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正文

妈妈 妈妈┃除夕将至的夜晚 遥远东山的脚下 想念冬雨绵绵的南方 想念妈妈。

原标题:妈妈 妈妈┃除夕将至的夜晚 遥远东山的脚下 想念冬雨绵绵的南方 想念妈妈。

妈妈妈妈

除夕将至的夜晚

遥远东山的脚下

想念冬雨绵绵的南方

想念妈妈。

妈妈妈妈

东山的夜冻成了冰花

想念就完完全全地透过南方

南方的夜许不会太薄

梅花在冬夜的雨中微带风霜

我站在重雪漫野的山梁

一阵一阵想起妈妈

想到那些年的三十夜啦

那些年妈妈你可真忙

想你热腾腾的糖年糕

想你甜津津的八宝饭

想到二十五瓦的灯泡下

一条鱼一只鸡和一锅砂锅汤

三道菜的年夜饭

闹哄哄的一大家

妈妈妈妈

我今天去走过了超市两家

人是真多年货很多超市很大

我有钱我真的有了点钱我带够了钱啦

可是我推着购物车没有了方向

可是我找不到红糕和芙蓉糕

可是我找不到发糕和鸡蛋糕

可是我找不到麻滋和高粱饴

可是我找不到酥饼和糯米条

你从前每年都为我买的那些

你说我吃了就会很聪明和很快长大

那些这里都已没有啦

我从前每年都给你买的那些

你说是你最最爱吃不厌很好吃的哇

现在早就都已没有啦

都没有啦

早没有啦

妈妈妈妈

你已经走了忽然就那么多年啦

我也快老了慢慢也有了许多白发

那些年我做错了许多事情

这些年我越来越没有方向

爸爸一天天就那样变得很孤单

可是我不知该和他说些什么话

姐姐有时候也看得出有点艰难

可是我不知还能够拿什么给她

我想念那个大铁门后的那个乱糟糟的家

想念你种的无花果和踩了吱吱响的楼板

我想念那个一堆孩子挤成一团抢着吃饭

想念你打水的井和你养的一大群鸡鸭

那个大铁门早已没人记得啦

老屋连同小巷都早已拆光啦

如今是另一个南方另一个城

如今是另一种过年另一类人

连记忆早没有了连我也都没有了

早没有啦

都没有啦

妈妈 妈妈

我的思绪象窗外的风声一样急促而又绵长

风声抚摸了我的头发

于是我的头发变成了一挂波光、粼粼夜霜

夜霜湿润了我的眼睛

于是我的眼睛模糊了万点祥和、火树银花

妈妈透过时间的雾霾你到我的梦乡

妈妈看到梦中的你啦在南方的小巷

你无比轻柔地飘动带着轻轻地笑

你知道我孑孓跋涉、一身风霜、远去亘久陌路的天涯

我知道你生生牵挂、佑我祥禳、许我一个永生的辒辌

妈妈 妈妈

住在东山和大河的旁边

靠在婉拒了风霜的窗台

妈妈你再也不会唠叨啦

妈妈那边的冬天会冷吗

妈妈你如今是去哪儿啦

妈妈你知道我在想你吗

妈妈没人会认得我啦

妈妈还有谁会管我吗

妈妈 妈妈

除夕将至的夜晚

遥远东山的脚下

想念冬雨绵绵的南方

想念妈妈。

这个除夕将至的夜晚分外薄脆

我在冬去春来的东山地老天荒

我的远方和梦的南方

都有一丝抹不去的忧伤

于是远方在霎时失去了所有的魅力

于是南方在今夜永远地凝成了梦幻

南方 南方南方 南方

于是南方在梦中点点地汇聚了期盼

于是期盼在今夜默默地呼唤了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