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课双师课堂:三月天,听见诗意的花开

原标题:精课双师课堂:三月天,听见诗意的花开

文/翟良

说着,说着,天突然暖起来了。

阳光突然亮了,仿佛看得见河流缓缓趟过,而欢喜的是,窗台前的袋鼠花开了。

不知道还有谁像我一样,坐在这里借一窗阳光写着有关花儿的文章。

(一)

“小朴”的那首《那些花儿》只好单曲回放,也只能在这样的季节暖暖地蔓延。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写双师课堂,还能想起在麦田布景的舞台上唱歌的朴树,为什么会走进这么柔软的音乐写下阳光而坚强的文字,为什么音乐里那样羞赧的笑是多年后我们老了时能看到的。

“双师课堂”快六岁了,不,也许年长的让我们数不过来。有个写双师课堂的“偏执狂”曾说,双师课堂是一场穿越,从宋代而来。

是的,那个说“双师课堂是一场穿越,从宋代而来”的人就是我,我曾在某个午后的一场梦里,与朱熹、吕祖谦、陆九渊三位教育大师相遇,当我怯怯地问起那次著名的“鹅湖之会”时,为了一场辩论而组团出道的朱熹大师告诉我:“鹅湖之会的盛况已成绝响,在宋代的课堂,皆是多师教学,课堂上很可能发生激烈的辩论,但围观学生更加喜闻乐见。”

古人的多师课堂,在学生面前为了学术争吵不休并不新鲜,但“吵”过后从不伤和气:我不同意你,但和你做一辈子朋友。

那年,当故宫护城河里的冰融化了时,那个貌似得罪了天下女人的留学教父一嗓子“双师课堂”,让这样的古老的模式火到了今天。

除了多了AI技术,多了计算机处理、语音处理、数据挖掘等在古人看来那么遥远和多余的东东之外,今天的“双师课堂”更像刮的一场复古风。

可是,当我们在双师课堂外面偷偷地寻找着那个小可爱,当我们面对毛茸茸、亮晶晶的孩子的时候,我们总能看一大片农田里疯长的麦苗,闻到柳絮咕咕长大的味道儿,听到满山坡花儿开的声音。

很久以来,我一直打捞尽所有艰涩的学术的词汇来写教育(包括双师课堂),恐怕写得轻松甚至肤浅了会被行业里的人笑话,从来没有像此刻如此随心所欲地去表达,在三月里应该有一篇这样的文章,因为望向窗外,那些花儿已经开始闪亮了。

(二)

当我决定重新整理下思绪开始描述“双师课堂”的那一刻,惊觉从去年以来,我竟然没有写过一篇真正属于自己内心的东西,因为我也是一个高中生和小学生的家长。我承认,在我敲下这篇文章的标题的时候,那一刻我突然沉默了。

我是一个对于一份朴素的情感无法释怀的人,尤其是当站在那间有着两个“孔子”的课堂里,听着压抑了很久才喷薄而出的“尖叫”,看着一朵朵勇敢的“怒放”的小手,还有醒在耳边的自然界的风声、雨声、江流声、泉溪声、虫鸟声......

我总能听得见“小朴”的歌声,不管那些是飘在那段时光的花儿,“小朴”的声音和声音背后的旋律,都那么毫不掩饰地给了我们暖暖的河流、松松的土壤和亮亮的花儿。

我们也许真的老了,习惯了借助一种特别的音乐来寻找我们遗忘已久的孩子。

走下那段花开的山坡,我们轻轻地走进“精课双师课堂”: 一位美国的“大胡子”模拟猴子的尖叫声生动在扛光幕布里,一位美丽的笑得像芭比公主一样的助教就站在身边。两位老师“一唱一和”,连夸张的表情都那么的相似,更重要的是,挂在扛光幕布里的老师连“发怒”都那么可爱,而身边“童心未泯”的助教温柔得也像“暖洋洋”。

所有的撰稿人,包括我在内,每当写到双师课堂时就会用尽力气去描写双师课堂的不同,其实没必要那么浪费体力的,双师课堂营造的情感氛围就是一段自然的旋律,响起的是一种温暖而幸福的曲调,尽管课堂也会有“大喜大悲、大起大落”的情感张力,但这里的“怒放”却是那么温婉和淡定,让人看了都难以屏蔽小小涌动的泪水。

真的,我们很久不曾用内心最柔软的部分来诠释和表达属于我们的情感了,可那天,我站在双师课堂之外被那些爸爸妈妈们震撼到了,他们在目光迫切地寻找中没有疯狂地喊出那个小可爱的名字,而是紧紧地攥着洁白的门框,就那么默默地注视,在心里大声地喊出:“谢谢您,双师课堂!”

我曾拍过一个在精课双师课堂里蝴蝶一样的孩子,后来,孩子妈妈辗转找到我要她女儿在双师课堂上的照片,这位妈妈说,这是女儿意外般的成长,那么多年后才第一次走进孩子的内心,陪伴中若迟迟不能读懂孩子该有多可怕。

多年后的今天,我有幸读到了王崧舟先生的思想。他相信课堂是有诗意的,而他更坚信诗意的课堂不是一个名词,不是说有一个静态的、现成的诗意课堂可以供我们去模仿甚至膜拜,没有,根本没有那么一个东西存在。诗意课堂只能成为一个动词,一个过程,你不可能得到她、拥有她,你只能在行进的过程中不断体验她、观照她,而在这样一个即时即是的过程中,你发现了自己灵魂深处的一些感动、一些悲悯、一些纯真、一些美好。

在我看来,不论双师课堂未来会不会蔓延到我们期许的那段山巅,但至少今天看来双师课堂却抵达了孩子的心灵,抵达心灵,就是以美的情感陶冶诗一样的生命。

当双师课堂里的老师都用诗意的情怀去唤起孩子“心灵中的诗人”,那么有着诗意体验的孩子们便会拥有诗意的人生。我们真的要引领孩子们“诗意的学习”,诗意的学习不同于简单的理性的学习、知识的学习,它是体验的学习、直觉的学习、顿悟的学习、审美的学习,这种学习方式更切近各学科学习的本真和规律。

(三)

写到这里,“小朴”的歌声依然在耳边循环。

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写双师课堂还能去听这样一首让人落泪的歌曲。

又为什么面对个性释放的孩子们,非要把自己的内心揉碎了沉醉在那堂不一样的时光里。

我在儿童文学《嗨,上两个孔子的课,么么哒》中,写了我的小儿子豆豆渴望上双师课的真实故事,要知道,每写一篇关于小儿子豆豆的文章,我都充满了沉重的愧疚,做教育探究那么多年,身边就坐着英美的外教,却没有让小豆豆体验到让自己疯狂的课,这实在有些遗憾。

三月,惊蛰到来,春雷响,万物长。

我想说的是,在这样一个季节,在小朴的音乐里听见诗意的花开,而下一刻那些花儿将开满全世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