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一片冰心在玉壶 ┃ 今生只有怀旧,未来谁能预知?

原标题:一片冰心在玉壶 ┃ 今生只有怀旧,未来谁能预知?

有一首诗,道尽乡愁。

逸庐惯写闲愁,试着翻译成歌——

迷蒙烟,寒雨夜,吴越江天。织就愁网无边、无际无边。

萧瑟云,黯淡月,照彻离别。挽轭弥漫留连、去去留连。

露深重,夜未眠,心绪延绵。平明兰舟淹牵、无限淹牵。

楚山孤,楚江涟,楚声翩跹。洛阳亲友相问、冰心一片。

前两句是回顾分离之时的情形:

迷蒙的烟雨笼罩着吴地江天,织成了无边无际的愁网。夜雨增添了萧瑟的秋意,也渲染出离别的黯淡气氛。那寒意不仅弥漫在满江烟雨之中,更沁透在离人的心头。这一幅水天相连、浩渺迷茫的吴江夜雨图,高远壮阔。

天色微明时分,友人兰舟催发。诗人遥望江北的远山,想到行人不久便将隐没在楚山之外,孤寂之感油然而生。在辽阔的江面上,进入诗人视野的当然不止是孤峙的楚山。别愁泼洒随迤逦江水,离情凝注在苍莽楚山。

后两句是传达相别之后的寄语:

友人远走中都,留在吴地的浪子,相伴孤寂的楚山,怅望流逝的清江。如在澄空见底的玉壶中、珍存一颗清澈高洁的冰心,远方还远吗?故人还好吗?我们就这样,各自走天涯……

这一首诗的原题目是《芙蓉楼送辛渐》。作者是唐代王昌龄。这首诗的原文是——

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一片冰心在玉壶"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唐诗名句。意思是我的内心依然是如冰一般洁净,珍藏在洁白的玉壶之中。此句子常用来比喻人的清廉正直、品质高洁。

2013年2月29日,在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韩国总统朴槿惠,89岁的中国学者冯友兰向她赠送了题写着这句诗的书法作品。

2016年11月20日,朴槿惠涉嫌在"崔顺实干政门"中“共谋作案”被正式立案、罢免总统职务并被拘留。2018年8月韩国“亲信干政门”案二审宣判,判处韩国前总统朴槿惠25年有期徒刑,缴纳2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2亿元)罚金,判处朴槿惠致国库损失、违反公职选举法罪2年有期徒刑。累计刑期27年。

逸庐涂鸦之作:寒雨连江夜入吴(纸本180cm×69cm)

”一片冰心在玉壶“,此诗句的本意并不是要写什么品德之赞,写的是怀旧之心。

我已经无可救药地老化了!

最主要的症状,就是我常常不加节制地深度怀旧。我把1989年以前发生的事情,记得比2019年之后发生的事情还要清晰……

39年前,在古城那所古朴的中学,每天早操前升旗仪式上,我和另一位同学是负责拉旗子的。由此我俩极为投缘,形影不离。本以为这种无缝对接的发小关系,必然是终身连任的。

有一天,我俩不知因何事,没来由地大打出手。少年意气动物凶猛,从郊外三公里的校门口打到了进城的北门口。俩人其实也不是真有什么仇,就是年少无心爱打架。打得很爽,打过拉倒,停手进城,分别时两人居然还互道再见,约了明天一起上学……

待我一瘸一拐回家,被母亲看出端倪,觉得该上医院做个检查,正待出门,该同学被其父亲陪伴杀上家门问罪——皆因大战一场,同学造型甚为惨烈,浑身是泥,衣扣全无,一只鞋子去向不明!其父是南下干部,声若洪钟,义正词严。家母只会教书,遇事不争,不是个能吵架的狠人,一叠声地款语赔礼解释,却也固执坚持孩子打架无对错,可以让我道歉,不能屈我认错。

大人交锋之时,我们两个小的互相瞪眼无语,我记得他还冲我做鬼脸来着,我也东张西望做旁观者状。门外人山人海,尽是尾随起哄看热闹的各路学生娃。终于问罪者尽兴收兵。

人流散尽,见母亲神色黯然。她说:挺可惜的,你这位同学其实人挺好,做朋友是相当不错的。只是今天这么一闹,你也许就永远失去这个好朋友了。我一脸懵懂,加之脚痛得古怪,听过不放心上,自然不解其意。随后上医院一检查:右脚跟腱撕裂。

孰料其后我和这位同学果然再无交集。起先是双方家长都怼过了,不太好意思没心没肝立即恢复邦交。之后双方各有补位死党,活动范围有异,玩的风格变了:我因学画颇有民国风,课余很少在校;他成了校园里道明寺般的偶像,在篮球场上颠倒众(na)生(ni)……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两个人。曾经如同哼哈二将的我俩在同一所校园里时时能照脸,却形同陌路人。毕业后我俩还是同在另一座城市里读的高校。后来他身居庙堂,一直在中央某部委工作,而我游走江湖,仆仆风尘中踏遍万水千山,如今,我们居然又还是在同一座城里,彼此直线距离1.7公里,可是都市茫茫,彼此从未相扰。

