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沙特王储到访亚洲,“向东”寻找战略支点?

原标题:沙特王储到访亚洲,“向东”寻找战略支点?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图源:视觉中国)

17日起,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展开为期6日的亚洲之旅,到访巴基斯坦、印度、中国等国。美国《华尔街日报》指出,此举代表着一个战略支点,可以减少王储因“卡舒吉事件”在国际上的孤立,重新确立沙特的海外影响力。

那么,亚洲国家能否助王储一臂之力,为他带来理想的战略回报?沙特此举是否标志着其战略重心进一步转向东方?

支援巴基斯坦经济

当地时间17日下午,穆罕默德王储抵达此次亚洲行的首站——巴基斯坦,他也成为15年来首位访巴的沙特领导人。两国签署了价值200亿美元的投资协议,涉及炼油和电力等领域,包括在巴沿海城市瓜达尔投资100亿美元建设炼油厂和石化企业。

路透社称,巴基斯坦与沙特同为伊斯兰国家,自1951年签署友好条约后长期相互支持。穆罕默德王储试图通过访问,重建其在“卡舒吉事件”后的声誉。而正处于困难时期的巴基斯坦此刻急需朋友,对于王储的到访,巴方展现了极大的欢迎。

一系列高规格接待可以看出巴方的热情——在王储乘坐的飞机进入巴基斯坦领空后,该国派出战斗机前去引导;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和巴基斯坦陆军参谋长巴杰瓦在一座军用机场迎接王储;总理甚至亲自开车,把穆罕默德王储接入首都伊斯兰堡总理官邸。

近几个月来,巴基斯坦面临严重债务危机,沙特向巴基斯坦提供贷款以支撑该国迅速减少的外汇储备,使之维持经济运转。这让巴基斯坦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谈判救助计划时,获得了喘息的空间。巴基斯坦眼下正寻求IMF的120亿美元援助纾困,但协议尚未签署,且条件苛刻。

关注能源等领域合作

穆罕默德王储18日离开巴基斯坦后的下一站是印度。2018年G20峰会期间,王储与印度总理莫迪决定,两国将尽快建立一个领导人层面的协调机制,促进沙特在印度能源、防务、食品安全、机械等领域的投资。此次穆罕默德王储访印期间,除了与莫迪总理再续情谊之外,还在2天的访问中会见印度总统科温德和副总统纳伊杜。

《印度经济时报》指出,王储此次印度之行重点关注能源、基建和高科技等领域合作。沙特内阁已授权王储在其访问期间签署协议,建立沙特—印度最高协调委员会。双方计划签署投资和旅游等方面的谅解备忘录。

穆罕默德王储将于2月21日至22日访华。其间,习近平主席、韩正副总理将分别与他会见。韩正副总理还将同王储共同主持召开中沙高级别联合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双方将签署一系列合作协议。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名誉所长朱威烈表示,穆罕默德王储本人曾多次访华,包括出席2016年的G20杭州峰会。此次访华主要目的,是在美国国会紧盯“卡舒吉事件”不放、老国王萨勒曼年事已高的情况下,争取大国支持。2018年G20阿根廷峰会上,穆罕默德王储与习近平主席会面,被王储视作一次成果突出的会面。当时中方表示,沙特保持稳定和发展是中东海湾地区实现繁荣进步的基石。中方坚定支持沙方推动经济多元化和社会改革。双方要落实好“一带一路”倡议同沙特“2030愿景”对接。

朱威烈认为,穆罕默德王储提出的红海沿岸经济区开发、能源领域合作等都可能成为两国会谈的议题。而在卡塔尔国埃米尔塔米姆刚结束对中国的国事访问之后,中国接待穆罕默德王储也在情理之中,北京可能继续发挥劝和促谈作用,推动卡塔尔断交风波逐步平息。

沙特前驻巴基斯坦大使阿里·阿瓦德认为,中国的旗舰项目“一带一路”倡议的进展,进一步强化了一种认识:即中巴经济走廊的合作、瓜达尔港的合作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因此,沙特日益将中巴经济走廊视为南亚地缘经济环境中催生的巨大机遇,必须充分加以利用。2018年,沙特宣布对中巴经济走廊投资100亿美元,成为中巴经济走廊吸纳的首个第三方合作伙伴。

据悉,穆罕默德王储原本还计划访问印尼和马来西亚,但这些行程已被推迟。此外,他计划6月在大阪举行G20峰会期间访问日本,因此此次行程中暂不包括日本。

东亚渐成外交重点

有外媒把王储的亚洲行称为“困难时期结交新朋友”,但事实上,沙特的“东向战略”早已有之。

这一外交策略是在前国王阿卜杜拉执政时期(2005年—2015年)发展起来的。2006年1月阿卜杜拉继承王位之后,他就选择了北京和新德里作为除中东地区之外的两个首次外访目的地。之后,沙特在日本储存380万桶原油,来帮助后者增加石油储备,并使自己更大规模地进入亚洲市场。这些都被视作沙特外交“向东看”的大手笔。

