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薛岳在抗战中的最大失误是什么?

原标题:“战神”薛岳在抗战中的最大失误是什么?

作者:张宪文 蜚声国际的中国近代史泰斗,南京大学荣誉资深教授,季我努学社荣誉社长,季我努沙龙讲演嘉宾。

武汉会战后,正面战场上的战事一时陷于沉寂,战争双方各自忙于整理补充及全面性的战略调整。从1938年12月至1939年2月,正面战场上未发生大规模的会战。不过,中日双方都明白,战事的沉寂是暂时的,对南昌或长沙的攻防将是下一次会战的焦点。

抗战初期大型会战

第11军奉华中派遣军之命负责攻掠南昌,其司令官为冈村宁次中将,下辖7个师团和1个混成旅团,计20余万人。该军以武汉三镇为主要基地,以中国的第5、第9战区为主要对手。冈村宁次以第3、第13、第16等3个师团对付第5战区,以第6、第9、第101、第106等4个师团对付第9战区。1939年1月31日,冈村宁次制订了攻占南昌的具体作战计划,决定以主力直接突破修水正面阵地,然后经安义、奉新,渡过赣江直取南昌,以避免在南浔线上强攻。他决定以第101、第106师团任主攻,为这两个素质较差的师团配备了第11军所拥有的大部分坦克和大炮,计有1个坦克联队、2个独立山炮联队、3个15厘米榴弹炮联队、2个10厘米加农炮大队,使这两个师团具有了强大突击力。他计划以第6师团在箬溪、武宁一带助攻,这样,参与南昌作战的日军约3个师团。日军并筹划在鄂西和浙江采取有限军事行动分散中方注意力。不过,由于阴雨经旬不绝,道路泥泞,特别是炮兵群集中缓慢,拖到3月中旬才准备完毕。

薛岳及其书法

1939年2月以后,日军进攻南昌的迹象已日渐明显。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为确保南昌,试图以强有力的野战兵团从西南向南浔线之敌主动发起攻势,破坏日军的进攻部署。从3月初至3月26日,重庆方面曾三次指令第9战区“自主的转移攻势”,但该战区一直表示准备不周,并无动作。第9战区拥有51个半师,40余万人,野战重炮合计139门。战区辖地为鄂南、赣北及湖南全境,其第一线防御阵地夹在中国两个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和洞庭湖之间,战线绵亘400余公里,沿线配置有25个半师,其中以湖南的汨罗江地区与南昌以北的修水南岸阵地兵力配备密度最大。每15公里配备有1个师。这一带湖泊众多,本来是利于防御者的,但兵器的变化已扭转了原先的格局,拥有大量汽艇和浅水军舰的日军控制了湖面,反使这些湖泊成为迂回中国军队的绝好通道,令守军在湖防上耗费了大量精力。不过这些地区除两大湖泊多洼地外,其他地方山地起伏,防守较易,而不利于敌方炮骑兵和机械化部队运动。南昌方面及南昌以北地区的防御由罗卓英部第19集团军担任。该集团军拥有12个师,主力布防在修水南岸,西自箬溪,东达修水南岸鄱阳湖西岸,呈一线型展开,从西而东依次是第70军李觉部(辖第19、第107师),第49军刘多荃部(辖10、第329师),第79军夏楚中部(辖第82师、第98师、第104师),第32军宋肯堂部(139师、第141师),另有直辖的预5师等。后方则控制有3个师的预备队,其中,第98师驻滩溪,第193师驻乐化,第118师驻万家埠。3月8日,蒋介石电令第9战区“为确保南昌及其后方联络线,决即先发制敌,转取攻势,以摧破敌之企图,攻击准备应于3月10日前完毕,预定攻击日期为3月15日”。

南昌会战

时任第9战区代司令官的薛岳对蒋的电令态度消极,以为敌人善于固守,己方则短于攻坚,因而对使用大兵团强攻德安、瑞昌间日军阵地的战略抱有疑虑。由于情报不确,薛岳误认为日军有7个师团在第9战区内,并错误地判断“本战区当面之敌调动频繁,除仍积极加强工事一面整顿外,目下似无若何企图”。3月17日,日军已部署妥当,开始攻击,反攻之议便自然流产了。

张宪文等:《中国抗日战争史·第三卷,抗日持久战局面的形成》,2016年版。

编辑:浙江大学中国近现代史研究所研究生 萧宸轩

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