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豪情化为绕指柔 ┃ 水浒秘闻:为什么石秀的绰号叫做“拚命三郎”?

原标题:豪情化为绕指柔 ┃ 水浒秘闻:为什么石秀的绰号叫做“拚命三郎”?

《水浒传》里,有个做国际贸易的个体商贩,此人是南京人,随叔叔到辽国搞边贸走私马匹,叔叔途中暴病而亡。他“折了本钱”只好流落辽国,在一千年前的大天津当北漂,砍柴为生。后来打架助拳认了一个大哥杨雄,得到投资开了个杀猪铺——不错,此君便是天彗星石秀,江湖人称“拚命三郎”,在梁山上坐第33把交椅。

《水浒传》中第四十四回石秀才出场,当时他对戴宗、杨林自我介绍道:“小人姓石,名秀,祖贯是金陵建康府人氏。自小学得些枪棒在身,一生执意,路见不平,但要去相助,人都呼小弟作拚命三郎。因随叔父来外乡贩羊马卖,不想叔父半途亡故,消折了本钱,还乡不得,流落在此蓟州卖柴度日。”

这是石秀的自我介绍,很容易让人先入为主,当石秀就是这样风风火火闯四州的好汉。不过有意思的是,紧接着书中几处评价石秀:“石秀是个精细的人”……

很有意思,你问一万个看过《水浒传》的人,石秀的绰号叫什么,一万个人中至少一万个会说:“拼命三郎”。“拼命三郎”这个号确实相当有豪情,“石秀是个精细的人”这话便被灯下黑给自动忽略了。水浒石秀成就了一个典故,“拼命三郎”便成了一个成语。

于是一个十分让人纳闷的问题出现了:石秀出道时杀了个偷情和尚、开膛了潘巧云,主要靠侦查手段高明挖出真相,用不着玩命;上了梁山后的岗位是在搞情报的特高科,靠的是动脑子不是拼脑浆;大名府劫法场那次本来也是打前站当情报员的,只是眼看卢俊义要被砍脑袋了,逼急眼了没办法,倒真的跳下去拼命了……

石秀虽然武功相当不错,但主要还是靠脑子吃饭的。最后梁山天降石碣碑,给石秀的定位,不是天猛星也不是天杀星、而是极具妖娆的“天彗星”,这可是和吴用的“天智星”是旗鼓相当的智慧组合。显然,梁山人事部门把石秀定位在脑力劳动者,是梁山白领圈中的佼佼者。

石秀商贩出生、人生坎坷、为人精细、言谈文雅,连他的姓名都是那么女儿味十足,怎么看都不像是嗜血派、拼命流的好汉。由此看来,石秀这个“拼命三郎”的绰号似乎取的相当不搭。

事出反常必有原因,接下来逸庐敲黑板讲重点了,揭开谜底——

如果仔细、仔细、再仔细地看清楚:

石秀的绰号其实叫“拚命三郎”!

石秀的绰号其实叫“拚命三郎”!

石秀的绰号其实叫“拚命三郎”!

拚命三郎≠拼命三郎

“拚”字念“pan”。这个字和拼命的“拼”字长的实在太像了!繁体字更分不清楚。但是“拚命三郎”的意思,却和“拼命三郎”的意思全然不同。

“拼命”的意思很好理解——“拼”的原意是连、合,并在一起,“拼命”的意思就是拿命换命,同归于尽。就是要跟人玩命的意思。

拚命(pàn mìng)的标准释义是:豁出性命地做事。引申为竭尽全力、不择手段。“拚”字有豁出去、没底线的意思。“拚命”的意思就是说不择手段地豁出生命中的最后一丝潜能做事。“拚命”有时候也写作一个读音相近的词:“搏命”。

“拚命”一词,最早出自宋代章定的《名贤氏族言行类稿·章惇》:“子厚履险而下……轼拊子厚之背曰:子厚异日得志,必能杀人。子厚曰:何也?轼曰:能自拚命者能杀人也。子厚大笑。”苏东坡说章惇你这家伙做事情实在太豁得出去了,估计连杀人都敢!

