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沦陷之后,金陵女大难民所出现了哪些棘手的问题?

原标题:南京沦陷之后,金陵女大难民所出现了哪些棘手的问题?

金女大难民所自从12月8日开放后,由于日军入城后的骇人暴行,源源不断的难民迅速涌入,最多时难民人数已超过万人。但负责管理的仅有魏特琳、程瑞芳、陈斐然等寥寥数人,繁杂的事务使得他们从早到晚几乎都没有休息时间。但更令魏特琳发愁的是由于人数剧增所带来的系列问题。

金陵女大

首先是住的问题,金女大房屋有限,大量的难民不得不栖身屋外。而此时已是12月,天气寒冷,但金女大能提供的棉衣棉被也十分有限。魏特琳在日记中写道:“由于缺少住所,今晚他们只能睡在水泥路上。所有大厅和走廊都住满了人。我们不再分配房间,开始时,我们在理想主义的驱使下曾试图这么做过,但现在他们能够挤在哪里,我们就让他们挤在哪里。”

金陵女大工作人员

其次,粮食的供应也是一大难题,虽然有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的帮助,但魏特琳还是在粮食的筹集和分配上花费了很多心血。难民人数众多,有些人不守秩序,往往会故意多拿,结果导致排在后面的人都吃不上饭。 为此魏特琳多次改进了供应的办法,比如在真正买不起食物的人身上缝个红标记、准备票据发给当天没有领到粮食的人以便下次可以优先分发等等。

还有,由于人多地狭,卫生问题也很难妥善解决。这一问题在金女大接收难民初期就暴露无遗,随地方便的情况难以遏止。魏特琳在日记中无奈地写道:“有1万名或更多的难民在这儿,除了劝说难民们不要把校园当做厕所外,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程瑞芳也在日记中多次抱怨难民的素质,“我也累得要死,这些难民又不听话,四处都是屎尿,没有下脚的地方,晚上简直不敢走路” 。

金陵女大

当时的金女大就像一座的孤岛,而魏特琳就是这座孤岛的支柱。为了支撑住金女大难民所的正常运行,魏特琳要承担起方方面面:考虑衣食住行、应付日军侵扰、安抚难民情绪……她的神经时刻都紧绷着,各种惨剧的传来也使她忧伤不已。魏特琳毕竟也是普通人,长期的紧张情绪与压抑的生活环境下,她的身体素质和精神状况开始下降。程瑞芳在12月26日的日记中记道:“华今日不太好,恐是太累,我就是怕她生病,她已瘦了不少,又老。”魏特琳自己也在日记中多次写道,感觉已经没有力气了,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但每每想到自己身后的难民,魏特琳还是坚持下来了,并始终以一种乐观的情绪去感染其他人。她每天坚持祷告,并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1938年,通过美国大使馆,与外界中断联系许久的魏特琳在1月6日第一次收到了友人的来信 。几天之后,她又收到了吴贻芳等人的来信 。对于长期处于信息封闭状态的人们来说,“接着信如同得了宝” ,吃完晚饭,魏特琳等人“围坐在起居室得圆桌旁,把信读了一遍又一遍” 。向外界寄信也终于有了可能,这对于魏特琳来说是无比开心的事。此外,金女大的校友也寄来了咸鱼和肉松,美国大使馆有时也会赠送一些食物。这些都给金女大中苦难的生活带来了丝丝阳光。

来源:《南京大屠杀与西方国际友人》

本文作者:施祺

编辑:浙江大学中国近现代史研究所研究生 萧宸轩

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