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记者调查济南“网约护士”市场 上门是否安全受到关注

原标题:记者调查济南“网约护士”市场 上门是否安全受到关注

齐鲁网2月20日讯网约车、网约外卖……“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手机下单,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各种服务。最近,国家卫健委确定在今年的2月至12月之间,在北京市、天津市等6地进行试点“互联网+护理服务”。规定实体医疗机构派出符合要求的护士,为失能和半失能老人解决医疗护理需求。虽然山东不在试点内,但护士上门市场却亟待规范。“网约护士”再次成为舆论热点。几经周折,闪电新闻记者找到了一位在app注册的护士。

赵飞(化名)是济南地区在某APP上第一个注册认证的男护士,3年的时间里,他上门护理过几百人。其中在2016、2017年推广期的时候,年轻人用单比较多,他接了有三四百单,挣的还可以,一单收入是100块钱,和平台三七分。

然而,作为新鲜事物,圈里的女护士上门却曾受到过“骚扰”。有人在八九点钟,通过手机下单让护士上门服务,最后他们采取结伴的方法,两三个人一起去做这个单子,或者拒绝上门服务。

闪电新闻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其实在济南,像赵飞这样的护士有很多,在手机软件市场能搜到六七个关于护士上门服务的app,服务项目包括注射,换药,导尿等十几种。最便宜的注射是每次139元,最贵的新生儿护理是每次524元。闪电新闻记者打开某护士网约服务手机软件搜索发现,附近可以上门的护士竟然达到了77人。网约护士app平台客服人员说,在他们平台注册的护士都是真护士,对于护士的信息都是保密的,如果需要的话,护士上门后可以要求护士出示护士证件。

在手机客户端里,用户能看到护士的头像、姓氏、科室、工作年限和隐藏了信息的所属医院,但不少护士的工作年限低于5年。根据规定,护士以个人身份在第三方平台注册接单的行为,是不允许的。山东京鲁律师事务所苑强告诉闪电新闻记者,中介机构通过app去安排护士,是不被允许的,违反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24条的规定,本身中介机构是不具备这种医疗机构服务资质的,他们没权利去委派护士去做这个工作。

而更人意外的是,这款 “金牌护士”app本身就不具备医疗资质。注册信息显示,它是由北京美鑫科技有限公司开发,公司主营技术开发,在公司经营范围内并没有任何和医疗相关的内容,提到的应用软件服务还专门标明了“不含医用软件”。山东京鲁律师事务所苑强还告诉记者,通过网上或者不具备这种医疗机构服务资质的中介机构来接单,出了问题,相应的法律责任由护士本人承担。

在山东大学第二医院神经外科,每个月都会有三五个病人出院,回家后需要护士跟踪服务,但作为医院的专职护士,他们现在的后续服务途径只有通过微信或者电话指导病患。山东二院神经外科护士长崔霞说,病人出院三天内她们都得给病患打电话,病患回去确实很不让人放心,特别是带着胃管、尿管、气管切块的病患,家属对吸痰、鼻饲包括尿管的护理,都不明白。而且很多家属来到这里挂号,就是为了更换一个管路,老人行动也很不方便,孩子工作也繁忙。

德州齐河的刘翠香就受到难出门就医的困扰,上了年纪,上下楼也不方便,大冬天的去医院更受罪,他们迫切希望能有护士能够上门服务。

崔护士长说,在山东,护士上门还是一个未普及和接受的模式,更没有政策支持。真正到身边指导,他们不敢,因为没有法律的保障,因为法律规定护士的执业地点是在医院里 ,是不允许出门从事护理工作的。

记者调查发现,很多专职护士是有时间和精力上门去为病患服务的。以山大二院为例,符合五年以上临床护理工作经验和护师以上技术职称的护士在医院能占到七八成,时间也相对充足。国家规定一周是40个小时工作制,如果能安全上门服务,还有一块额外的收入其实是不错的,对护士是一种福音。

记者了解到,真正约束护士上门服务的,还是安全问题。有护士担心,在家里护理,空间相对私密,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为了规避安全隐患,“网约护士”赵飞现在的线上接单量也开始控制,他开始通过和医院合作的方式,线下发展服务对象。他们把精力都转到了医院里,从医院里甄选患者,去给他们提供延续的护理服务,因为他们是真正需要护士。

按照国家卫健委新政要求,对“网约护士”的提供主体、服务对象和项目等都提出了原则性要求,以后官方版的“网约护士”会更规范。比如规定实体医疗机构是服务提供的主体,也就是说医院要对派出护士负责。

山东大学第二医院护理部主任林兴凤认为,以后社会就是他们医院的一个大科室,互联网就是服务的又一个区域。作为护士派出机构,他们还要把关护士能力和专业程度。另外,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跟踪服务、护理记录仪、一键报警器等等的出现,也将从技术层面降低护士被骚扰的风险和病患纠纷率。比如在记录仪上面会有一键报警,人脸识别,如果家属认为护士操作不规范,一回放就知道结果,一些纠纷也会减少。

网约护士,实际上是为病患提供多一种选择,就像签约医生和家庭病床等等,现在国家出台试点政策,市场也在发展这种业态,医护难、看护难,医院拥堵等问题都会慢慢得到缓解。山东财经大学区域经济研究院院长、教授董彦岭告诉记者,医院和康复机构的空间资源都有限,这项试点就等于把护士服务转移到家中,这也是现在我们所强调的“医养结合”,在试点过程中如果出现问题,则需要我们进一步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对于收费各方面,国家也都会有进一步的规范。

据统计,我国高龄失能或半失能老人现在已经达到了四千多万,居家享受护理的需求市场巨大。相信,随着试点城市的工作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会更加成熟,为居家养老,医养结合提供更多的经验做法。

闪电新闻记者 陈志富 报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