清朝俞樾的《春在堂随笔》卷一上有一句著名的判词:“李少荃拚命做官,俞荫甫拚命著书,吾皆不为也。”不是说李鸿章为了做官要和别人动刀子拼命,而是说他竭尽全力地不择手段地发狠做官向上爬。

说完“拚命”,再说“三郎”。

石秀不一定是排行老三,“三郎”的意思也不是单纯指老三、三哥。自古以来,也没听说非得要三哥去拼命。反倒是黑道中二哥比较四海,有时候傻气上头,出门玩命:关二哥单刀赴会、单二哥独踹唐营、武二郎醉打猛虎……

看《水浒》会发现,怎么老有人被称呼为“三郎”。比如宋江,明明是家中老大,为什么人人叫他“宋三郎”、“孝义三郎”,李逵称他“黑三郎”他也自认我正是黑三郎……

“三郎”是个专有名词,是古代三种郎官的合称。《史记·秦始皇本纪》:“以罪过连逮少近官三郎,无得立者。”司马贞索隐:“三郎,谓中郎、外郎、散郎。”张守节正义引《汉书·百官表》:“有议郎、中郎、散郎,又有左右三将,谓郎中,车郎、户郎。”

古代这“三郎”的官,不是那么好当的。“议郎”、“中郎”、“散郎”是朝中之臣,不是实权主官,却是代表皇帝出面办事的人,没事时是舆论的挡风墙、出事时是顶缸的替罪羊;“郎中”、“车郎”、“户郎”这三郎是军中之将,打仗向前当炮灰,负责给老大当肉盾,挡刀挡子弹。

但凡干得好这“三郎”的人,都是需要极有担当的!所以到了宋元时期,“三郎”便成了一种特定称呼,特指常在风尖浪口、特别能招事、搞事、出事,也特别能扛得住事的那种牛人。三十年代的鲁迅、青年时代的王朔、当代斗士崔永元,都可称“三郎”!总体是个好词儿。

“拚命”是说做事情不择手段、豁得出去,“三郎”是说遇事向前能担当。

所以“拚命三郎”这个江湖绰号,不是说这家伙排行老三又会提刀砍人玩命,而是说此人做事发狠能成事做人光棍能担当。——石秀还真就是这样的人!

逸庐以科学的精神解读“拚命三郎”!

石秀和宋江这两个“三郎”的第一次交锋就很有杀气:

之前,石秀处理杨雄老婆偷情事件,不动声色侦破奸情、心狠手辣连续杀人,一步步做的实在是太严密又太手黑,确实令人齿寒。晁盖是个正路人,看不惯邪道,借口时迁偷鸡坏了梁山名头,差点直接宰了石秀。宋江自己也是个“黑三郎”,为了人情面子,只能和晁盖叫板救下石秀,但眼见石秀如此“三郎”,宋三郎下手狠狠阴了石三郎一把:

石秀上梁山,领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宋江派他去祝家庄探路。此时石秀内心一定跑过一百万匹草泥马!石秀心想:老子刚从祝家庄一路犯浑杀出来,偷了祝家庄的鸡、烧了祝家庄的店、杀了祝家庄的人。祝家庄人民早就人脸识别锁定了老子这张脸啦。你宋江这个黑三郎,居然派我去、卧、底?这简直就是存心送人头嘛!

石秀果然是“拚命三郎”,向来没事要招事、有事不怕事。结果活生生创造了奇迹。居然蒙着了好心办坏事的钟离老人,探明了盘陀路的机关,直接救出了陷入迷宫等死的宋江。

照理说,石秀完成了任务又救了宋江的性命,宋三郎不发大奖杯也得知道感恩才是。可是宋江不这么想!

宋江这个黑三郎的黑果然不是盖的!接下来布置给石秀的第二个任务,更是怎么看都像派石秀直接去送死:要石秀阵上假败、故意被卧底的孙立俘虏、关到祝家庄大牢里当内应。于是石秀九死一生之余,又要去向死而生!

宋江这个计谋的脑回路绝对骨骼清奇:

首先,石秀是祝家庄遭难惹上梁山的罪魁祸首,要求石秀假败被俘,把石秀送到私仇祝家庄,多半会被祝家庄当场活剐了祭旗。祝家庄居然没杀石秀,实在是撞上了小概率事件。

其次,梁山有的是将领,另派个祝家庄仇恨度少点的陌生面孔不行吗?最后,非要派个人当内应也成,苦肉计诈降也罢、化浓妆潜伏也罢,从来没听说当内应是要假装被俘给关进去的,关在牢里能做什么内应?还得让别的内应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一天到晚费心保他救他。

逸庐睁眼闭眼怎么看,石秀这个内应计划就是多余的,什么作用都没起到,白白让石秀提着脑袋坐了个牢。再说了,孙立一伙不就是内应吗?觉得人数不够,当时随孙立多混进去几个头领也不算个难事。非要在阵上多送过去一个俘虏,既不是有特别开挂的技能,也不是要假装投降,生生凑上去给敌人关在牢里,看不懂宋江到底要弄什么玄虚!

