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特搞 |德云社的偶像化之路 流量时代郭德纲的生意经

原标题:特搞 |德云社的偶像化之路 流量时代郭德纲的生意经

【版权声明:本文系搜狐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等,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四月天/文 李楠/视频)德云社越来越像个偶像团体了。这是很多喜欢了德云社多年的观众最近的感受,粉丝应援、打榜、接机、票一挂出就被一抢而空……这些原本只发生在流量艺人身上的事情,开始在德云社反复出现。不仅如此,在相声表演现场,年轻的女性观众正替代传统中老年相声观众,成为德云社受众的主流,冲着张云雷、郭麒麟、孟鹤堂等新一批年轻相声演员去的女粉丝占了绝大多数。

“德云社真是越来越像男版塞纳河了”、“德云社,或许是国内最像杰尼斯的公司”……之类的评论越来越多,甚至有粉丝帮德云社连偶像组合的名字都起好了,仿照日本AKB48称德云社相声团为DYS48,或仿照“帝国三子” TFBOYS命名DYBOYS。

曾几何时,德云社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还是“戏园子”一般的存在,去买票观看的也大多是上了年纪的男性观众,怎么突然之间德云社鸟枪换炮,不但在惨淡的演艺市场一枝独秀,还成了打造偶像团体的地方?

张云雷变流量明星,粉丝投票1.3亿力压陈立农

在2019年东方卫视的春晚上,费玉清用“当红炸子鸡”一词形容站在自己身边的相声演员张云雷,在过去不久的2018年,这个被称之为“相声界蔡徐坤”的年轻人,成为了万千追星女孩的心头好。

2018年,《欢乐喜剧人》第四季开播,作为主持人的郭德纲在这个节目上继推出岳云鹏、郭麒麟之后,把德云社的张云雷和杨九郎也带到了舞台上,虽然是作为补位选手上台,但是张云雷一曲《探清水河》艳惊四座,经过电视节目、网络视频以及短视频的传播,迅速流传开来,人们在被这个类似于“孔雀东南飞”的悲剧爱情故事所打动的同时,也喜欢上了身穿长褂、长相白净、略带忧郁气质的26岁相声演员张云雷。

《探清水河》火了之后,有张云雷的演出几乎在官网渠道买不到票了。去年10月,张云雷在北京展览馆举办的相声专场,开票仅10秒,所有购票按钮就变成了灰色,网上还诞生了一个专有词汇“云雷灰”。而黄牛手里的票贵到让人咋舌,第一排差不多要上万,好一点的位置也要五千以上。而且女性观众取代中老年观众成为了看相声的主力军,好多观众还带上鲜花和荧光棒走进了剧场,凡是有张云雷的演出,光收花就要收好几分钟,演出到最后,唱《探清水河》的时候,观众还要挥舞着荧光棒跟着一起唱,俨然一个流行歌手的演唱会现场。

不仅剧场里热闹,网上关于张云雷的话题更是不时展现出屠榜的态势,去年7月底,在一次球场冠名活动的投票中,张云雷和陈立农的粉丝因为刷票的事情产生了争执,最终,张云雷的粉丝以1.3亿的投票力压陈立农的粉丝。

去年11月7日,张云雷参加了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的录制,粉丝们不但冒雨等候张云雷,还有出手阔绰的粉丝为张云雷奉上了爱马仕羊绒大衣、范思哲睡袍、100克金条作为应援,就连节目主持人也被送了价值不菲的奢侈品和金条。

今年的1月11日是张云雷的27岁生日,有粉丝一掷千金在山东包下了520块电子屏幕为张云雷进行生日应援,还有粉丝斥巨资让张云雷的名字和照片在寸土寸金的纽约时代广场的纳斯达克横屏上轮播了7天,出手之阔绰让人叹为观止。

如今,德云社的官微粉丝才不过93万,而张云雷的微博粉丝数已经高达513万,张云雷微博点赞转发数动辄六位数。抖音上关于张云雷的短视频更是铺天盖地。郭德纲评价张云雷的走红:“他那简直是邪教,他坐那吃面,照样有人看,跟活儿没关系。”甚至还忍不住调侃:“相声说成这样,你也是欺了祖了,这还讲不讲道理。” 显而易见,张云雷已经红出相声圈,成为了现象级的流量艺人。

