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剖腹产到底有多痛?我用20瓶开塞露给你答案

原标题:二胎剖腹产到底有多痛?我用20瓶开塞露给你答案

嗨,大家好,我是朵朵妈妈,人的一生会经历很多事,存下很多记忆,我想生孩子的记忆一定是最深刻最难以忘记的,本期我将和大家分享两次剖腹产的经历。

你都生过一次了,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肯定没那么痛,这样的话,大家并不陌生。

对朵妈来说,第一胎是生不如死,第二胎是死去活来。

生一胎:初生牛犊不怕虎

朵妈第一次生孩子是在五年前,半夜上厕所时突然发现内裤上有了红色,第一次当妈妈的那种惊喜不言而喻,内心想着她真的要来了。

尽管激动万分,但我还是假装很老练的回房继续睡,我以为看到红色就是见红。而其她妈妈的经验告诉我,一胎见红后没必要立马去医院,去了也不会立马生,有的见红后还等了几天,不如在家呆着,等白天再去。

因此,第二天起床后我才去医院,当医生告诉我是破水时,我真的一脸懵,原来红色并不一定是见红,还可能夹杂着破水。

当确定是破水后,医生便郑重其事的叫来护工,用轮椅把我推到楼上的住院部,在毫无征兆的前提下,我就这么住院了,真的是连拍照发朋友圈的做法都忘了。

生之前在网上看过其她妈妈的顺产日记,知道内检很痛,当我躺在检查床上等医生时,旁边有个妈妈也在检查,她的叫喊声让我更加恐惧,要知道我可是个做普通妇检都恐惧的人啊。

医生慢悠悠的走过来,检查后对我说你的宫颈还很长,我当时不太明白这是啥意思。第一次内检就这么匆匆的结束了,并没有传说中的痛但也不好受。

安排好床位后又做了一系列检查,医生交代破水了不能下床,必须躺着,就连大小便都要在床上解决,尝试几回后,臣妾做不到啊。

不知是不是太激动了,原本大便正常的朵妈,那天也不正常了,结果住院后就被医生严肃警告不让下床,否则后果自负。

作为第一次生孩子的孕妈,后果自负这四个字还是承受不起,于是乎我一直老实待着,后来一直没排大便,直到产后十几天才将宿便排泄出来,听上去是不是很不可思议?可这就是事实。

由于是破水,医生赶紧给我挂了催产药,然而宝宝坚如磐石,完全没任何反应,最后朵妈我进行了第一次剖腹产手术。

备皮,换手术服,换病床,之后躺着被推进专用电梯,我就像个上屠宰场的牲畜,随时等着他们下手。

进手术室后,我被平移到手术床上,当时没什么害怕的感觉,医生让我抱腿我就抱腿,让我侧身就侧身,反正听天由命。

紧接着麻醉师进来,开始各种操作。我的第一反应是,咦,怎么麻醉师是个男的?好尴尬,其实这完全没必要,尴尬的是我自己,别人完全不在意。

果然全天下手术室的医生和护士都喜欢在手术过程中聊家常,聊今天早上吃了什么。

在听他们闲谈的过程中,我结束了我的第一次剖腹产。

手术后我被推回病房,之后被抬上病床,这个过程我能做的仅仅是躺着看天花板,用余光看着一波又一波的医生护士来了又走。

和顺产不同,剖腹产手术结束后才是疼痛真正的开始,尽管已过去将近五年,那种痛至今让我肚皮发麻。

记忆第一深的是压沙袋。

活生生的在伤口上压沙袋,当时真让我生不如死,家里人说快了快了,时间快到了,可疼痛的时间总是特别漫长,更何况要压几个小时,哪儿是快了快了就能过去的。

我以为剖腹产最痛的是压沙袋,可到了第二次,我才知道我天真了,还有更痛的。

记忆第二深的是拔完尿管后下床上厕所。

朵妈当时住的是双人间,还是靠厕所的床位,平时上厕所5秒钟的距离,我硬是活生生挪了起码10分钟以上,好不容易挪到厕所,我以为可以舒服的尿尿了。

当尿液经过插了尿管的尿道时,那种钻心的感觉,即便是一滴一滴的来,也能让我忘掉呼吸,尿完后站起来时,恶露毫无征兆的流了出来,真是哗啦啦血淋淋。

记忆第三深的是第一次哺乳。

新生儿对母乳的味道异常灵敏。家人把朵朵从小床上抱过来,她本能的往我身边靠,我本能的往后退。当含到乳头后,她满足的吸吮,我绝望的流泪,那种吸吮的痛,我下辈子都不会忘记。

除此之外,还有其它一大堆关于剖腹产疼痛的记忆:譬如说只有躺着说话才能发出声音,坐着或站着都发不出声,只能如说悄悄话般的音调与人交流。

譬如说打针,看到护士小姐姐,我就怕,她握着我的手腕,我就往回缩,要知道作为一个成年人,是被扎了多少针,吊了多少袋药水,才会对打针这么小儿科的事产生恐惧啊。

生二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到了二胎,正因为有了一胎的经验,对生孩子少了好奇与期待,多了恐惧和担忧。

抛开对胎儿的担忧不说,仅生产过程就让我无比恐惧和紧张,明知痛的不行,还无法避免的要去做,这真需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与决心。

朵妈的预产期是1月7日,但由于一胎剖腹产是疤痕子宫,不能等到发作了才去医院。医生要求39周住院,但39周在元旦假期,我就没去,打算节后再检查。

也许是宝宝感受到了,1月2日,节后第一个工作日凌晨,我发作了肚子疼。

我以为是吃错了东西便去上厕所,拉完后继续睡,可没睡几分钟又痛,我开始疑惑:难道是宫缩?

