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迎春亡于婚姻悲剧,贾母难辞其咎!

原标题:迎春亡于婚姻悲剧,贾母难辞其咎!

贾母一直不待见儿子贾赦。

按理说,贾赦是长子,该执掌荣国府。

但现实是,贾母不光将西府管理权交给二房贾政夫妇,甚至把贾赦的儿子儿媳贾琏、王熙凤也派往二房,让他们协同掌权。

因此,贾赦夫妇对贾母肯定大为不满。

但两代人间的分歧和矛盾,一直没有公开化。

直至鸳鸯事件的发生。

这事大家都熟,贾赦想要贾母身边最得力的大丫头鸳鸯为妾,老太太对此大为光火——

这话虽是对王夫人说的,但谁都知道,她是在痛责贾赦夫妇。

待邢夫人来了,贾母又当面说一通,直至说道:“留下他伏侍我几年,就比他日夜伏侍我尽了孝的一般!”

此话已是很严厉的责备,且隐含对贾赦夫妇不是真心孝敬她的不满。

这事就此暂且搁下。

此后,在邢夫人暗中推动下,贾府发生抄检大观园之事。

而这,正是贾府悲音的重要前奏。

贾母对此大为不满,自然也因此对贾赦夫妇更加恼怒。

她不想忍了。

于是,发生退菜事件——

有次,贾母吃饭,各房照例送上孝敬她的饭菜。

对二儿子贾政处送来的椒油莼酱,贾母笑称“正想这个吃”;

对“外头老爷(贾珍?)”送来的鸡髓笋,贾母也“略尝了两点”;

对大儿子贾赦送来的东西,贾母连是什么都没搞清楚(鸳鸯说“这两样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来,大老爷送来的”),便命——

一个母亲,拒绝儿子孝敬饭菜,这不是小事,几乎已是公开与之撕破面皮。

对此,贾赦不光不反省自己,反而对母亲大有指责。

接下来的中秋家宴上,大家轮流说故事,贾赦所说是给偏心母亲扎针之事,并当众说“天下父母心偏的多呢”。

贾母对此自然疑心,“半日笑道”:“我也得这个婆子针一针就好了。”

团圆宴上,母子如此对话,可见他们已彼此心凉,母子情只怕已少之又少。

后来,发生迎春出嫁之事。

结果,贾母、贾赦母子关系的冰冷,殃及池鱼——迎春。

贾赦做主,要把女儿迎春许配给孙绍祖。

贾府中知道此事不妥的人是有的。

贾政劝谏两次,贾赦不听——弟弟劝哥哥,原本就难。

但如果是母亲劝儿子呢?

在讲究以孝为先、以顺为孝的年代,理论上说,儿子听从母亲的可能性很大。

可是,贾母没有劝说儿子贾赦。

贾母为何不阻拦贾赦行为?

因为母子关系的冰冷!

如此,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没了,迎春陷入婚姻悲剧,终至被折磨而亡。

豪门悲剧,总因恩怨而起;

恩怨之根,总在利益纷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