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子欲养而亲不待┃毛泽东《祭母文》、蒋介石《哭母文》鉴斯哀忱,寸草春晖,人同此心。三月十一日萱堂忌日。七载风树之悲,须臾何曾忘怀?

原标题:子欲养而亲不待┃毛泽东《祭母文》、蒋介石《哭母文》鉴斯哀忱,寸草春晖,人同此心。三月十一日萱堂忌日。七载风树之悲,须臾何曾忘怀?

《诗经·邶风·凯风》

——中国文学史上第一篇祭母文

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

凯风自南,吹彼棘薪。母氏圣善,我无令人。

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劳苦。

睍睆黄鸟,载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逸庐译文】

长风自南而来,吹拂酸枣棘枝。

树心倾斜枯老,母亲辛勤终日。

悲风自南吹来,乱拂棘薪条枝。

慈母美惠高德,子不成器无语。

何处寒泉清冽,浚邑黄土幽冥。

子徒留尘世,何当报效母祭。

百啭黄雀鸣啼,嘉声悠扬莫名。

七子徒有孝思,无可宽慰慈心。

【侧记】

本篇是先秦时代邶地华夏族民歌。全诗四章,每章四句,是一首歌颂母爱的诗篇,应用了诗经中常见的比兴和复还的手法,也引用了对比的手法,以有子七人亦自惭不能报母恩来衬托母亲的伟大。

母亲长年操劳,身躯如酸枣枝条随风弯曲枯老。母爱的伟大,于其精神上的感召尤甚物质上的给予,这种精神上的赋予是无法报答的。诗中的对比应用的异常突出,子七人对比母一人,棘之不材且多刺对照凯风之不弃,寒泉滋浚对照儿辈之免母氏之劳苦,黄鸟悦耳对照儿辈之不能慰藉母心。

古语说孝当竭力,天下为人子者,常感念母爱如水连绵,何曾须臾忘怀,更思己之顽劣不才,难报万一。也许人同此心,只是今也言长,时则苦短。惟挛大端,置其粗浅。

蒋中正《哭母文》

——蒋介石一生中最真挚的感情流露

悲莫悲於死别,痛莫痛於家难,哀莫哀於亲丧,苦莫苦於孤子。呜呼!天胡不吊,夺我贤慈,竟使儿辈悲痛哀苦,至於此极哉!

回溯吾母来归,已三十有六载,当吾父健在之十年间,家中鞠育之苦,嫁娶之劳,饬家接物,皆吾母一人之内助,其苦心孤诣,已可感於无穷者矣。洎乎先考中殂,家难频作,於此二十六寒暑间,内弭阋墙之祸,外御横逆之侮,爱护弱子,督责不肖,维持祖业,丕振家声,何莫非吾母诚挚精神,及无量苦心,有以致然也。

呜呼!吾母艰苦卓绝之志,既如此其甚,而不孝冥顽不灵,则又如彼。回忆当时忧危之情,愧惶几若无地。痛念至此,百身莫赎。人子若斯,尚有何颜立於天地之间乎!呜呼!自今以往,外应族人,内主家庭,安能得吾母复生,再为我独承劳怨也。且复谁能容我狂愚,恕我暴戾,抚慰我激愤,曲谅我苦衷,为我代苦代忧,至死不怨,如吾母者乎?呜呼!凡昔之足以裨益於儿,不惜茹苦饮痛,自甘枉曲,明祝默祷,吁求安全,如吾母之慈圣者,今竟欲一再见其声音笑貌,而不可复得矣。

呜呼!吾母一生,为乡里服劳,为国家酬德,嘉言懿行,至多极美,吾不能於伤悲之际,毕忆无遗。吾不惟痛吾母以爱护儿辈而凋瘵,以教养儿辈而病困,而又独为不肖一人以牺牲其身。虽上升兜率,无所遗恨;惟生者之罪恶之苦痛,自此益难为怀矣。吾更痛心於指胸难过之语,吾尤痛於易箦之顷,强为药好酒好以慰儿之言。自此儿虽连声直呼,不复更闻吾母之咳唾。犹忆当时吾母呼吸迫促,儿乃趋抚母背,以冀挽危亡於顷刻,然竟因是不获睹最后慈容之悲戚!

