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万8买下200平婚房,这对80后小夫妻带着娃在乡下种菜种茶,连碗都自己做,把日子过成一首田园诗

原标题:4万8买下200平婚房,这对80后小夫妻带着娃在乡下种菜种茶,连碗都自己做,把日子过成一首田园诗

一个陶窑,一栋乡间小楼,三个人,

在生活的烟火气里,

把日子过成人人羡慕的模样。

其弈和知音在一起8年了,

他们现在和女儿茶茶一起,

住在景德镇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里,

一栋灰墙黑瓦的小楼,

房前是连成一片的稻田,

屋后是几丛竹林互相掩映。

三个人过着半隐居一样简单的生活,

菜是自己种的,

一场秋雨之后,

菜畦里的青菜就冒头了,

水灵灵、绿汪汪的,

掐一把,今天的晚饭就有了着落。

厨房里没有名牌咖啡机,

其弈从来村上卖爆米花的老汉那儿得了灵感,

自己做了个烘焙咖啡豆的神器,

转动的时候还有“咯噔咯噔”的声音,

让人好像一下就回到了小时候。

就连剪头发,也都是自己剪,

不追求什么发型。

但知音看着其弈给茶茶剪头发,

都会忍不住被爸爸细心的温柔打动。

这两天,“穷忙”这个词突然又上热搜了,评论里的网友们都是一副被扎心的样子。

有人吐槽说,自己好像是一个“工资中转站”,今天才打进卡里的工资,明天交房租,后天还花呗,再买买衣服包包,又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大家好像拥有了很多,又好像不由自主地成为了物质的俘虏。

其弈和知音没有这些,他们的隐居生活,也不像想象的那样仙气飘飘。带孩子本身就是个足够接地气的事了。

但他们却把充满烟火气的生活,一点点过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其弈是学雕塑的,加上上学的时间,在景德镇待了十几年了。知音是设计出身,毕业的时候来这里采风,两个人就在当地的陶瓷市集上邂逅了。

