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

原标题:春天来了

上海的天空,今年实在与往年有些与众不同,单是淅淅沥沥的雨季,折腾起来竟也用去了大半个月的光景,住在这里的人们,每日里浸润在潮湿而又冰冷的空气里,那种被雨水浇透的样子,湿漉漉般凝重,压抑的心,几乎到了无法喘气的地步,上海的初春,今年竟是这样冷的要命。

于是,人们盼望春光明媚的日子,那急切的心情,一天紧似一天的赶脚,却不曾想,立春过后,天气又是一反常态的凄冷。

但大自然的造化,终也逃不脱四季轮回,些许日子眨眼而过,微风习习,大地回春的日子便莅临人间。

好不容易熬过了惊蛰时节,清明节眨眼也近在眼前,此时,世间所有的一切,仿佛都事先商量过的,记忆中是从上周末开始,零星飘散在天空的雨点再也看不见了,取而代之,是灿烂的半空,终于又看到了露出久违笑脸的太阳,那明快的周围,阳光明媚的普照着大地,匆忙穿梭路上的人们,阴郁的脸一下子舒展开来,逗引得马路边上,密密匝匝的小草,都争先恐后的睁大眼睛,绽露其间的嫩芽纷纷向这个世界探出头来。

春天,就这样悄然而至,轻松而又迫在眉睫的急切!

这个周一的清晨,走在上班路上,抬头间,便瞥见办公楼前的那株白玉兰,枝头已悄悄的开满了白色的花簇。

白玉兰是上海的市花,因此,走在上海街头,无论哪里,满眼都能看见掩映在高楼大厦间那白花花的花瓣,那花是纯白的色调,一张开便呈现出怒放的样子,就那样亭亭玉立的张着嘴巴,似喇叭样挺立枝头,风一吹,又会夸张的摇曳,仿佛一只只洁白的信鸽,点头摆尾,呼啸着,挤挤挨挨的簇拥着,站满枝头。

远远望去,又是成片成片的雪白,耀眼发亮,唯一的缺憾,只是它映衬在半空中的幕景,看不到哪怕是一片绿叶前来表白,只有嶙峋的枝条,正突兀的刺向天空,那孤独的亮光延伸着到达每一条枝蔓尽头,那是一种让人豁然开朗的样子,躺在寂寥的初春半空,煞是好看。

白玉兰的花季,也许来的太早,听朋友说,它的花期只有不到两个礼拜的时间。朋友是老上海,对白玉兰的了解自然拥有较多经验,当我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指给他看那满眼的白色时,朋友还告诉我,这样的风景,能保持两周花期,在上海也属不易,毕竟,上海的天空里,总是会时不时的飘起雨点儿,若是遇到哪年倾盆大雨,抑或是像今年年前的雨季那样拖后几天,像这样的花期,恐怕是无法天随人愿的。

不过,今年的天气,最大的特殊之处,是该落的雨季早已过去,接下来的几天里,是成片成片的阳光出现,天气预报里也是这样的告慰着我们,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若真如天气预报那样准确,今年的春天,在备受凄冷之后,我们竟有机会偶遇了这难得的满园春色,如此想来,对前些天那持续不断的阴郁雨季,我的心中突然徒增无限的感激起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