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福州“见义勇为”案当事女子:哪怕家庭也不要,也要还赵宇一个公道

原标题:福州“见义勇为”案当事女子:哪怕家庭也不要,也要还赵宇一个公道

“见义勇为被拘”案被踢者回应:不是要强奸 只是站在那里玩

文 | 蔡家欣

编辑 | 冯翊

统筹 | 林鹏

2月20日,发酵几日的福州“见义勇为”案出现新进展。

2月20日晚7点,赵宇代理律师收到了福州晋安分局发来的《移送起诉告知书》。告知书称,赵宇涉嫌“过失致人重伤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1日凌晨1点多,福州市公安局发布《案情通报》称,晋安区检察院经审查认为,赵宇的行为属“正当防卫”,但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了被害人李华重伤的后果,鉴于赵宇有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为鼓励见义勇为,不予起诉。

不起诉的决定“对赵宇来说是有利的,”赵宇的律师范辰说,“但这并不意味着案件的结束。上一次是不批准逮捕,这一次是不予起诉。案子迎来一个新转折,它有可能是检察院宣布赵宇无罪,也有可能是证据不足。后者的话,公安机关还可以补充侦查。”范辰同时提到,李华自诉的情况也是存在的,如果公检法认定无罪,他本人也可以提起刑事自诉。

在告知书发出的同一天,福州警方派人来到当事女子老家,再次传唤她。此前两天内,当事女子接受了十多家媒体的采访,个人信息也逐渐被扒出,因为在娱乐场所工作的缘故,被网友质疑在玩“仙人跳”。

李华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称,“当事女子与赵宇有关系”。但该女子向《后窗》否认了李华的说法。她告诉《后窗》,自己近期处于恐惧状态,一听到有人敲门就浑身发抖,“头被打很疼,整天浑浑噩噩的,又担心(施暴者)上门报复”。阴影挥之不去。

以下是当事女子的口述:

“我把过程都说了一遍,警察没说要不要立案”

案发当晚我报警后,警察来了也没有说什么,就直接带我们去派出所做笔录,他们先把李华带走,我和我朋友后面过去。当时我想,既然是我报案,就要跟警察说明原因。如果不说,我怕警察会说出错警,妨碍办公什么的。我就把过程说了一遍,包括李华打我等细节。

我记得,李华被带走时,(在现场)没有听他说肚子疼。到派出所我快做完笔录的时候,就听到李华在那边喊肚子疼,派出所就送他去医院验伤了。

警察也没说要不要立案之类,做完笔录,他就说可以回去了。

这个事就没有下文了,我也没想到要去告他怎么样,不想把事情搞大,因为我自身的一些原因也不允许。他(李华)那边有没有做笔录我不知道。

2018年12月28日差不多下午三点多,晋安分局的警察找我。当时我额头上肿了一个大包,脸上都肿了,眼角被打青了。警察把我叫过去做了伤情鉴定,具体鉴定结果没给我看。后来我在晋安分局那边做了两次口供,最后一次是因为就说赵宇的案子要定性了,他(警察)跟我说,(我的)鉴定结果是轻微伤。

警察没有跟我提到赵宇有什么刑事责任。他们说李华把赵宇给告了,因为牵着我的关系,所以他过来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29日,赵宇的岳母和姐姐过来找到我,我才知道(赵宇被关了)。

我打车跟他们一起去了派出所,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因为我跟他们(赵宇夫妻)也不认识,应该也不会扯到他们什么事情,后来我就陪他们去了那边,赵宇当天晚上就没放出来。

那个门被踢坏之后就不能锁了,只能在里面反琐,每天晚上都很害怕,别人一敲门,我就发抖,担心这个人(施暴者李华)找上门。我在那边又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出这个事情,你想要我怎么去整。每天饭也吃不下,觉也不能睡,一想到这个事就爬起来,每天晚上都抽烟。

本来那几天天气也比较冷,我就感觉人也冷,心也冷。因为明明我是受害者,现在颠倒过来。我就觉得我的心不应该那么软,那天晚上(26号)就应该告他。如果当时有一点自我保护意识,先发制人,现在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案发现场的门已经坏了。)

“赵宇进去后,李华再没私下主动找过我”

知道赵宇被关进去后,我都崩溃了,觉得良心过不去,每次看到赵宇妻子那样,我都很愧疚,很纠结,又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我们两个人就一直哭,天天都哭。

当时,有个民警也说,这个事情出于仁义道德,赵宇的行为就是见义勇为。但我不明白,既然如此,为什么说他犯了故意伤害罪?29日(案发第三天)来我家取证的时候,警察把赵宇带过来,他戴着手铐脚链。

赵宇出事之后,我就一直去陪她老婆。她生产那一天,我在外面等着孩子出生。她老婆在医院的时候我去看过两次,因为我也要跑派出所那边,我也在想办法,到处打听事情进展。

我那段时间很害怕,因为头被打了,也没休息好,精神不在状态,整天就是这样,很混。我长这么大,除了办身份证,从来没进过派出所,哪怕别人说要去协助调查,我都没去过。

我们很无助,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这次在福州,是我第一次来外面打工,以前一直在老家镇上打工,到福州工作才几个月,我有亲人在这边。说实在的,经济条件好的话,我也不会去做这个是不是?怎么选我也不会去选服务行业的。我家里人很保守,我瞒着家里做这行,毕竟家里肯定不支持我上这种班。

后来有几篇报道,泄漏了一些个人信息,我差点崩溃。现在舆论(影响很大),我现在很担心家里知道,只能藏着掖着,我有话也不知道找谁说。朋友我更不敢提,现在还这么年轻,怎样为以后打算?

说实话已经走到这一步,场面已经控制不住了。(身份被曝光)我自己的家庭可能也保不住的。因为这事在我们这里很丢脸,娘家也不会说去管什么。朋友也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家里的人也不会理解,小孩以后也会有很大的影响。

赵宇进去后,李华再没私下主动找过我。但我知道他一直在找赵宇家人调解,从头到尾他也没说什么,就是说要出钱,就是要出钱。当时警察的意思是,赵宇必须得到李华的谅解书,才能取保。我曾转告李华,赵宇想和解,但李华提出一些要求,他让赵宇赔偿的同时,也让我撤诉。我就想,哪怕赵宇赔的钱少一点,把这个事情了了,我就可以撤诉,我什么都可以。哪怕家庭都不要,也要还赵宇一个公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