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玛共和国为文化和艺术插上自由的翅膀

原标题:魏玛共和国为文化和艺术插上自由的翅膀

1918年11月9日,德国历史上第一个自由共和国---魏玛共和国在风雨飘摇中成立,为议会民主制打开了一扇大门。2019年2月6日,魏玛庆祝了这一100年前的历史事件,又使魏玛共和国的过去成为人们讨论的焦点。诚然,魏玛共和国的民主以失败告终,但在努力的过程中仍取得了不少影响至深的成就,如德国女性获得选举权,艺术文化事业的自由发展等。

1919年8月14日,《魏玛宪法》生效,一直到13年后退出历史舞台。期间,共和国虽内外交困,却仍然为所有的社会领域提供了机会,这在此前的帝国时代是无法想象的。《魏玛宪法》第142条保证:艺术、科学及其他学科自由。国家为这些领域提供保护并参与到其维护工作中去。审查应被摒弃。但电影是个例外,可以通过宪法第18条进行补充约束。

《魏玛宪法》第109条

宪法所作出的承诺让所有艺术领域团体都接收到了一个信号,要共同协作创造一个新的民主社会。创新符合新一代的需求,却与守旧群体的意愿背道而驰。因此艺术就更应该培养想塑造自己的未来的新人类。

《魏玛宪法》生效后几个月,国家层面的官方文化保护计划就得到了落实,设置于内政部的文化监管部门负责集中把握魏玛共和国的艺术文化方向,创造共和国的艺术形式,其中就包括国家的象征如国徽、国旗、硬币、纸币、邮票等。这个文化部门的负责人是艺术史学家兼博物馆馆长Edwin Redslob,他一直致力于为新的共和国创造新的表达方式。

新的共和国艺术应该传达现代化、觉醒意识和民主基础,包括: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选举自由,司法独立和权力分立。Redslob在表现主义的艺术方向上看到了这一点。因此,他邀请表现主义艺术家团体“Brücke”的联合创始人卡尔·施米特·罗特卢夫(Karl Schmidt-Rottluff)起草鹰的新设计 。然而罗特卢夫的设计没有获得议院和民众的肯定。最终艺术家埃米尔·多普勒(Emil Doepler)的设计于1919年11月11日被定为国徽的图案。

接下来的另一项任务就是为官方仪式和国家庆祝活动开发新的表达形式。经过一番讨论,政府将8月11日定为宪法日,属于国家法定节日,应有艺术上和国家层面的支持,但这一天并非法定假日。这个一年一度的节日可以很好地把国家和人民联系在一起。例如每年柏林的国会大厦都会对公众开放,前面的广场上会有军乐队表演和其他各种活动。但是宪法日并没有在全德国范围内被认可,主要是因为全德的管理不统一。最后一次庆祝宪法日是1932年。

1923年宪法日军乐队表演

艺术是所有人的艺术

在革命的动荡中,绘画、雕塑、戏剧、音乐及建筑艺术家们于1918年组成了一个政治先锋团体十一月小组,他们希望不拘一格地向大众展示自己的艺术。每个人都应该有接触艺术的权利。他们坚信自己可以通过艺术手段为建设民主社会作出贡献。这个团体有超过400位艺术家,风格不一,他们可以代表所有的现代艺术方向包括表现主义,立体主义,未来主义,达达及新客观主义等。这种个人艺术风格的多样性和自由度与魏玛共和国的民主思想非常契合。

M.Schwichtenberg, Tanzende Frauen

“十一月小组”在存在的15年间,一直努力与魏玛共和国复杂的社会共生,力求成功地使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和现代文化相连接。他们举办了展览、报告和讲座等一系列活动。遗憾的是当时的“十一月小组”成员中只有个别女性艺术家,这是由于先前的帝制时代女性不允许就读于艺术学院。而从魏玛共和国建立初期开始,女性解放程度越来越高,拥有了选择权,可以上大学,也可以争取在“十一月小组”中拥有一席之地。对于“十一月小组”来说,女性是他们新的目标群体,女性应该把自己从母亲的传统角色中解放出来,从厨房和家务中解放出来。(拓展阅读:德国的女权运动

1929年,Der blaue Engel演出剧照

文学是所有人的文学

根据“十一月小组”的设想,新时代的文学,包括文本,诗歌,民谣,戏剧和文学描写都应该现实地描绘人们的日常生活和个人命运,不掺杂情感或幻想。文学作品中的很多情结都在大城市中展开,这是因为大城市中的社会不满和社会差异更为突出。像恩斯特·巴拉赫(Ernst Barlach),亨利·遮勒(Heinrich Zille)和汉斯·巴鲁舍克(Hans Baluschek)这样的艺术家当时就是以批判的眼光来看待没有未来的无产阶级。

1921年戏剧海报

那时候的文学重心也开始转向了对工作领域的描写。随着传统工艺品逐渐消失,市场开始需要拥有新技能的劳动力。办公室工作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节奏,也改变了城市中的社会关系。1918年到1933年间诞生了一批批判社会的作品及反映社会变革的纪实文学,其中著名的就有阿尔弗雷德·德布林的小说《柏林亚历山大广场》(1929)及《1918年11月-德国革命》(1937-1943)。这部小说试图推导出十一月革命的失败与强化国家社会主义之间的关系。德布林追求民主,也希望通过自己的文学作品激励民众。

阿尔弗雷德·德布林(Alfred Döblin

出版商在传播大城市文学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大量日报、午报、晚报、杂志和周刊被印刷出版。在诸如《Ulk》《Simplicissimus》《Die Pleite》这些杂志中都会提前预告之后出版的小说。文学先锋们也在新文学、戏剧表演、综艺节目和19世纪20年代中期兴起的广播中找到了自己定位和理想。

广播是所有人的广播

魏玛共和国时期,媒体也开始发生了根本的变革。艺术工作者不仅可以通过印刷品和投影来表现自己的作品,还可以通过诸如广播这样的新媒体作为传播方式。1923年10月29日,柏林广播电台首次播音,至此,广播在民主化的过程中起到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包括Bertolt Brecht在内的众多广播工作者都尝试了新的形式。例如1929年Bertolt Brecht就鼓励他的听众,一起参与到他的广播剧林德伯格的演出中来。 在广播的帮助下,听众还能进行远程学习并普遍提高民众的教育水平。

虽然用今天的眼光来看,魏玛共和国是一个"没有民主人士的民主制度"在来自左、右两方凶猛的进攻下,在世界经济危机的漩涡中,魏玛共和国很难支撑长久。但是11月革命毕竟推翻了此前的帝王统治,将德国带上民主的道路,将民主的种子播撒于艺术与文化领域。

文章内容参考:

http://www.bpb.de/geschichte/deutsche-geschichte/weimarer-republik/

喜欢我,就给我一个“好看”

*蒋方舟与大使葛策博士共进下午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