岳云鹏、郭麒麟、孟鹤堂相继走红,德云社成造星工厂

虽然时下德云社的流量担当当属张云雷,但其实首次将饭圈文化引入相声界的却是岳云鹏。2010年曹云金因为利益分配问题与郭德纲闹掰,岳云鹏替补上位,长相极具特色的岳云鹏在相声舞台上发挥其卖萌耍贱的风格迅速走红,并成为了国民表情包。走红之后的岳云鹏很快就享受到了来自饭圈的待遇,开场之前粉丝不光送上礼物助兴,还会开闪光灯荧光棒全场一起唱《五环之歌》,粉丝后援会、反黑站,b站视频剪辑更是一应俱全,流量明星有的岳云鹏也一个不少。

号称“一年要捧红一个”的郭德纲,在捧红岳云鹏之后,将眼光聚焦在了自己的儿子郭麒麟身上,他不但将郭麒麟推上了《欢乐喜剧人》的舞台,还为郭麒麟量身打造了网剧《林子大了》,好在郭麒麟也比较争气,努力减肥,外形上往偶像的方向靠拢,专业上拜师于谦,苦练相声功底,最终凭借着撒娇卖萌的搞笑风格圈得了不少的粉丝。尤其去年在德云社封箱演出上,郭麒麟和于谦搭档表演的《学哑语》获得了观众的一致好评。

在岳云鹏、张云雷、郭麒麟的相继走红之后,德云社在造就流量的事情上仿佛打开了任督二脉,2019年,当偶像类的综艺纷纷哑火,蔡徐坤、杨超越之类的传统爱豆越来越难出现的时候,德云社的孟鹤堂却凭借着一句“盘他”迅速走红,京剧神童陶阳、污王烧饼等越来越多的德云社成员都开始有了自己的粉丝群。

德云社成员所到之处,粉丝也是长枪短炮一路追击,甚至还从黄牛手里买下了德云社成员的行程和私人信息,守候在机场接机送机,逢重要演出应援手笔更是相当阔绰,一点也不输当红流量。当然饭圈撕逼的事情也没有落下,唯粉、cp粉、私生饭这些曾经困扰其他流量艺人的事情在德云社成员的身上也反复上演,以至于德云社不得不发律师函维权。

除了看相声,还有好事的粉丝关心起了德云社成员的私人生活,孟鹤堂曾因感情不和跟妻子离婚,之后又再婚,再婚之后,粉丝发现他们送给孟鹤堂的应援礼物被孟鹤堂的妻子放在二手商品交易网上,于是出现了大量孟鹤堂粉丝脱粉的情况。由此可见,这时的德云社成员们已经不仅仅是在靠说相声圈粉,而是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爱豆,他们的私人生活也被裹挟其中,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人设崩塌,面临形象和事业的双重危机。

德云社成中国版“杰尼斯”,“戏园子”变身“厂牌”

相声演员变流量艺人乍一听有些匪夷所思,但细思之后,却不难发现,郭德纲恐怕才是国内将偶像培养参得最透的人。400多人,八大演出队,先在小剧场锻炼,然后通过电视网络媒体推向大众,再借助饭圈力量出圈。这一套推人的模式看起来跟日本的杰尼斯打造AKB48的方式如出一辙。

第一,成员管理上的相似性。日本的AKB48团体共有541名现役成员,团体下又分不同的组合在剧场进行公演。德云社也是如此,共有400多名员工,按照“云鹤九霄,龙腾四海”招收徒弟和开办研习社,进而形成人才梯队,德云社旗下又有数支固定的演出分队,由能独当一面的相声演员担任队长,按队进行巡演。

第二,同样都是立足剧场。AKB48有自己固定的剧场进行公演,德云社也有固定的剧场,北京有六家,黑龙江、南京、吉林各有一家。除了过年封箱,这些剧场常年都有相声表演。而且德云社除了剧场里的固定演出之外,每年还有全国以及全球巡演,还有钢丝节、跨年演出、省亲专场等各种名目不同的演出。

第三,艺人推出模式都是从现场演出进阶到大众媒体。日本的杰尼斯在偶像团体的打造上选择了从舞台演出到全面进军电视媒体的路线,德云社也经历了从剧场起步,参与到联合出品喜剧综艺节目,投资制作影视剧等一系列扩张之路。去年,仅张云雷一人就参加了《欢乐喜剧人》第五季、《国风美少年》《快乐大本营》三档综艺节目,郭麒麟也主演了电影《给我一个十八岁》和网剧《能耐大了》……除了举办大大小小的演出,带着成员上综艺和影视剧,郭德纲还和视频网站进行了深度合作,原本只有进剧场才能看的相声演出,现在通过视频网站也可以看到。