呜呼恫矣!从此抱恨终身,不知生存於人世,复更有何意趣耶?其惟勉图报亲,藉慰地下之灵,末减儿辈罪孽於万一,以聊舒终天之痛恨乎。呜呼!其可得耶!其不可得耶!母而有灵,鉴斯哀忱。

——中华民国十年六月十五日於溪口。

【侧记】

蒋介石事母至孝。

蒋介石之母姓王名采玉,原名彩玉,生于清同治二年(1863年),系浙江省嵊县葛竹村人。她幼承父教,聪明伶俐,精于女红,深得慈爱。其父王有则卒于1882年,其时家道中落,阖家生计仅凭19岁的王采玉以女红支撑。

王采玉初嫁于竺某。次年生一子,但数月即急症夭折。不久其夫时疫猝死。子夭夫亡,年轻居孀,自伤身世,王采玉遂遁入空门,至葛竹金竹庵带发修行。

光绪十二年(1886年)王采玉还俗,嫁为溪口玉泰盐铺蒋肇聪继室。第二年9月15日生蒋介石。其后数年,王采玉又生下女儿瑞莲、瑞菊和幼子瑞青。

好景不长,不足十年不幸连踵:首先是81岁的公公因病去世;第二年蒋肇聪也染时疫病故,随后4年里,小女瑞菊、幼子瑞青也相继夭亡。王采玉母子相依,生活异常艰辛,孤儿寡母多受欺凌。蒋介石虽少年顽劣,却誓愿发奋。

蒋介石18岁那年执意留东洋,所有人都阻止的情况下,“先妣则深为嘉许,筹集资用,力促就道,然先妣自是益勤俭逾平时,盖将以其所余资中正学费也”。从祭文中能够看出蒋介石对母亲的感情中,合有对其识大体、顾大局的敬重。

王采玉一生坎坷,积劳成疾,1922年6月14日病卒,终年58岁。母因子贵,身后哀荣。蒋母墓墓碑由孙中山题写。并由胡汉民作墓志,由汪精卫写墓铭,由书法家沈尹默书写。碑上首刻有“壶范足式”四字,女中模范之意。在碑的两侧刻有蒋介石自题楹联一副:祸及贤慈当日梗顽悔已晚;愧为逆子终身沉痛恨靡涯。落款是蒋介石的曾用名“不孝子周泰”,该联由张静江手书。

1923年,蒋介石为纪念其母60冥寿,在蒋母墓侧修建了新式洋房三间,名为“慈庵”。同时,蒋介石同年12月16日,蒋介石回到溪口,在祭扫其母墓后,与当晚第一次夜宿于慈庵。约请谭延闿书题了庵的门额,请孙中山书写了“为国劬劳”、“慈云普照”两方匾额。

蒋介石对慈庵情有独衷,自1927年第一次下野后,经常以坟庄为住息地,他每次回到溪口,就以坟庄为家。蒋介石曾携蒋纬国“半月束息影慈庵,拂案焚香,绕茔抚树。入夜,闲躅山门外,岭上寒风,松间明月,清景耐人寻思,与次公子相伴守穆如也。”

1949年1月21日蒋介石下野,次日即归居溪口慈庵。1949年4月23日,是蒋介石在故乡的最后一天。蒋介石临行前向长眠地下的生母告别,并登上飞凤山顶。“极目四望,溪山无语,虽未流泪,但悲痛之情,难以言宣”。

本来蒋氏父子还想再到丰镐房探视一次,“而心又有所不忍,又想向乡间父老辞行,心更有所不忍,盖看了他们,又无法携其同走,徒增依依之恋耳。终于不告而别”。

那天,蒋介石一行经奉化县城,南行二十余公里,到宁海县西店镇,换乘轿子代步至象山港畔的团埂村,以竹排登上汽艇,再由汽艇驳运到太康号兵舰……自此蒋介石蛰居海岛,再也没能踏上故乡的土地,隔海遥望慈庵,一缕乡思乡愁直至终身。

