后,“思忖一时,方大悟过来”,不觉神魂驰荡“宝玉这番苦心,能领会我这番苦意,又令我可喜”,随即抛珠滚玉只偷潸,作出了肝肠寸断、情深意切的“题帕三绝”。

宝玉之所以给黛玉送了两条“半就不新的帕子”,就是要告诉了黛玉“挨了打的宝玉还是你原来的宝玉”,真可谓:“不写情词不写诗,一方素帕寄心知;心知接了颠倒看,横也丝(思)来竖也丝(思)。”令局外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帕子,却传递了两个知心人无限的情思和眷恋,实在是心有灵犀、你意我明。

一块汉玉九龙珮。这是花心大萝卜贾琏送给美妾尤二姐的信物。在为贾敬办理丧事期间,尤氏请来了继母尤老娘及两个妹妹尤二姐和尤三姐看家。贾琏垂涎尤二姐美貌,便借回宁府取银子之机,接近尤二姐进行试探撩拨。

“贾琏一面接了茶吃茶,一面暗将自己带的一个汉玉九龙珮解了下来,拴在手绢上,趁丫鬟回头时,仍撂了过去”。

此时的尤二姐面对风流帅气的贾琏,也是心旌摇荡、欲迎还拒,“亦不去拿,只装看不见,坐着吃茶”。

此时的贾琏已经急不可耐了,频频给尤二姐使眼色,“送目与二姐,令其拾取”,尤二姐怕人发现没有立即拿去,而是趁着贾琏与尤老娘和尤三姐寒暄之时,偷偷地将九龙珮藏了起来,仍“笑着,没事人似的”,贾琏回头一看不见了玉珮,方知撩妹成功,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下了。

一个玉珮便让水性的尤二姐上了贾琏的贼船,梦想着凤姐一病呜呼后,被贾琏扶正,却不知酸辣狠毒的凤姐正在提刀赶来的路上。尤二姐自以为找到了终身依靠,谁知一脚踏上的却是一条不归路。

一把鸳鸯剑。这是柳湘莲送给尤三姐的信物。尤三姐是个痴情又烈性的姑娘。她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柳湘莲一眼,便产生了非柳不嫁的想法,“这人一年不来,他等一年,十年不来,等十年,若这人死了再不来了,她情愿剃了头当姑子去,吃长斋念佛,以了今生”。

机缘巧合,尤三姐通过贾琏收到了柳湘莲的定情之物--鸳鸯剑,她欢天喜地沉浸在马上要嫁给爱情的美梦中,“挂在自己绣房床上,每日望着剑,自笑终身有靠”。然而,等来的却是因为误解而要毁约的柳湘莲。

从幻想的爱情天堂跌入了流言猜忌的地狱,刚烈的尤三姐如何受得了这样的屈辱?用那把爱情之剑刎颈而亡。一个传递爱意、缔结姻缘的礼物,反而要了佳人的性命,实在可惜可叹啊!

一包茉莉粉。这是贾环送给彩云的礼物。贾环在给宝玉请安时,看到蕊官送给芳官的用于擦春癣的蔷薇硝,便向宝玉要讨要。芳官不愿把蕊官之赠分与别人,而宝玉屋里又恰好没了蔷薇硝,便桃代李僵掷了一包茉莉粉给了贾环。

以为真的得了硝的贾环,兴冲冲地送给彩云,被彩云认出了此硝非硝却是粉。单纯的贾环笑道:“这也是好的,硝粉一样,留着擦罢,自是比外头买的高便好”,彩云也收下了这难得的礼物。

只是赵姨娘却不甘心,认为受到了轻视和侮辱,找到芳官大闹了一场,被几个小丫头围攻,狼狈不堪。

一包偷梁换柱的蔷薇硝,虽然也表达了贾环对彩云的情意,却更显示了贾环在贾府内不受重视、“是主非主”的尴尬地位,以及赵姨娘的愚蠢和不自重。

一只雀儿。这是贾蔷送给龄官的礼物。龄官是梨香院中的十二官之一,是戏班中的佼佼者。她暗恋贾蔷,在烈日当头之时偷偷躲在蔷薇花下,用簪子画“蔷”字。

她和贾蔷相好之后,为了哄她开心,贾蔷花了一两八钱银子为她买回了一只会衔鬼脸旗帜的雀儿。但是重金买回的礼物,却并未博得美人一笑。

心有傲气的龄官觉得贾蔷是在戏弄她,故意把她比作笼中鸟,继而赌气啼哭。贾蔷无奈只好把雀儿放生。

一只雀儿让陷入爱恋的龄官联想到了她与贾蔷身份的差异,让她苦恼不已。对于爱情的渴望和苦恼,让她像黛玉一般使起了小性子,这份爱的礼物没有让她开心,反而让她徒增烦恼。

一串香珠。这是潘又安送给司棋的礼物。这份礼物是在抄检大关园时才发现的。在由司棋的外婆王善保家的撺掇下实施的大观园抄检活动中,司棋作为迎春房中的丫头也是搜检的对象。

在检查个人物品中,发现了司棋私藏的“一双男子的锦带袜并一双缎鞋来,又有一个小包袱”,以及包袱内的一个字帖儿。

“上月你来家后,父母已觉察你我之意。但姑娘未出阁,尚不能完你我之心愿。若园内可以相见,你可托张妈给一信息。若得在园内一见,倒比来家得说话。千万,千万。再所赐香袋二个,今已查收外,特寄香珠一串,略表我心。千万收好。表弟潘又安拜具。”

在婚姻只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封建时代,在男女授受不亲的严律之下,这样暗度陈仓的大逆之举,无疑将司棋推向了道德舆论的风口浪尖,使她失去了工作、失去了脸面,最后不堪重压撞墙而亡。一件传情之物,又一次要了一个姑娘的性命。

一个佛手。这是板儿送给巧姐的“礼物”。当然这份礼物是在两人都是懵懂孩童之时的无意之举,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礼物。

在红楼梦中,巧姐最终的命运是“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绩”,判词是“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前八十回中曹公有意暗示了巧姐与板儿的缘分。

刘姥姥第二次进贾府时,贾母携刘姥姥及众人在大观园游玩中,板儿将手中把玩的佛手送给了哭闹的巧姐,巧姐便止住了哭泣。

曹公安排板儿给巧姐的是“佛手”,是别有意义的。“佛”即普度众生,救人水火,恰恰暗示了在巧姐遇难之时,板儿家施以援手。“手”,板儿把“手”伸给了巧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似乎暗含丝罗之意。

一个佛手,让历经富贵和磨难、大喜和大悲之后的巧姐,与朴实的板儿结一段踏实的布衣荆钗的缘分,也是一场再好不过的结局。

作者:温暖前行,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