当然,石秀不知是吉人天相还是千年的王八命硬,总之这一劫又给硬生生地扛了过去。看得出,石秀的服从精神是相当不错的,也可以说是隐忍功夫是修炼得相当到家的。这么弄了两次整不死,宋江也不好意思再下暗招了。

直到大名府劫法场。石秀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靠山。石秀赔上性命保住了卢俊义的脑袋,然后又和卢俊义一道坐牢共患难,这份交情非同小可。卢俊义成了梁山二哥,石秀与杨雄基本都以卢派力量出场。平时站在卢俊义身后护法,战事一起,每次都跟随卢俊义一边出征。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卢俊义走到绝路,才有石秀的拚命。

(逸庐涂鸦之作:踏夜 纸本镜片55cm×55cm)

石秀救卢俊义的义举,被很多人作为他是“拼命三郎”的最大佐证。石秀这次绝对是真正拼了命。“拚命三郎”的特质表现的淋漓尽致:卢俊义值得赌上自己的命去救,所以石秀赌了命!这场“拼命”的背后,也凸显出了石秀“拚命”的不择手段的性格:只要能给卢俊义续命,什么招数都敢上。

石秀出手劫法场前,早就明白孤身一人,救出卢俊义的可能性不大,多半是要把自己给搭进去。但他还是出手了,为人仗义义气深重是一方面;实在没招了事情逼到这份上也是一方面;但估计也有一条是深信梁山会出手相救。这是一次拿命作注的豪赌。

石秀劫法场是一场政治押宝,这可不是逸庐脑洞太大瞎猜的。且看石秀在《水浒传》中其他几次遇上类似情况的表现,就知道石秀绝非他自己说的“一生执意,路见不平,便要去相助”,而是“该出手时就出手”,要算计过才决定出不出手。

整部水浒,石秀有两救两不救。分析这四个案例,就看得出来,石秀的义气是要挑人、要先掂掂对方的分量的:

起初救杨雄,是在石秀最落魄的时候:烂命一条,一屁股债务,卖柴为生。

杨雄好歹是蓟州刑警队长,对手又只是一堆没有背景的混混,此事出手有赚无亏。果然,石秀一出手,先是搭识了杨雄做大哥,顺便找到了投资开猪肉铺的创投,还结识梁山好汉戴宗、杨林,买下了一条后路。这一救,一箭三雕!

杨林对石秀有知遇之恩,可以说石秀上梁山,全靠偶遇戴宗和杨林。杨林是他上梁山的引路人和介绍人。但是,石秀和杨林奉命潜伏祝家庄,石秀从门缝里眼睁睁看着杨林被抓,却没有丝毫要跳出去相救的意思。祝家庄的一个外围小寨,总不如大名府法场凶险吧?

同样弟兄有难,为什么面对尚不是一伙人的卢俊义,面对戒备森严的法场,他能大喝一声,孤身跳下去救人?不是不要命,因为划得来;面对几个乡村武装民团,同样是战友有难,而且是有特殊恩德的战友,他没有任何动静。不是太凶险,因为不划算。这一次不救,让人隐隐觉得,石秀果然是个“精细的人”!

如果说杨林之事只是孤证,那么后来打方腊,在昱岭关,同样是出生入死的兄弟遇难,石秀的表现真的让人大跌眼镜!

昱岭关一役,石秀依然随卢俊义出征。“且说卢先锋军马将次近昱岭关前,当日先差史进、石秀、陈达、杨春、李忠、薛永六员将校,带领三千步军,前去出哨。”

当下史进和石秀等六将“迤逦哨到关下”,遇上小养由基庞万春要杀人立威,“飕的一箭,正中史进,栽下马去。五将一齐急急向前,救得上马便回。又见山顶上一声锣响,左右两边松树林里,一齐放箭。五员将顾不得史进,各人逃命而走。”

这个场景,十分让人伤感:李忠和薛永这两人都是走江湖卖狗皮膏药的,嘴上讲义气、遇事先逃跑还好理解。陈达和杨春可是史进当年在少华山根据地的老伙计,史进破家落草,可以说就是为了他们。如今到了生死关头,居然“顾不得史进,各人逃命而走”。所谓梁山好汉,义气为上,也只不过如此!

那个自称“一生执意,路见不平,但要去相助”的石秀到哪里去了?他居然丢下受伤的战友,自个儿撒腿逃跑了?危难当前,生死之交,石秀竟和卖狗皮膏药的李忠薛永、背弃大哥临阵逃跑的陈达、杨春毫无分别。此时的石秀与大名府劫法场的石秀,何止相差万千。

石秀终究是个十分精细的“拚命三郎”!

石秀终究不是真的亡命的“拼命三郎”!

