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妈妈,如今我也老了。

原标题:妈妈,如今我也老了。

妈妈,昨天夜里不太睡得着,我又开始想你,翻出了很多记忆,那么多记忆中的你,都要比现在的我还要年轻。妈妈,你在我的记忆里定格了再也不会老了,所以总有那么一天,我会比你更老更老。照着镜子看自己:哪里还有一丝儿子的模样,满眼老父亲式的沧桑……我这算是老了呢?

八年前我就开始大把掉头发,须发看着就要白多黑少;这两年眼睛老花得越来越厉害,夜里常常胸闷干咳个不停;如今去看电影每一场都会中途睡着、好几次在地铁上瞌睡坐过了站……我这算是老了吗?

一直以为是日趋简约的格调,其实只是日渐省略的暮气,曾经在乎的慢慢无所谓了,过去执著的忽然没意思了。不愿交新朋友也不想见老朋友,哪里也不想去,就想在家里呆坐着,天黑了都不去开灯……我这算是老了吧?

妈妈,我看着你从风风火火的教书到慢条斯理的买菜,从一茬又一茬地带大孙辈到深夜枯坐在电视机雪花点前打盹。你在变老的时候,我尚不知老是何味。如今我也明白了:你在的时候,我就是个永远不会老的孩子。你离去了,我便开始被时间默默地给风干了……妈妈,我要老了!

妈妈,从前爸爸总是忙得不见人影,在家也是没日没夜地不知道忙什么。现在爸爸和我生活在一起,他早已不再忙了,也早已忙不动了,对谁都很客气。有时写写画画,签名带上一句“时年八十八岁”;有时整天看书,却常常出神很久不见翻页。他很沉默,没人说话。我好多次见他捧起电话拨不出去。有一次他说他那本电话号码本上的名字,绝大部分都再也通不了电话啦……妈妈,爸也想你!

妈妈,转眼又是一个春节过去了。你不在了,家就散了。别人说的是回家过年,我和爸爸商量的是到哪过年。你说过年一定要吃点红糕,新年才会又红又高。我年年记得你说过的要吃红糕。今年爸爸买了红糕,我和爸爸分着吃了。可是新年还是一样,并未变红变高……妈妈,你还好吗?

妈妈,年年流水而来、落叶而去。妈妈你走了再也不会回来,如今很多事情很难,我扛不动也卸不下;还有很多话很不好受,我受不了也只有受了。再也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歇一歇,再也没有人能够管管我了……妈妈,我不快乐。

妈妈,有一天,我在凯宾斯基吃了自助餐,忍不住跑到卫生间关了门流了一会儿泪。妈妈,记得很久以前我带你去吃国大早茶,你说从来没想到还有那么丰盛的自助餐!妈妈,凯宾斯基的自助餐丰盛得不像话,我还没带你吃过呢。还有呀,鹿鸣山变成了很气派的浙西大草原,杭州通了地铁宽敞方便、手机出了微信可以视频聊天、南孔修复了孔庙恢复了祭孔典礼、里弗里尔的白房子看得见半湾海景和一线雪山,妈妈,这些你都没有见到、这些你没赶上、这些多想让你能看一看……妈妈,我真想你!

妈妈,我把自己弄丢了。如今我在一个全然陌生的时空里独自游走,时间切断了旧光景,日子都是别人的,我只是一道握不住的影子,做着必须做的事,说着必须说的话,走着只能这样走下去的路上。妈妈,我的整个世界都早已没有了,只有你藏在我的心底,。妈妈,你看看我吧,妈妈,我还在呢……妈妈,我很孤单!

妈妈,这八年来,我的人像是掉了魂,我的日子也过得乱了套。我去了很多地方,也做过了很多事。生活难论好坏,一切总能对付。心头空空落落,身在沉沉浮浮。有时候觉得度日如年,有时候觉得时光很淡。妈妈,小时候我总想飞到天边,家是天边的一缕轻云,风轻云淡,恍如亘古不易会在原处守候,只要我回头就有方向。可是一阵风来,云就散了。待到朔方鸟倦极思归,却已无处落脚。妈妈,你不在了,风过烟云,家就散了……妈妈,我飞的太远,我迷了路,我回不去了。

妈妈,弹指八年,明天又是你离别的日子了。江南春晖三月,依旧草长莺飞。你在那边,可还好吗?

妈妈,妈妈……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