2015年现国王萨勒曼即位后,新政府继续执行传统的外交政策——“可控的多重依赖”,通俗地讲,就是一国在面对霸权国家时,为增加自主性而寻求与其他大国建立多样化外交关系的战略。从沙特近几年的外交动向来看,亚洲特别是以中国为首的东亚国家已逐渐成为其外交重点。

因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国王萨勒曼在2017年进行了为期约一个月的东亚之行,访问国家包括印尼、马来西亚、日本、文莱、中国和马尔代夫,也不难理解为何穆罕默德王储多次来华取经。如果说10多年前阿卜杜拉访问亚洲的时候,沙特和亚洲的关系还被看作是新鲜事物,那么现在它已经成为一个外交惯例。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认为,沙特近几年外交“向东看”与两个因素有关:第一,推进落实旨在改变沙特单纯依赖石油出口经济模式的“2030愿景”。中国、日本、印度等亚洲国家一方面是沙特在亚洲地区重要的能源合作伙伴,另一方面能够提供有益的发展经验,帮助该国经济实现多元化。而美国等西方国家只关心对沙特的军售和油价,对真心实意帮助沙特却心不在焉。

第二,奥巴马时期美国—沙特关系经历动荡,特朗普上台后虽想给沙特撑场子,无奈因“卡舒吉事件”受到国内舆论压力,最近美国众议院更投票决定停止美国对沙特领导的也门战争的支持……这些促使沙特通过对亚洲的外交来打开局面,缓解被西方孤立的处境。

朱威烈同样认为,“向东看”是沙特实现“2030愿景”的基本政策倾向。而“卡舒吉事件”也让传统上依靠美国的穆罕默德王储感到有实施平衡外交的必要性。事实上,在2018年参加G20阿根廷峰会前,王储已开展对许多阿拉伯国家的访问,此次访问亚洲多国,是平衡外交策略的延续。

借亚洲行实现“破局”

在朱威烈看来, 王储的亚洲之行是在中东地区国家存在矛盾、西方国家对利雅得施压的背景下开展的外交破局。

具体而言,在中东地区,由于西方炒作,一些国家对王储持批评态度。但更迫在眉睫的问题是,眼下沙特围绕“2030愿景”的改革进入深水区,如红海合作机制、石油公司股份竞标等,都需要周边国家一起参与才能玩得转。“虽然穆罕默德王储羽翼已丰,国内政治稳定,但地区矛盾非常深刻和复杂,卡塔尔、伊朗等国与利雅得关系紧绷,王储的改革能否在凝聚国内共识的基础上,获得地区国家支持响应,挑战巨大。”朱威烈说。

从西方国家来看,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与沙特的关系经历起伏,尤其伊核协议签署后,惊慌失措的沙特王室从地缘政治剧本中汲取教训,决定巩固与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就在伊核协议达成的同一个月,利雅得宣布将在俄罗斯投资100亿美元,并着手购买俄罗斯的S-400导弹系统。好不容易盼到特朗普上台,却因为“卡舒吉事件”而让美沙关系的任何重新调整又陷入混乱。尽管特朗普及其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反驳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调查结果——即穆罕默德王储下令杀害卡舒吉,但他们无疑处于弱势的防守状态。

“此访选择巴、印、中三国有所考量,”朱威烈说。

巴基斯坦与沙特有着传统友好关系,在一系列事务上相互力挺。利雅得在巴大选后对伊姆兰·汗的支持也表现得更加具体。印度则是南亚大国,沙特是其第四大商业伙伴,双边贸易额约为280亿美元,印度约20%的原油供应来自沙特。沙特每年还为超过17万名印度人的朝圣提供便利。最近,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与阿联酋国家石油公司组建了一家440亿美元的合资企业,负责印度拉特纳吉里的炼油厂和石化项目。中国与沙特的合作更不必说——近年来,中沙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保持良好发展势头。总之,三个国家都能让王储有所借重,以此缓解自身的压力。

新闻人物

雄心与漩涡

穆罕默德王储现年34岁。2007年,年仅22岁的穆罕默德被任命为沙特内阁专家委员会法律顾问,开启从政之路。

2015年1月23日,萨勒曼继承王位并任命儿子穆罕默德担任国防大臣一职。6天后,萨勒曼再次改组内阁,任命穆罕默德为国家经济和发展委员会主席,掌管沙特经济大权。

2017年6月21日,萨勒曼废黜时任王储,立穆罕默德为新王储。

穆罕默德自被擢升为王储以来,推出了一系列旨在重塑沙特形象的重大举措,其中包括雄心勃勃的改革计划“2030愿景”。但受国内因素牵制和国际石油价格波动影响,这一改革计划进展并不是一帆风顺。

自2018年10月以来,穆罕默德因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驻土耳其领馆遭谋杀事件而陷入舆论漩涡。(据新华社电)

(作者:解放日报记者 张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