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翟天临”事件:追查造假源头,让诚实者不再委屈

原标题:“翟天临”事件:追查造假源头,让诚实者不再委屈

文/翟良

“最近大火的翟天临演小品——《儿子来了》,本身就形成了一个热点,这位超级学霸不仅戏好,人好,群众基础也好,同时自带幽默细胞更增加个人魅力。”这是春节后一网友在文章中对翟天临的溢美之词。

“学霸”还得必须强调“超级”,好像不加这俩字就不足够撑起“人设”似的,也的确是,这个年头凡是“超级”的玩意都活得跟人有些不一样。我们翟氏家族出了个演员“学霸”?说实话,可能不太关注新生代演员的影视作品,加上今年的春晚我一眼都没看,所以真的不知道我们翟家还有天临这样一个很火的演员。

翟氏家族人烟稀少,老祖宗原是逃奔迁居各地的游牧民族,翟姓人虽少却出了西汉丞相翟方进、隋末瓦岗军领袖翟让、宋代宰相翟汝文、清代画家翟大坤等人杰。这些翟族的“老家伙”那么折腾却无人知,而今天几个翟家的小鲜肉却凭“艳照门”、“骗婚”、“学历造假”的丑闻燃爆网络,且不说前两位翟家丫头的往事,而翟天临学术造假之举让身为翟姓的我感到一阵阵袭来的羞耻。

翟天临在直播中说,不知道知网是什么东西,接着他的博士学历被质疑,紧接着还有论文涉嫌抄袭,然后导师也被挖出来有问题,最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的院长也暴出丑闻……一场开年大戏就像此刻窗外的大雪飘飞起来,只是多了擦肩接踵的吃瓜群众。

“造假”事件似乎一直“久唱不衰”,举其大者,有交大的“中国芯”造假大案,纯属弄虚作假;有唐骏等人的学历造假案,纯属忽悠大众;更有层出不穷的文章抄袭案,纯属欺世盗名。如今这一行为却也获得了一个雅名——“学术不端行为”。不知道“不端”出自谁口?学术造假本身不仅仅是“不端”这么简单,其背后的腐败及人性的扭曲对社会的危害更严重,而因“学术不端”导致的更严重的教育不公平的问题,值得全社会关注和深思。

真没想到,造假现象还是一个古老的话题,其历史也悠久。早在周后期,春秋战国开始就有学术造假现象。秦始皇烧书,使中国许多经典失传,汉以后就有不少人把自己的著作塞进古名人著作,甚至制造全盘的伪作。

但古人学术造假却有苦衷,甚至能让后人听来容易产生同情之心,我想说的是,今天学术的造假比起古人来说可恶多了。古代的学术造假者大多数只求作品能传世,作者的名字都没有留下,更无名利可言。更重要的是他们的作品确实够得上传世之作,自有其历史、文化价值。不像当代的学术造假,造出一大堆排泄物,毫无价值。

通俗点讲,古人学术造假只为学术,而今天的学术造假只为名利和金钱。比较起来后者是那么的垃圾。

翟天临这个“打假警察”成为了“打假对象”,并被一群秃了头博士研究生扒得一点渣都不剩,究其原因其行为不仅仅是人设崩不崩的问题了,而是其行为对教育公平的践踏引起了学术界人士的极大愤怒了。

说起“教育公平”的话题,本人内心始终很沉重,中国的教育公平之路走得很辛苦,一年年的坚定地挥着拳头呼吁,一年年我们都老了,“公平”依然成为话题。可能我很愤青,总因这不公平不能淡定,但的确不公平了太久,且一如既往地不公平下去,任性的力量蟒蛇一样顽强。

官方总结的教育不公平是:城乡教育不公平、区域之间教育不公平、学校教育之间的不公平、强势群体与弱势群体教育之间的不公平。而经柏龙教授总结的十大教育不公平更让人心痛:城市教育与农村教育的不公平;重点学校教育与一般学校教育的不公平;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的不公平;男童教育与女童教育的不公平;优等生教育与后进生教育的不公平;升学教育与就业教育的不公平;关注知识与关注能力的不公平。