第四,都是通过饭圈的力量扩大影响力。AKB48通过宅男粉丝的打榜应援扩大声势,德云社也有庞大的女性粉丝群在社交网站、短视频APP等多平台安利。不过,虽然德云社跟杰尼斯的运作模式很像,但在具体捧红成员的策略上,德云社跟杰尼斯打造48系的方式又有所不同,区别最大的就是德云社没有抱团走红,而是选择单兵作战,强调头部效应的影响力。先让岳云鹏、张云雷等极个别人火起来,然后这些人再带队演出,拉动票房。

从德云社的运作方式上不难看出,虽然德云社成员们经常以相声演员自居,但事实上,德云社不再是一个传统的相声戏园子。郭德纲早已将相声行当与娱乐市场和商业规则相结合,走上了一条造星之路。而且相比起说相声的实力,人气对于德云社成员来说更为重要。所以与其说德云社是一家相声团体,倒不如说是一家“厂牌”更为恰当一些。

竞争激烈的偶像产业,为何偏偏德云社成功了?

随着岳云鹏、张云雷、岳云鹏、郭麒麟、孟鹤堂等晋升为流量艺人,德云社每年的收益也是颇为可观的。有消息称,去年德云社的估值就已经超过了15亿。曾经为德云社策划过巡演的演艺公司达意美施的CEO刘嘉良向搜狐娱乐透露,“德云社一场巡演的收益至少是当红艺人演唱会收益的一半儿以上。”而且,“与当红艺人演唱会相比,德云社的演出收入相对来说还比较稳定。德云社师徒父子大会在成都举办的时候,只用了十天时间门票就卖光了,成都大魔方演艺中心一万人的场地直接爆满。”德云社的火爆让很多专门做偶像培养的人困惑不已,为何自己家的艺人唱跳颜值俱佳,怎么火的偏偏是这群说相声的呢?

其实,德云社成员的走红并非偶然。首先德云社非常了解市场,比如为了讨好女性粉丝,现在的德云社很注重对于成员的包装,相声演员集体减肥,吸睛效果非常明显。而且,为了从一个传统的相声团体转变为相声行业界的第一“厂牌”,德云社为每一个走红的成员打造了相应的人设,曾经做过饭馆服务员的岳云鹏以苦孩子的出身获得普罗大众的共情和好感,“少爷”郭麒麟谦逊可爱,颇得“女友粉”的欢心,张云雷跟杨九郎插科打诨,CP感十足,不时展现一下社会主义兄弟情,满足腐女们的幻想……

其次,在表演风格上,德云社也在有意识的迎合受众。随着女性观众逐渐占据主流,德云社的相声演出越来越像粉丝见面会。通常逗哏的说完话捧哏还没开口,观众就已经接上了。一个相声的笑点一半在演员身上,一半在观众如何接话上,学会如何撩粉甚至成为了德云社流量们的必备技能。甚至在说相声之外,德云社的演员们还苦练其他技能,比如孟鹤堂除了会唱《告白气球》等流行歌曲之外,B-Box技能也是一绝。总而言之,只要是粉丝喜欢的,都尽量满足,哪怕跟相声没关系,粉丝开心了就行。

而且德云社还很善于利用时下最热的短视频APP进行推广,张云雷的《探清水河》最先是在抖音上火起来的,在之后的表演过程中,张云雷也会不时的用抖音上类似于“好嗨哟”的梗,来跟抖音的用户形成互动,进而形成下一轮的话题传播。郭德纲还称张云雷为“著名抖音表演艺术家”,虽然有些揶揄的成分在里面,但对于抖音用户来说,无疑更容易对张云雷多一层好感。

小野是国内一家影视经纪公司的负责人,在他看来,德云社从传统的相声团体到现在盛产流量历经了几个阶段,“首先是饭圈文化辐射到了相声圈,然后德云社敏感地感受到了受众群的变化,对成员进行了偶像化的包装,之后又借助短视频的兴起,通过饭圈的力量让内容出圈,于是相声演员晋升为流量明星。”在小野看来,张云雷的走红并非偶然,他只不过是德云社在收割互联网流量红利和偶像化转型道路上的成果之一。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