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红春:回乡见闻

原标题:许红春:回乡见闻

陪儿子读书,又读李白《静夜思》,感觉上有些触动,遂尝试着赋了一首诗,品味起来仿佛还算有点儿诗味儿,于是便抄写下来。

诗的原文如下:

《回乡见闻》

苍茫大地荒,

冬春农耕忙;

鸦雀今尚在,

不见牛和羊。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五言绝句,但就心中所赋予的意境,至少不是读书时,我所听说的那种关于诗的怪论:记得当时曾有人说,诗就是把完整的句子拦腰截断,听起来,每一位诗人都仿佛屠夫那样勇敢,把文化都刀砍斧劈到断层。

那时候,汪国真、顾城正红的发紫,尽管当时的文化传播方式,没有今天互联网的推波助澜,但群聚社会,人的传播能力还是非常伟大的,就是靠着手抄本的力量,尽管身处穷乡僻壤,对外边的世界,我们依然可以读到余光中的《乡愁》,那种“乡愁,像一张船票”,永远富有诗意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如今,带着我们读《乡愁》的语文老师已走上了经商的道路并发了大财,尽管我偶然还能看见,在醉眼迷蒙中,老师仍会诗兴大发,借着酒劲儿赋诗一首,那样子,仿佛他又找到了往日的情怀,然而,时代的变革,让这个社会,那明快的节奏,使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都感到措手不及,尽管如今的我还能依稀想起往昔的回忆,但眼前的一切,却早都变已模样,当然,这种变化也包括我的老家,她曾经在我心中所留存的倩影。

如今的故乡,除了脑海中还余留着老家的记忆,但恍惚间,似乎乡音也开始慢慢的老去,这样的变化,让我不止一次的感到吃惊。

社会的变革,力量汹涌,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没有哪个人有本事阻当挡,这就是人类历史不断向前的力量。

如今,面对脑海中丰满的回忆,生活中骨感的现实,我们每一个回乡人,也许都会遇到相同的思想阵痛。

真是应了那句话,昔日翩翩少年,归来已是中年,不期然,故乡,成了幻影!

也许这才是我想要写下这首诗的初衷!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