他们的爱情好像没有那么轰轰烈烈,却也在缘分的推动下相识相爱,在细水长流中握紧了彼此的手。

其弈告诉城叔,他曾经想当个艺术家,也去过北京的798工作,想要闯出一番天地。

但兜兜转转,他发现那样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自由自在的创作更适合他。

因为喜欢以前住的地方幽静的环境,毕业之后,两个人就在景德镇附近的湘湖村落了地安了家。

他们花了4万8,从当地村民手里买来一栋200平的老房子。

拆墙、重新砌砖、建窑……其弈和知音和村里请的帮工一起,把荒了很久的老房子,装饰出自己的风格和气息。

院子里是种了几株茶树,雨打花落,白色的茶花落在绿色的小径上,像是一幅安静的油画。

他俩特地在楼下的厨房砌了一口灶,焖出来的柴火饭可比电饭煲煮的香多了。

土灶里还能煨红薯、烘土豆,在村里,土灶的用处可大了。

和很多农村的房子小窗小户的样式不同,其弈和知音的房子,装了大大的玻璃窗。

在窗边摆个小茶几,摆几把竹椅,就是个静谧的茶室。

抬头望远,窗外是青山绿树,景致盎然。

其弈和知音的工作没有很忙,做陶的话,一年只烧两三窑而已。

他们俩都热爱的柴烧是一种特殊的制陶方式,薪柴燃烧的灰烬和火痕都会落在陶器上,成为它独一无二的印记,有一种跟时间慢慢发生关系的美。

自己去田间地头挖陶泥,自己劈柴,自己做陶器,其实每个步骤都费时费力,但小两口就是着迷了,而且乐此不疲。

家里的盘、碗、杯子、茶具,几乎都是其弈自己做的,用自己的做的器物,装自己做的饭菜,好像吃起来也格外香些。

他们还养了猫和狗,

它们偶尔打架,

困了就紧紧依偎在一起。

其弈在炉火边细细做陶,知音盯着炖着的羊肉萝卜汤,灶上的水雾氤氲出俗世的烟火气,也没什么特别的事,但好像能在这间房子里,触摸到幸福的形状。

2014年,其弈和知音为了寻找做陶的灵感,还在长江以南旅行了一年。

锁上房子的大门,一辆车,两个人,说走就走。

两个人走遍了各地有点名气的陶产地,听老师傅讲做陶的经验,讲以前的故事,不停地汲取灵感。

晚上有时候能在老乡家里借宿,或者直接在车里过夜。

其弈说,他们路上每次做饭,都会选在泉水清甜的山林边,食物再普通、制作再简单,也都充满了享受。

烧一壶山泉泡茶,焖一锅香菇腊肉饭,条件很艰苦,他们却乐在其中。

回到景德镇,两个人的心里都更多了几分平和与笃定。而这时候,茶茶也来到了他们身边。

其弈说,以前没孩子的时候,时间多,他们就把时间花在做陶上。现在孩子还小,他们就把更多的时间花在照顾孩子上。

时间就像流水一样过去,两个人带着孩子,为人父为人母之后,好像少了点青涩,过得更怡然自得了。

其弈说,带孩子很辛苦,但心里是充实享受的,现在反而是他越来越爱粘着孩子。

做陶的时候,茶茶就在边上,虽然现在她还看不懂,但其弈也会耐心地手把手教她。父女俩共同完成一件作品,会特别有成就感。

鸟语花香,风吹草低,知音说,山里的生活,哪怕只有一点点细微的变化,你都能捕捉到。

也不是刻意为之,但他们好像越来越有仪式感,把每一天都过得有滋有味。

天热了,他们就约上几个朋友,带着茶茶,一起去林间深处的溪边玩水。

流水潺潺,铺上野餐布,用石头就地取材,搭一个简易烤炉,其弈在这边烟火弥漫地烤肉。

那边,知音已经摆好了茶具,沏好了茶,笑眯眯地看着孩子在山涧里玩水。

一天就这么优哉游哉地过去了。

等到秋高气爽的时候,太阳也出得刚刚好,正好可以把茶茶的一竿子衣服拿出来晒晒。

这个天气是最舒服的,约上一群朋友,选个人不多的地方去秋游,孩子们跟撒了欢似的跑着,别提有多开心。

立冬前,其弈还会背上背篓,牵着狗去拾野。

野果野菜,还有泉水里的鱼,小小的一条,放在炉子上烤熟,味道比常吃的更鲜甜。

其弈和知音的家里也不是杳无人烟,常常会有人做客,有朋友带着客人来买陶,也有单纯的聚会。

像去年冬至,几个朋友聚在一起,有的带了自己做的草莓蛋糕,有的带了新烘的咖啡豆,有的带了妈妈酿的米酒,而知音就做好一桌子好吃的饭菜,招待他们。

朋友也喜欢他们的房子,在这里,好像整个人都松弛下来,找回了生活的状态。

过年的时候,更要早早就开始张罗。

把家里的器物全都翻出来清洁好,想着每个器物要搭配什么样的食物,知音很喜欢这个过程,光是慢慢地准备器物,就能让她愉悦很久。

而年前自己腌制的腊肉腊鱼,也是年节里最让人期待的美味。自己做的东西,总觉得是更好吃的嘛。

冬去春来,又是一年岁末,时间一年一年地过去,茶茶慢慢在长大,其弈和知音把一家人的日子过成了一首清静如水的诗。

有时候,也会有人问其弈,你们这样生活,孩子以后上学怎么办呢?大多数人还是会考虑更现实的问题。

其弈很坦然,不是每个孩子都要被培养成优等生,现在的学习压力这么大,乡下的学校反而会更自在一点,让孩子有玩耍的空间。

而且,他和知音也准备自己教孩子,学习不一定是在学校里。

他们当年旅行的时候就想过,等以后有孩子了,就换一一辆大一点的房车,随时都可以带着孩子出门去,看山见水,遭遇更广阔的世界。

用世俗的标准去衡量的话,其弈和知音可能没有太多的财富。 但生活的幸福,取决于内心的满足。

其弈说,他们只想过好当下,吃好现在的饭,做点喜欢的事。

只要你活在自己最满意的状态里,那再平凡琐碎的生活,也是美好。

感谢其弈接受采访

图文素材:

其弈和知音提供

微博@其弈工作室

纪录片《传家·闲趣》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1701596/?p=5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