毛润之《祭母文》

——毛泽东内心最为柔软的一叶哀思

呜呼吾母,遽然而死。寿五十三,生有七子。

七子余三,即东民覃。其他不育,二女二男。

育吾兄弟,艰辛备历。摧折作磨,因此遘疾。

中间万万,皆伤心史。不忍卒书,待徐温吐。

今则欲言,只有两端:一则盛德,一则恨偏。

吾母高风,首推博爱。远近亲疏,一皆覆载。

恺恻慈祥,感动庶汇。爱力所及,原本真诚。

不作诳言,不存欺心。整饬成性,一丝不诡。

手泽所经,皆有条理。头脑精密,擘理分情。

事无遗算,物无遁形。洁净之风,传遍戚里。

不染一尘,身心表里。五德荦荦,乃其大端。

合其人格,如在上焉。恨偏所在,三纲之末。

有志未伸,有求不获。精神痛苦,以此为卓。

天乎人欤,倾地一角。次则儿辈,育之成行。

如果未熟,介在青黄。病时揽手,酸心结肠。

但呼儿辈,各务为良。又次所怀,好亲至爱。

或属素恩,或多劳瘁。大小亲疏,均待报赍。

总兹所述,盛德所辉。必秉悃忱,则效不违。

致于所恨,必补遗缺。念兹在兹,此心不越。

养育深恩,春辉朝霭。报之何时,精禽大海。

呜呼吾母,母终未死。躯壳虽隳,灵则万古。

有生一日,皆报恩时。有生一日,皆伴亲时。

今也言长,时则苦短。惟挈大端,置其粗浅。

此时家奠,尽此一觞。后有言陈,与日俱长。

——1919年10月8日

【侧记】

毛泽东母亲文氏,过去党史所述她在文家姐妹中排行第七,故昵称“七妹”。文七妹是个连名字也没有的普通农家女子。这是有点不确的。经考证查阅,在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历史档案馆保存的毛泽民代毛泽东填写的《履历表》上,登记毛泽东之母其真名为文素勤。

文素勤生于1867年(丁卯年)2月12日。父亲文芝仪,母亲贺氏。

文素勤家族所在文家为文天祥后人。文家是个大家族,在近现代史上多有俊哲留名。文家世居湖南湘乡棠佳阁。文素勤祖父文作霖,生三子,长子文绵芳、次子文绵薰,三子文绵姜。27岁去世。

文作霖次子文绵薰(1821-1888),又名文芝仪,就是毛泽东的外祖父。生三子三女:长子文玉瑞、次子文玉钦、三子文正材;长女嫁给钟氏、次女嫁给了王文生。三女就是文素勤。文素勤并不是家中七妹,大概是她又字文其美,被叫成七妹。经《毛泽东自述》,文七妹反而被当成了名字。

文绵薰次女与其夫王文生生二子:长子王星臣,次子王季范。王星臣生二子一女,王星臣之女王曼恬曾任天津市委书记、市革委会主任。1977年1月27日晚自缢身死。王季范是毛泽东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读书时的老师、学监。解放后曾任湖南行政学院副院长、文史馆馆员。王季范生一子王德恒,王德恒的女儿王海容,曾任外交部礼宾司司长、副部长。

文芝仪之父文作霖与毛泽东祖父毛翼臣通家往来,两家许亲,文素勤13岁即到毛家,5年后正式嫁给毛泽东父亲毛顺生。婚后和毛贻生共生五男二女,但四个都夭折了,只剩下毛泽东、毛泽民、毛泽覃三兄弟。

文素勤心地善良,慷慨厚道,虔诚信佛,吃观音斋,初一十五带着毛泽东到凤凰山去拜佛烧香,经常接济穷人,施舍财物。毛泽东后来曾高度评价其母:“我的母亲是个心地善良的妇女,为人慷慨厚道,随时愿意接济别人……是可以损己而利人的人”。

毛泽东是文素勤的第三个儿子,文素勤为他取名泽东,字咏芝。为怕再夭折,文素勤带着毛泽东去了娘家,拜了个“石头干娘”,所以毛泽东小名就叫“石三伢子”。这样一住9年,才回到韶山冲。毛泽东幼年几乎由母亲单方面带大,从小就从慈母的风范中深受教诲,毛泽东对母亲有很深的感情。