尽管生朵朵时,我没经历过明显的宫缩,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于是我开始留意痛的时长和间隔的时长,结论是:每次痛十多秒,间隔15分钟痛一次,至此我确定这正是宫缩。

宫缩痛起来的那酸爽,要怎么形容呢?老公拉着我的手,我一痛就抓紧他的手腕,最后他手都被我掐紫了,由于没其它反应,我也没有立马去医院。

到了早上六点多,我突然感觉内裤有湿漉漉的感觉,一看果然有了异样,我无法确定是破水还是见红,但床上有一小滩,我暂且定为破水。

于是换好内裤垫上卫生巾去了医院,医生看了数据后立马安排住院,紧接着迎来了第二次内检,检查结果显示为阴性并没破水。

紧接着让我老公拿着标本送去化验室,结果显示为羊水结晶确认破水,加之伴随强烈的宫缩,下班前给我安排了紧急手术,在完全没任何准备的前提下,我就被送上了手术台。

无论是剖腹产还是普通手术,术前都需要空腹10小时,而我的实际情况是早上吃了饼,中午点了外卖,下午四点多还吃了面包。

也就是这个种紧急手术,让我感受到了死去活来的痛快感。

还记得护士小姐姐进来备皮,我问今天就要手术?她说不是,先备皮。弄完后把手术服放在了床上,让我贴肤穿,里面不要穿内衣内裤。

护士小姐姐备皮时,涂抹了好多润滑剂,黏糊糊的,一点不舒服,我立马进厕所洗干净了,后来回想,这一定是我当时最明智的决定。

洗完后,我换好手术的衣裤,加之不是当天做手术,自己又破水,为了保持卫生,我穿了内裤还垫上了卫生巾。

谁知我才坐床上,护士带着一堆东西进来,对我说立马安排手术。啥?我才吃了东西啊。她们又把不立马手术的风险说了一通,我老公斩钉截铁的签了字。

紧接着护士开始在我手背插滞留针,让我取掉身上所有饰品,再三确定我是否没穿内衣内裤等等,在这个过程中,我居然不争气的哭了。

第一次剖腹产时我什么都不懂,只是单纯的怕自己在手术台上下不来,第二次根本就没来得及想,光顾着害怕和紧张了。

第一次我是众心捧月的被推进去,这次由于仓促而且在工作日,只有老公陪着我,还是披着羽绒服走过去的,总有种凄凉的感觉。

进到手术室,医生指着手术床上划线的位置让我按那个姿势躺上去。天哪,作为一个160斤的大胖子,我怎么上的去?我求助的环视一周,医生护士都在有条不紊的为手术做准备,并没有人注意到我求助的眼神。

这时有助产士过来帮我,当时我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紧握她的手不松。

和上次不同,这次手术第一步是插尿管,由于紧张,加之是在完全有知觉的情况下进行,我总是没法很好的配合,因此医生弄了好几回才成功。

接着,麻醉师过来了,他让我抱着腿,便于更精准的实施麻醉,也不知是我太紧张还是暖气太大,我手心都是汗,抱着的腿总是滑下去。

麻药注射进去后,我感觉一股淡淡的凉意,左腿首先感受到麻药的效果,之后下半身慢慢进入麻醉状态。

和上次一样我又平躺着,开始屏住呼吸听医生在我脚那头的各种动作,有交谈声,有传递剪刀的声音,有刀子摩擦的声音,声声入耳。

除此之外,他们还时不时的摇晃我,最后医生的手在我胃附近的位置按压了一下。

哇的一声,朵朵的妹妹平安的降生了。

和朵朵连续不断哇哇大哭不同,妹妹只有断断续续的哭声,躺在手术台上的我本能觉得这不对,内心七上八下,我知道这时不能慌张,更不能打断医生,会影响他们的判断,所以我没做声。

耳边传来一阵阵难受的呕吐声,我愈发担心,怎么办?顾不得自己还是在手术台上开始问医生,还好医生态度很好,让我不要担心,这是在帮宝宝清理羊水。

我悬在嗓子眼的心放了下去,这时有个医生问:宝宝脖子后面那一圈长的什么?