在这样的教育“不公平”的基础上,又杀出来了博士学位授予的“不公平”,这让基础教育正在坚定地走着的教育公平之路突然感到茫然,甚至茫然后发出长长的叹气声。

今天在全国范围内与中小学公立校深度合作的“双师课堂”,正通过科技的力量突破时空的限制,缩小教育差距,促进教育公平。尤其让人感动的是,新东方、好未来合力成立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共同为中国教育均衡事业贡献力量。随后,高思教育、精锐教育、君学中国、凯叔讲故事、朴新教育、轻轻家教、尚德教育、精课双师、青果教育等机构也定位于用科技驱动教育均衡发展,通过现代科技手段将优质教育资源输送到中国农村和边远地区,让农村和边远地区的孩子们在同一蓝天下共享优质教育。

双师课堂的诞生,似乎为推进教育公平带来了一丝希望,有媒体称,“双师课堂”是确保教育均衡长期性、稳定性的重要模式之一。近两年来,“双师课堂”已引起中小学公立校的关注和探究,教育这份净土之上开始绽放公平的阳光。

然而,在基础教育使出浑身力气走在教育公平的路上的时候,作为高等教育的学府却在最高级别的学位授予上屡出“丑闻”,这让基础教育的公平愿望深感不安和羞辱。

公平是一个拥有良好秩序文明社会的基础之一,教育公平更是重中之重。教育公平是现代教育改革的核心,是各国政府教 育改革的基本出发点和共同目标,无论是在发达国家 还是发展中国家,它始终左右着教育改革的方向并最 终决定着教育改革的成败。回望历史,古希腊大思想家柏拉图、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我国古代大教育家孔子都曾关注过“教育公平”的问题,我国自隋朝建立起的科举考试制度同样也体现了一种教育公平的理念。

在古代,谁敢学历造假,那就不仅仅是丢面子的事,而是将要面临死罪的裁决。在《《庄子?田子方》里有这样一则故事:一天,庄子去见鲁哀公。哀公说:“鲁国的儒士很多,而崇尚你的道家学说之人极少。”庄子不以为然地说:“鲁国的儒士其实很少。”哀公不悦地纠正道:“在鲁国,到处都是穿儒士衣服的人,怎么能说儒士少呢?”庄子说:“我听说,头戴圆形帽的儒士,知晓天时;脚穿方形鞋的儒士,精通地理;身佩彩络美玉的儒士,遇事能当机立断。其实,真正有这种学问的人,不一定要穿那服装。穿那服装的人,未必有学问。要是你觉得我说得不对,可通令全国:‘不通儒学而穿儒服的人,处以死罪。’然后再看结果如何?”于是,鲁哀公照此发了一道命令。五天以后,全国居然没有敢穿儒服的人了。唯独一位男子,身着儒装站立在宫外。哀公马上召见他,询问其治国之道,那人果然满腹经纶,对答如流。庄子问:“在作为儒家故乡的鲁国,只有一名儒士,能算多吗?”

而今天中国最高等的学府清华、北大遇到学术造假现象也不过是重复那句经典的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一旦发现学术不端行为,绝不姑息,将严肃处理。2016年颁布的《高等学校预防与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办法》中第二章第七条也明确规定:教师对其指导的学生应当进行学术规范、学术诚信教育和指导,对学生公开发表论文、研究和撰写学位论文是否符合学术规范、学术诚信要求,进行必要的检查与审核。

然而,这些严肃的发声和条文规定,并没阻止这种“高危行为”的泛滥,这正说明了我国相关部门在追查学术造假源头和惩治学术腐败问题上仍处于温情的阶段,而学术腐败的土壤上空长期蓝天白云,正可谓:微风不燥,阳光正好。

“翟天临学术造假”风波会很快被其它新闻事件所掩盖,并不影响翟家这位才子继续演戏赚钱。但是,我们还是有必要追查造假的源头和行为,就像《南方人物周刊》所说的,尽管无法减少作假者,也要让诚实者不再委屈。

翟姓是一家,用山东老家的前辈说就是:“天下翟姓一家,不乱。”作为翟天临的本家和老乡,还是选择了这种方式告诉他:兄弟,没博士学历不影响演戏,但演一场“假学历”的戏,难免会“演砸”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