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柏佳骏孙世林出席足协听证会 秦升未参加或免于处罚

原标题:柏佳骏孙世林出席足协听证会 秦升未参加或免于处罚

文章来源:北京青年报

5日下午,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举行了2019赛季首次违纪案例处理评议听证会。在已经结束的中超首轮比赛期间,先后发生了“申花球员柏佳骏肘击上港外援奥斯卡”、“一方队员秦升犯规致建业外援多拉多重伤”两起事件。申花俱乐部还分别重罚柏佳骏、孙世林两名队员。不过据了解,3名球员中,申花俱乐部柏佳骏、孙世林参加了听证会,秦升并未现身。由于此时距事发已经过去3天有余,中国足协纪律按新版《中国足协纪律准则》相关规定,很可能已对柏佳骏、孙世林违纪行为的性质作出认定,具体处罚结果或已初步产生,只待协会通过相关程序后公开。

在3月1日晚间进行的新赛季中超首轮“上海德比”角逐中,申花球员柏佳骏与队友孙世林协防奥斯卡。在此期间,柏佳骏肘击奥斯卡。当值塞尔维亚籍主裁马日奇先是将红牌出示给孙世林,随即在视频助理裁判员提示下将红牌改判给柏佳骏。赛后第2天,申花俱乐部先后对柏佳骏、孙世林开局重磅罚单。两人也双双被罚款30万元,下放到俱乐部预备队。值得注意的是,马日奇在事件过程中并没有对孙世林出示黄牌,但申花俱乐部在公开声明中仍认定孙世林击打对手,其行为有违体育道德。

既然本俱乐部对两球员行为作出“非体育道德”性质认定,那么从逻辑上推断,两人将难逃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追罚。新版《中国足协纪律准则》第100条第一款这样规定:“比赛中发生的违规违纪事件,比赛监督、裁判监督、裁判员和赛区委员会应在事件发生后24小时内,向纪律委员会做出书面报告并提供相关资料。”而另有规定显示,纪律委员会有权通知涉嫌违纪的当事人发出听证会通知。和往年一样,中国足协在当轮联赛结束后下一周的第2个工作日,也就是3月5日举行了本赛季首次违纪案例处罚评议听证会。作为首轮中超涉嫌违纪的当事人,柏佳骏、孙世林两人接到通知后赴京参加了周二的听证会。

不过,作为中超首轮另一个“焦点人物”,大连一方球员秦升据悉并未参加听证会。在3月3日下午建业与一方的比赛期间,秦升的一次犯规导致建业新援多拉多右腿胫骨粉碎性骨折。由于秦升此前曾因严重违纪被中国足协和老东家申花俱乐部重罚,因此此次事件也引起了足坛内外的高度关注。秦升虽然亲赴医院向多拉多致歉,但对于他犯规动作的性质,外界产生了争议。建业俱乐部总经理郭光琪4日下午还专程赴中国足协“控诉”秦升的举动。因此外界也有人猜测,秦升亦可能因此而受到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的调查,甚至追罚。

需要说明的是,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在评议、处罚各类疑似违纪案例方面格外谨慎。在落实具体处理程序方面也非常注重程序和证据。《中国足协纪律准则》第99条对纪律委员会“断案”采信的处罚依据有着细致的规定。其中第三款规定,裁判员、助理裁判员、比赛监督、裁判监督是“重要证据”之一。意味着,比赛当值裁判员、官员的证据将对具体案例的处理起到关键作用。上海德比当值塞尔维亚籍主裁马日奇是在视频助理裁判技术助动下对柏佳骏作出“红牌逐场”判罚的。他没有罚下孙世林,甚至没有给他出黄牌。不过图像资料显示,孙世林在协防奥斯卡过程中也出现了击打对手的情况。所以不难理解他受到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的“召唤”

秦升的情况可能有所不同。建业、一方比赛当值国际主裁马宁在秦升对多拉多犯规的判罚上,自然会依据国际足联最新判罚规则。既然他认定秦升的动作是一个“黄牌动作”,那么从裁判判罚来说,这个动作可能就不是“红牌动作”,所以不会被定性为“暴力行为”。

需要说明的是,纪律委员会在处理各案例时,“有关各方的陈述、声明、证言;有关文件;专家观点;录音录像材料”也属“重要证据”范畴。秦升是否会被追罚,还有待中国足协最终的确认。但从以往案例来看,如果当事人未接到“听证通知”,那么被免于处罚的几率就很大。而中国足协在断案过程中,显然也会避免被“道德绑架”的因素所干扰。

《中国足协纪律准则》第103条对涉嫌违纪案例的“处理”有时限规定,即“对比赛中发生的违规违纪行为,根据实际需要在接到报告后24 至72 小时内做出处理决定。”这样算来,至少柏佳骏、孙世林的初步处理意见可能已拟出。只待中国足协最终核准公布。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肖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