望星空(纸本29.7cm×21.0cm)

屏幕上看到王宝强,我总会想起一个老同学。形状当然全然不同,神态实在太像了。严格来说,我俩也不算同学:从未同班,也不同校;没有共同的朋友圈,彼此还没啥共同的爱好习惯;我当老师,他上军校;我是闲散书生,他是共和国军官……

36年前,我们之间的认识纯属故意:期间过程错综复杂。有一天,忽然有个小女生在校门口拦住我,说要和我严肃地谈谈。然后她爆料说:她班上有个同学,偷偷地收集了我在报上的文章,做了一大本剪报。

几天后来了一个男生,介绍说,那个躺枪被爆料的女生,小学里曾是他父亲的学生。所以他觉得有必要认识我一下。于是我们就这样很没来由地认识了。

我本以为被爆料女生是他的女神,他认识我的目的,是为了挖掘我的缺点,以供他向”他父亲曾经的学生“做思想工作用。然而却不是。他认识了我之后,就很有规律地每周来找我串个门。对于”他父亲曾经的学生“也不再提了。

这样的交往一直断断续续延续了很多年!后来他告诉我他家要搬去另一个城市了,不久他就消失了;直到我高考录取之后,他又找到了我,说正巧他参军了,在我读书的城市当兵。于是我们恢复了每周一聚。后来他说他要考军校了,果然考取了,我们再次分开;不在话下。

仿佛过了很久,他才又出现在我眼前时,已经军校毕业,是一个军官了。可没多久,这次是我出国消失了。从此彼此真正失联,再无往来。

很多次我都会突然想起他。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朋友,温和、厚道、正派、儒雅。三十多年来,我身边像他这样的朋友不多。我们的交往,起于他的积极,失于我的不经意。朋友之间就是这样,若是不着意维护,就会渐渐淡去。

其后三十年来,再无音讯。因为我和他之间甚少共同朋友,遂茫然无处可打听。终于是真的断了线了。老兄还好吗?多年老友期待你的出现。

那位做剪报集的女生,后来也认识了也有过正常交往,如今想必也当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儿女初长成。

那位向我爆料的女孩,后来我们很熟了,她常跟着我参加我的朋友聚会,总是非常快乐的样子。有一天晚上她一定要我请她吃一种叫”蚊虫香“的蛋糕,她说她就是琼瑶小说《剪剪风》里的凤飞飞。她很认真地狠狠地对我说,让我一定要记住她说过这句话。

后来我终究渐行渐远绕过了半个地球,她也盈盈长大。最后一次见到她,都已经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了。本以为大把时间,当我们念着谁了,云淡风轻总有重逢,可是多年前,她就已病逝了。我们再也不能见面了。

有时候我坏坏地想:那次她制造爆料事件,不会是故意设计了要认识我吧?答案自然是永远没有了。不过想想好像也不太可能。主要是她漂亮的实在太过分,校花何须逆袭,一笑自当倾城。那么一切聚散离合就是随缘而生。人与人之相识、相会、相约、相别,是由无数偶然叠加偶然拼接而成。关于未来,我们一无所知。

逸庐涂鸦之作:平明送客楚山孤(纸本180cm×69cm)

33年前,在一个百无聊赖的日子,我在街头闲逛。突然邂逅了一个女孩。她和母亲要去上坟,鬼使神差地我竟如此自(fai)然(mian)地跟了上去,说我也想去给我爷爷上个坟。我两手空空,沿途折了一大把柳枝,编了个花圈。

那个下午美妙极了。两个少男少女,在漫山遍野的坟场之间跑跑走走、说尽了前半生的所有废话。阳光下她是如此明艳亮丽,两把马尾辫子,酒窝一人多深,笑起来灿烂得晃眼。

后来所有的话题都说尽了,我们就不再说话,安安静静地满山乱走,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不说话或者乱说话,都是十分美好。一切皆如我心中最美的想象。那一瞬间我甚至觉得坟场就是世间最好的景区。最后我们终于在坟场群山中迷了路。

迷路迷得有点神奇,其实就是在一个山包周围打转,走来走去似乎都是走过的路。结局也很神奇,她妈妈居然能找到了我们,于是结束了我们的鬼打墙。分别时显然看得出来,两人都有点不舍。总不能相约坟场再会吧?所以她说有空到我家里玩吧,我说好呀好呀。

这是一次没法有进展的邂逅。她有一个追她追到舍命疯狂的男朋友,还有一个像神祗一样保护着她的亲哥哥。而她非常要好的闺蜜,正和我绯闻传得沸沸扬扬。事实上,我和她的认识,也不过是因为她的闺蜜的关系。我们之间,注定没有故事。

时间一本正经地流逝,后来我们当然也没什么故事发生。我们走着走着就各自走远了。各自营生,各有婚配。后来再见到时,已是三十多年之后了,我如葛优般显老,她如倪萍般安详。

本音频选自喜马拉雅FM《逸庐夜画》直播台

三十多年,说来话长,回首之时,也如一梦。说过去,就过去了。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他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

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逸庐涂鸦之作:一片冰心在玉壶(纸本180cm×69c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