石秀英雄一生,却死的如此窝囊和不光彩!

石秀十分出彩,杨雄不弱于他

(逸庐涂鸦之作:啸云 纸本镜片55cm×55cm)

正事说完,忍不住还想说点闲话:

杨雄和石秀天生气质互补。两个人的关系十分有趣:一个姓杨,杨质柔弱,名字却很雄壮。一个姓石,顽石刚烈,名字却太秀气。杨雄石秀自从相识,便形影不离。在梁山排座次时,杨雄排在32位、石秀排在33位。

喜欢解读《水浒》的酸儒,都说是杨雄得占高排位,是沾了石秀的光。仔细一想:杨雄沾着什么光了?

论武艺杨雄并不弱于石秀:在祝家庄,面对数百追兵,杨雄当头砍翻五六个,石秀后头宰了七八人,打了个旗鼓相当;在大名府燕青一棒打翻石秀,杨雄转手制住燕青;救卢俊义,一个舍命劫法场,换回卢俊义一命;一个星夜求救,顺利带来救兵。很难说谁的功劳大,只能说石秀义气,牺牲更大。但也得说杨雄不负厚望,做得漂亮!

上前线作战,基本上是哥俩同行,双双上阵。石秀能打,杨雄也从未一败。

可是搞侦查特务工作,梁山不用杨雄这个专业的监狱长兼刑警队长,却狠命支使石秀,显然看重的是“石秀是个精细的人”。

《水浒》书中说杨雄“祖贯河南,流落蓟州。慕侠仗义,不善忍气,喜欢练武,结交武友”,比如曾经入狱而与杨雄相识的“鬼脸儿”杜兴。他和老婆潘巧云关系不好,主要也是他的水浒式好汉脾气:不太着重女色。只是他一出场时便是被人欺负,给读者第一印象不好,于是杨雄“慕侠仗义,不善忍气”的风范便给忽略了……

所以,看书足够仔细,便能绕开误区。很多人认为火爆脾气的石秀,其实是个侠骨柔肠“精细的人”;而很多人认为窝囊的杨雄,却反而是个豪放的武夫!

对了,杨雄的兵器十分拉风,叫“冷艳锯齿刀”,是不是很玄幻?纵观古今中外,除了杨雄,唯有三国的颜良、美国的兰博使用锯齿刀做兵器!

经过大名府的生死之交,杨雄和石秀在卢俊义心目中的地位,实际上早已超越了势利之徒燕青。

石秀上了梁山,客串两次情报工作,做的都很出色。但是到了卢俊义上山后,石秀就再也没有出门冒险搞情报工作了。主要是燕青串岗情报部门,抢了石秀的饭碗,和宋江嫡系派戴宗搞到一块了。

于是耐人寻味的情况出现了:待到梁山正式排座次定岗定编。杨雄、石秀两人的编制和燕青一样,都在“步军头领一十员”中。但是一方面梁山人人都以为是卢俊义铁杆忠仆的燕青,渐渐偏到了宋江一伙里。另一方面卢俊义却把杨雄石秀兄弟视作心腹——

杨雄、石秀两人的岗位,便是一同把守梁山泊西山一关,当卢俊义的贴身保镖:平时住在卢俊义宿舍的旁边,战时站在卢俊义身后。一如孔明、孔亮睡在宋江耳房和站在宋江身后。

《水浒》中很少写杨雄和石秀上了梁山以后,有什么交集。不是这两人能力不行了,也不是这两人交情变淡了,而是他俩站位在卢俊义一方,自然被边缘化雪藏了。

征方腊之战,石秀不知为何被单拆出来,加强到了一个奇怪的特混战队里:缺了朱武的少华山三人组、缺了周通的桃花山李忠、没有势力的独狼薛永,加上石秀,六个头领,糊里糊涂地作一堆儿给乱箭射死了……估计他们致死也没有想明白,为何是咱这么六人组合携手赴黄泉?

杨雄也没有想明白:为何这次征战,偏要拆开他俩?为何一旦兄弟分开,便是生离死别!

石秀一仗捐躯。杨雄忧伤病倒。

杨雄生的是背疮。古人认为,背疮这个病是因极度的伤感或抑郁而生的绝症。范增、宗泽、徐达都是发背疮而死。《水浒》中有表:待到梁山部队剿灭方腊,班师回朝前夕,“杨雄发背疮而死”,终于郁郁追随好兄弟石秀去了。

石秀对杨雄,很难说是仗义帮他还是坑害了他;杨雄对石秀,确是一生不负情缘!

也许杨雄断背。也许石秀女身。也许什么都不是,就是惺惺相惜、心心相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