天啦,孕期各种大检查,我都按时做了,不可能有问题啊。

另外一个医生回答道:那是一层厚厚的肉,这个宝宝胖,脖子后面是一层厚厚的肉。

听到这个对话,我嘴角上扬露出了微笑,没事就好。也正是因为胖,导致血糖指数低,医生说要送去新生儿科看是否需要住院,那一瞬间我的心再次跌入谷底。

宝宝送到新生儿科检查了,手术室再次变得异常安静,这时我的脑海一片空白,身边各种声音再也无法进入到耳膜内,内心只有一个信念:保佑宝宝平安。

在准备出手术室时,医生对我说:宝宝没事,已经回到病房了,只是血糖是临界值,你一定要多喂,让她升上去。

至此,我的第二次剖腹产手术胆战心惊的结束了。

尽管是二次剖腹产,但麻药过后,我对疼痛又有了新的认识。

沙袋、收腹带、人工压肚子齐上阵,让我痛到失去知觉。

一到病房,护士立马用收腹带把沙袋固定在我肚子上,让我麻木的肚皮更加发麻。最恐怖的是,每隔一段时间,美丽的护士小姐姐就来到我身边,用纤细的手指将收腹带打开,然后强有力的从肚脐的位置往肚子里按,紧接着我感觉到一股热流涌出来,那便是恶露。

尽管痛到不行,可又无法避免,这是在帮助我排恶露、促进子宫收缩,所以只能忍着。

术后宫缩也可怕,它的疼痛让我忘掉哭的本能。

你以为宫缩只在生之前?你以为宫缩只是顺产的专利?那就大错特错了,手术之后的第一晚,不仅忍受护士压肚子的痛,还有子宫收缩的痛,那酸爽,真是谁生谁知道。

孕期呕吐怀疑人生,产后呕吐痛不欲生

对于经历过两次严重孕反的朵妈来说,呕吐实在不算什么事儿,但产后呕吐,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喝下去的药啊水啊统统吐出来,关键是呕吐还牵扯肚子痛,牵扯子宫上的刀口痛,因此每当有呕吐感觉时,我就尽量双手扶着肚子帮助减轻疼痛,然而效果甚微。

记忆最深的是产后第一次呕吐:当时我借助病床的平躺功能慢慢躺了下去,刚躺好就觉得想吐,我以为是自己出现了错觉便没太在意,结果家人还来不及送便盆,我就喷涌而出,床上全是。

最痛苦的记忆是排气困难,肚子像皮球。

每个进来寻房的医生、护士、护工都会掀开我的被子,看着我的肚子不可思议的说:你肚子怎么这么大?像皮球,和人家没生的一样。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拍,拍的时候有回声。

除了肚子鼓,在肚脐周围我还能摸到凹凸不平的物体,我往下一按,它们也跟着下去,我一松手,它们又浮起来,我第一反应是器官,后来想想应该不是,至于具体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哺乳轻松,翻身要命。

和一胎比起来,二胎哺乳不仅动作娴熟,还没以前那种钻心的痛。只是拜肚子胀气所赐,翻身痛的要命。

平躺时,肚子里的器官和动了刀子的子宫相安无事,睡姿改变时,器官会随之改变,压在子宫的伤口上,痛的让我无法呼吸。

每次翻身我都要花费起码5分钟,首先手抓住病床的扶手,接着身子开始翻动,对应的腿抬起来帮助翻身,由于太痛每次腿都会停在半空中,就像一个慢动作,然后一点点挪动。

在这个过程中,我能明显感觉到肚子里的器官往翻身方向下滑,有时我甚至会大叫,一来分散注意力,二来是真的痛,引得寻房护工疑惑的眼神。

如何自主排气让我忧伤至极。

医生说不排气最怕的就是肠道粘黏,如果在一定时间内还没放屁通气,就会给我插胃管插肛门管,帮助排气。医生的话给了我当头一棒,我当时的想法是宁愿死也不让医生插管子。

由于害怕,我开始放肆喝四磨汤,喝陈皮水,尝试着下床走路,可效果依旧不明显,每次走路,我老公都走顺气了,我还是无动于衷。

谁叫我是临时手术,肚子里还有没消化完全的面包呢?有时我能感觉气到了肛门边上,它就是不出来,而无助的是,我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法用力,只能眼睁睁的让它又憋回去。

二十瓶开塞露帮助我排气。

医生看着我,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奈,给我加开了开塞露,一次两支,让我两支一起打进去,即便有便意也要忍起码5~8分钟。

就是在这种强度下,我还没能通气,最后连续用了将近十次,才放了屁通了气,将宿便排出,回想起来真的头皮发麻。

现在我用文字描述出来,你可能感受不到那种恐惧与疼痛兼具的心情,但二十瓶开塞露就是我对生二胎痛不痛最好的回答。

无论顺产还是剖腹产,每一次都会遇到很多无法预知的事,无论一胎还是二胎,每一胎都无法避免的疼痛难忍。

作为母亲,明知道那是疼痛的最高级别,我们依然义无反顾,我们真的很伟大,向自己,更向天下所有母亲致敬!

END

妈妈都是用生命在生孩子,跟大家分享一下你的生产经历吧。

我是一个自己带娃的女王,总爱在娃睡后写点什么。关注:朵妈是大王,带娃、婚姻、职场…娃睡后,我们不见不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