毛泽东16岁那年,与父亲斗争拒绝父亲安排到湘潭县城当米店学徒,文素勤支持儿子的选择,多次耐心说服丈夫,并请来亲朋邻居帮忙说情,父亲终于勉强同意了儿子的要求。1910年秋,毛泽东告别家乡,先到湘乡县立东山高等小学堂读书,后又转到省城长沙学习,从此走上了救国救民的道路。

文素勤患淋巴腺炎,1919年,毛泽东特地将母亲接到长沙治疗,居住在长沙河西刘家台子蔡和森的家里。这段时间母子俩曾短聚一个时期。期间毛泽东、毛泽民、毛泽覃三兄弟曾搀扶病中的母亲到照相馆合影留念。这是文素勤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照相。这张照片也是毛泽东兄弟和母亲唯一的一张家庭合影。文素勤不久回了韶山。

是年10月5日,文素勤病情恶化不幸逝世,享年52岁。得知母亲病危,毛泽东日夜兼程,从长沙返回韶山,无奈山高路远,到家时母亲已经去世两天了。毛泽民说母亲在临终时还呼唤着毛泽东的名字。

这篇感天动地催人泪下的《祭母文》,是毛泽东在为母亲守灵的时候,席地而就写下的。

《祭母文》之外,毛泽东还为其母文素勤写了两段挽联,真情流露额蹙心痛。其一是:“疾革尚呼儿,无限关怀,万端遗恨皆须补;长生新学佛,不能生世,一掬慈容何处寻?”其二是:“春风南岸留晖远,秋雨韶山洒泪多。”

风树之悲寄歌行

——逸庐悼母诗

序文:三月十一日萱堂忌日。子欲养而亲不待。七载风树之悲,须臾何曾忘怀?子飘萍而母隳寂。千秋锥心之痛,今生何当轻去?惊风密雨,夜深辗侧。靶怀触故,长歌当哭。愁绪何堪,愍恻属心。忘忧无赏,空此北堂。念慈歌行泣寄,焚心遥祭九泉——

窗前残月已三更,

桌上新诗泣作成。

顽介当年延危卵,

慈亲坚韧独支撑。

悉心呵护慈情切,

惇习经书大义明。

眷恋何曾天地隔,

萦萦尤听叮咛声。

慈恩远去六春秋,

睹照思亲意更稠。

魂兮安否儿牵念,

隔世冷暖上心头。

七千里外郊茔悼,

一咫尺间明月心。

百般往事如潮涌,

万缕思绪化悲情。

红尘紫陌忆当年,

慈母携幼度时艰。

夜半窥母偷垂泪,

被中装睡不敢言。

拖儿带女倍艰辛,

常为饱暖操碎心。

时艰不忘济危困,

留作家风传至今。

弄玉箫台王谢燕,

文君当炉珍珠影。

十六堪得咏絮才,

花甲犹持大家吟。

老父挥泪忆纤纤,

痴儿结肠记铭铭。

学院桃李师风盛,

逸庐门第书香盈。

开元豆蔻志育人,

朱门姝媛号庆坤。

浩劫柳质绕指柔,

清贫梅骨砌体铮。

忍辱负重承教化,

以德报怨全青衿。

孔圣裔学沁巾帼,

儿孙至今遗泽深。

魂兮渐远存音容,

思菟愈重著辛衣。

三春知暖怀心如,

清节乘时遥一祭。

昔母勤勉督驽愚,

今儿悉心振房柎。

思母一念亦成诗,

是儿仰敬复思齐。

——2017年3月11日

【后记】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风起碎夜,离人彻寒。思之伤逝莫名。

“风树之悲”典出《孔子家语·卷二,致思第八》:孔子行,闻哭声甚悲。孔子曰:“驱,驱,前有贤者。”至,则皋鱼也,被褐拥镰,哭于道傍。孔子辟车与言曰:“子非有丧,何哭之悲也?”皋鱼曰:“吾失之三矣,少而学,游诸侯,以后吾亲,失之一也;高尚吾志,闲吾事君,失之二也;与友厚而少绝之,失之三也。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也。往而不可追者,年也;去而不可见者,亲也。吾请从此辞矣。”立槁而死。

孔子曰:“弟子诫之,足以识矣。”于是门人辞归而养亲者十有三人。

谨以此文怀念我的母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